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說的是要,不是買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說的是要,不是買

禿鷲團伙的領頭人,就叫做禿鷲.8 『Δ1 中文 網

他現在的心里非常的惱火.

前段時間,竟然有兩個被抓的肉雞給跑了,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哦,肉雞就是這些販賣團伙對于被當做是奴隸販賣的修士的統稱.

被賣給主人,打上烙印,簡直就是跟凡人世界的菜市場上販賣的那些肉雞一樣,所以因此而得名.

要是跑了其他的人還好說,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肉雞逃跑過,他們禿鷲還真的沒有怕過誰.

這也是風風雨雨走過來,也有了今天的規模.

可是這次跑的是已經和貴客預定好的好貨色,人就等著送貨上門,他們禿鷲卻交不出貨.

不然的話,若是沒有人撐腰,他們怎麼敢去青云宗的地盤搶人?搶的還是青云宗的天才弟子?

又不是老壽星上吊,嫌棄自個兒的命長了.

本來這心里還提著呢,這倒好,他一個兒沒注意,人就真的給跑了.

終日打雁,這就被啄瞎了眼睛.

陰溝里翻了船啊這是.

關鍵是貴客那邊……真的是惹不起啊.

更別說,現在已經是把青云宗的人給得罪了,要沒有那邊罩著,他禿鷲就死定了,這些個兄弟,一個也別想跑.

那就是真的要人老命了!

禿鷲正在這兒愁呢,那邊廂就有人說提貨的人來了.

左手不停地在右手上敲擊.

這是他的習慣性動作.

每當心情有所起伏或者是拿捏不定主意的時候,就會有這樣的小動作,不過禿鷲向來不在意這些細節.

因為他不會當著自己的交易對象做這些動作,能看到的只有死人或者是即將失去自由的奴隸們.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正在心里被他念叨著的兩個人已經帶著自己的"友軍",站在了他的面前……哦,不對,是身後.

柔和清脆的女人聲音響起,在這個黑市里面,更像是一汪清澈見底的泉水,很美妙,但是和這里卻是有些格格不入.

當然,黑市不缺美人兒.

或者說,最不缺的就是身強力壯的男人和美貌柔弱的女修,只不過他們大多數這個時候是不能聲的,只有有客人來"看貨"的時候,人販子們才會部分放開一系列的手段,讓他們展示出自己有價值的一面.

禿鷲不動聲色的轉身,其實心里面是深深駭然的.

沒錯,禁絕九耀的確可以相互隔絕氣息,但是他作為一個差不多算得上是半步元嬰的大高手,在金丹修士都是一等一的存在,竟然……連身後來人都不知道!

不是說氣息感應,至少腳步聲和氣機應該是能夠現的,只是說具體信息分辨不出來而已.

"禿鷲是吧,我們……想要和你談一筆交易."

問話的人正是甯清秋.

她一語道破了禿鷲的行藏,這下就可把人嚇得不輕.

禿鷲開始在腦海中飛快的搜索,這些人到底是誰,又是怎麼知道他的?關鍵是,他們在黑市中現他就是他的?

這話有點繞,但是不難理解.

即便是認識禿鷲本人的,也不一定能夠在這個場合一眼就認出他是誰.

這就要感謝珠光寶氣樓了.

作為東道主,他們的負責人自然是有一套獨特的辨識方法,這個方法密不外傳,是他們重要的商業機密之一.

如果不是他落到了七夜手里,這個秘密哪能這麼輕易的就被暴露出去?

他非常識時務的把自己得知的一切說出去,提供相應的情報,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就怕一不注意惹到了這些人就把自己給人道毀滅了.

特別是那個俊美的不像是人的男人,一句話輕飄飄的,沒有任何憐憫的,就把紅曉給弄死了.

他心有余悸.

禿鷲這邊還在心驚自己到底是哪里漏了餡兒,或者說……他身邊難道是有了內奸?!

這邊在心里暗自狠一定要把這個人揪出來解決掉,一邊維持著平靜的聲音,畢竟是輸人不能輸陣,不能讓人看出來他的膽怯.

"這位姑娘,不知道要和我禿鷲談什麼交易?"

禿鷲其實非常非常的吃驚.

剛才本來就有些極度的震撼了,沒想到親眼看到人才吃驚.

雖然具體信息無法分辨,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

這是一個年輕的女修,她竟然還沒有到築基期.

就是這樣的女修,竟然能夠不引起響動就出現……

不簡單啊!

但是禿鷲這個時候也並沒有害怕,在隱匿氣息和潛藏方面出類拔萃的,並不一定說明對方的身手有多麼的高,實力有多麼的厲害.

更多的,只是某一方面特長.

他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所以並沒有因此就害怕了.

他提到自己名字確認對方沒有認錯人,一個是為了表示淡定,另一個……也是希望起到震懾的作用.

畢竟禿鷲的名聲不小,若是圈外的人自然是不怎麼清楚,但是能夠叫破他的名字,好歹是涉及了這個圈子,雖然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他也是出聲提醒警示對方,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想要做什麼,就得掂量掂量.

甯清秋壓根沒有在意他心里的想法,選擇由她出動,不過是為了試探罷了.

先放松敵人的警惕心,然後……一擊致命!

看起來,禿鷲根本沒有把他們逃跑的青云修士聯系在一起.

"我們,想要你手上的所有的修士."

禿鷲眼睛一眯,他是個人精兒,自然是聽出了她的潛台詞.

這個女修,說的是修士不是奴隸.

立場,就有點問題了啊.

禿鷲沉聲說道:"姑娘說笑了,我們開門做生意的,自然是不會把客人拒之門外,只不過我們一部分貨已經被交易,或者說被客人預定了,這自然是沒有什麼好說的,至于說剩下的奴隸們,只要客人想要,貨賬兩清,咱馬上就能交貨!"

這個禿鷲一口一個奴隸,一口一聲交貨,聽得眾人是大皺眉頭.

他說白了,就是要看到實質性的誠意.

但是說實話,他們本就是來找事兒的,哪能還真的和這個什麼鬼禿鷲做買賣?

那才是真的說笑了!

于是甯姑娘難得的霸氣了一把.

"你可能沒聽清楚,我說的是要,而不是買!"(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販賣團伙,禿鷲     下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舉重若輕,天工鎖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