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奴隸市場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奴隸市場

黑市一直以來在甯清秋的印象中,都是那種暗沉無光的,見不得人的場所.81

想來,這也是人們一貫的人認知.

但是眼前的真實,就顛覆了甯清秋所有的預想的可能性.

滿眼都是璀璨的煙火,到處都是近乎絢爛的光.

整個黑市,就是在地底開辟出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面有著不少的人,個個都和他們一樣,身上套著的,都是珠光寶氣樓提供的禁絕九耀.

只有穿著這個,才能夠從守門人那里獲得通行證,也就是能夠順利的經過路口,那里放置著一種修士肉眼難以看見的可以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的小蟲,名字很簡單,叫做形變蟲.

別看它的名字不怎麼樣,能力卻相當的厲害,簡直就像是個bug.

它幾乎是沒有什麼攻擊能力的,但是隱蔽能力卻是無人......無蟲能及.

基本上沒有能夠活著找到它的修士.

即便是有高人一等的眼力,現了這個家伙,也是抓不住它的.

任憑你有多快的度,任憑你有多高的實力,都是抓不住形變蟲的.

不是因為它有多麼恐怖的逃生能力.

而是因為......這家伙膽子太小,死起來太容易.

它會在自己被現的那一刻,活生生的被嚇死......

是的,沒錯.

當時聽到這個特別到讓人無語的特性的時候,甯清秋那一瞬間的感覺,簡直是一言難盡,最後只能無言以對了.

沒想到還有膽子小成這樣的蟲子.

任你再有辦法,也拿這種懦弱鬼沒轍.

所以形變蟲經常被修士利用做來分辨敵我雙方,

算是極為有效的一種安保手段.

擁有形變蟲,利用特殊手法,將一種氣息根植于它的淺薄的意識中,讓它產生這是同類且沒有危險的感覺.

而珠光寶氣樓培養的這一批形變蟲,它們熟悉的氣息就是來自于紅曉.

巧合的是,紅曉雖然死了,連飛灰都沒有剩下,但是生死幻面還在他們手上.

紅曉說白了本就是個死人,他"活著"完全就是因為生死幻面的能力,這麼一說就很明白了.

實際上形變蟲所熟悉的那種氣味不是來自于紅曉本身,就是來自于生死幻面.

人死了,東西還在.

形變蟲還沒有厲害到連這個邏輯關系都能夠理順的地步.

所以一群人順利的通過了形變蟲的檢驗,估摸著它要是有思想,肯定要奇怪的,怎麼著次的味道前所未有的強烈》

但是它確實是憑借直覺和條件射一般的反應坐著守門檢閱器,所以從牆壁上的一角突然有一個白點一閃而過,一道氣息噴出.

禁絕九耀起了反應,開始閃閃亮,九耀連城一線.

路口的陣法打開,得以順利的進入.

禁絕九耀上面有特制的煉器手段,形變蟲噴出嘴里的氣,九耀會有感應,然後九耀一連,陣法就被開啟,最後一道攔截著黑市的門就此打開,所以只要穿著這個衣服就可以過去.

這也是珠光寶氣樓的壟斷手段之一,其他的商行主辦黑市的時候,用的方法與此大同小異.

不管過程何如,總之他們順利地進入到了集市最中心的區域,也就是黑市的交易買賣.

不誇張的說,這里達成的交易量遠遠過了外界的正常買賣,規則不一樣,導致了結果的不同.

黑市不像是外面的集市那樣的熱鬧,它更多的是沉默的近乎無聲,每個人都穿著一身相同的黑袍,相同的禁絕九耀.

他們都是飛快的瀏覽著一個個攤位,看到有心儀的東西就報價格,攤主滿意的話就賣,不滿意的話,這場交易也算是作廢.

一切都是在沉默無聲中進行的.

沒有人能夠分辨出對方是誰,除非一起到來的那些人才有可能相互認識.

最重要的是,還要注意在黑市中不要走散了,否則的話,想要再找回來,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中年修士也是這樣告誡他們的,甯清秋等人默默點頭,誰也不想在這樣危險的地方落入孤身一人的境地.

黑市里面是不會禁止交手的.

只是斗戰的地方都在固定的區域,保證不會讓正常的市場秩序遭到破壞,至于說修士自己的生死,那就沒有人會給你負責了.

他們一路上對于其他的各種寶物奇珍不屑一顧,這直直沖著某個目的地的樣子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不過都沒有人開口說話.

在黑市,要不就是保持陌生人的關系,一旦開口介入,那麼之後生的事情就不知道具體會是怎樣的走向了.

七夜是里面最沒有感覺的一個.

俗話說得好,藝高人膽大,這里在他看來實在是沒什麼好忌諱的.

實在不行,就一鍋端了.

這樣的簡單粗暴,就是他的風格.

不過沒有跟甯清秋說,到時候先斬後奏也就行了.

這個時候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總是在不停的想著要怎麼獲得甯清秋的認可,以前的七夜,做什麼那就是隨心所欲,哪里還要看別人的眼色?

幾個人走進了奴隸交易的地點.

這里到處都是鐵柵欄,里面用繩索牽在脖子上的一個個修士,全部都是雙目無神或者是麻木不仁的狀態,偶然有兩個精神狀態好一點兒的,眼中充滿的就是比天高比海深的仇恨.

若是有機會,他們一定會把這個罪惡的地方捅個窟窿出來.

不過……

他們也是知道自己如今的處境,現在就是個被販賣的貨物,丹田內的靈氣全部被封印,完全找不到辦法脫困.

而且一旦有人看上了他們,馬上就會被毫無反抗之力的種下奴隸印記,結成血契,那個時候,一切都晚了.

他們仍然是自己,還記得一切,但是就是一點,從此就由一個自由的修士,變作了另一個修士的一條狗.

主人怎麼說就怎麼做,那該是多麼的可悲.

林驚風和花英是他們這些人里面反應最大的.

他們幾乎忍不住想要動手的**.

奴隸市場的買主是做多的,很多修士都在周圍默默觀察,那個奴隸買回來最有價值,那就是一筆值得的投資.(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怕死,就說出去     下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販賣團伙,禿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