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三十三章 販賣團伙,禿鷲  
   
第二百三十三章 販賣團伙,禿鷲

奴隸市場大概是整個黑市里面最熱鬧的地方,不論其他,但就是一點就足夠達到這樣的效果,那就是人多.8『ΔΔ1

雖然說被抓起來要當做是奴隸賣出去的那些修士滿腔怒火想要泄,可惜他們做不到,因為人販子團體們已經把他們的說話的能力暫時剝奪了.

至于說傳音……丹田都被封了,自然是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甯清秋他們一行人還是引來了不少的關注.

雖然說個個都穿著一身黑的禁絕九耀,誰也分不清誰是誰,但是這些人的作態……怎麼看都有點像是生面孔.

一般來說,前來購買奴隸的都是些老面孔,就是熟客,他們有自己固定的一些選擇賣家,雙方還是有一定的交易信任的.

而這些人,只是東看看西望望,簡直就像是來看熱鬧的.

買家賣家打量著他們的眼神都有些古怪,看來是估摸著從他們身上得到什麼好處.

也沒有人懷疑他們是過來搗亂的,當然,從他們身穿禁絕九耀,安安穩穩的通過守門人直接進到黑市,是友非敵,這一點就基本上可以肯定了.

這些人萬萬沒有想到,就連紅曉都已經去見先賢了.

而珠光寶氣樓的人……人家現在完全是引狼入室,目前還苦逼的擔任著"引路人"和"人質"的角色.

中年修士欲哭無淚,默默的跟著一群在他的眼里成為了魔鬼的修士在黑市中行走.

這些人看著奴隸市場的模樣簡直就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當然他本人並不知道這個十分貼切的典故,但是這個形容無疑是最合適的.

他也不是沒有想過提醒,不是說他已經變節,實在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目前小命都攥在人家的手上,那麼任由他對于珠光寶氣樓再怎麼忠心耿耿,他都想要暫時和這些人虛與委蛇一段時間.

甯清秋對于他的提醒不置可否.

開玩笑,他們來本就不是為了有什麼固定的貨源渠道,他們不是來買奴隸的人,他們是來解救這些奴隸……哦,可憐的修士的.

這東張西望完全是因為林驚風和花英在找人.

當初對他們下手的那些修士才是他們最主要的目標.

林驚風突然腳步一頓,傳音給了眾人,聲音里面的激動之情壓根掩飾不住,這個時候才像是符合他的年齡一般,有了股快意恩仇的少年意氣.

"是他們!"

眾人立馬看向了前方的一個奴隸販賣攤位點.

那里擺放的是一個和其他的地方沒有什麼不同的奴隸攤位,一樣的黑色衣袍的修士,同樣的滿臉絕望仇恨或者是麻木漠然的被捕捉者.

甯清秋問林驚風:"確定?"

男人低沉的有點冰冷的聲音響起:"這些人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識.就是前排左邊的那個修士,他有個習慣性的小動作,就是有了計量的時候就會將左手食指跟中指間斷跳躍性的在自己的背後的右手上敲擊……很不巧,他現在正在做這個動作."

甯清秋聽完了之後只有一個感覺,做人還是千萬不要讓慣性小動作把自己給暴露了啊,一不小心,落入有心人的眼里……

呵呵噠,即便是珠光寶氣樓的禁絕九耀這等名聲在外的隔絕之法器,也是沒有任何的作用的.

在他們的眼里,你就會像是暗夜中的燈火一樣的奪目.

旁邊的花英同樣出聲附和,顯然也是認出了這個人.

他的聲音同樣帶著刻骨的恨意和決然的反感厭惡,這輩子這兩位天之驕子,最可悲最可憐最不想回憶的日子顯然就是落入這群人販子手里的時光.

那簡直是暗無天日.

雖然說不上食不果腹衣不遮體吧,但是成為階下囚,每天聽著別人的命令做事,就像是脖子上拴上了繩索的寵物一般,別提多麼惡心人了.

特別是一些女修,更是遭到慘無人道的****,每每讓他們兩個想起,都是一次折磨,畢竟當時他們雖然是自詡名門子弟,卻苦于沒有實力,就只能默默地忍讓.

敢怒不敢言.

有幾個沒人清楚事實的,或者是那種性子太過剛烈的,都已經奮起反抗,然後現在大概是連尸體都是找不到的了.

大概是因為畢竟是青云宗的弟子,他們拿不准林驚風還有花英的底牌,或者是指望著靠他們賣個好價錢,所以一直沒有動他們.

要說待遇,那簡直是奴隸預備役里面最好的一種了.

說來因為這一點,他們還被其他的被抓的人孤立起來,相同的境地不同的待遇,總是會引一些不滿和敵對.

林驚風和花英也只能咬著牙認了.

但是對于這些人販子團隊那是只有更恨的了.

那個時候,他們就決定不論用什麼辦法,不論用多久的時間,都要把這些人一一誅殺殆盡.

事情沒有生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大家也就最多感同身受慷慨激昂一番,最後還不是該干什麼干什麼,一切就是不了了之.

這一次的林驚風和花英,那怒火簡直就是要焚天一般.

一行人就朝著那邊走過去.

耳邊傳來中年修士的介紹的聲音.

原來這些人都是游走商販,他們好像並不是濟州的人,有人猜測,他們來自于幽州.

那個地方,就是魚龍混雜,罪惡滔天之地.

世間之極致凶惡和晦暗,全部都在那個地方.

不過這些都是猜測,沒有明定的事實.

說來一旦有了修士做了什麼不人道的事,只要是沒有具體確定對象的,人們一般都把這罪名朝著幽州的頭上扣,並沒有人覺著冤枉,這就是一個正常的現象.

幽州,不毛之地,罪惡源泉,這就是廣大的九州修士對于這里的獨特評價.

這里是無生魔修和那些性格極端偏激的修士的大本營.

閑話不多提,轉回來.

這些人常年就從事的奴隸販賣這一塊,禿鷲的名頭在奴隸交易這一塊兒還是小有名氣的.

他們很鮮明的一點就是膽子大,就是不怕死的敢去抓大宗門大世家的弟子,這樣一來,他們的貨無疑就是高品質的,這在市場上是廣受歡迎.

禿鷲,就是這個販賣團伙的代號.(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奴隸市場     下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說的是要,不是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