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四十一章 高調的信號傳輸,安憐的希望  
   
第二百四十一章 高調的信號傳輸,安憐的希望

大家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這搞什麼啊,給人看閃光燈嗎?

這樣也太不走心了吧......

藍月一直閃啊閃.

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響聲,沒有什麼沖天而起的金色光柱,沒有任何的大范圍的動靜,甚至就連周邊的靈氣都是懶洋洋的.

總的來說,就是壓根沒什麼反應啊.

這樣,真的是能夠開啟什麼遺跡墓葬嗎?

這些是圍觀的群眾修士的心聲.

巨大的希望之後,簡直瞬間就變成了失落,這樣的情緒極端變化,很容易就讓人產生負面情緒.

現在眾人就想起來自己過來的初衷了.

再一看萬湖的底部,那干涸的底部......

怒火開始熊熊燃燒,夾雜著感覺被戲弄的惱怒,一眾修士都在躍躍欲試,想要上前把這些人都收拾了.

那一雙雙晶亮的眼睛,帶著染紅了的眼,簡直比那天晚上商隊遇上的狼群還要恐怖.

安憐現在本來是受了重傷的狀態,將藍月放入丹田雖然安全,但是這就是險之又險的做法.

修士的丹田,是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地方,是命門,把藍月放進去,安全性有了保障,因為一旦有人想要強搶,除了安憐自己自動的取出,其他的任何人想要取出,就必須得在安憐有了自爆的意願之前,完全讓她喪失反抗力和行動力.

不然的話,就沒可能取得藍月.

信物沒了,安憐的血肉都是死的,也沒辦法開啟藍月,因為"鑰匙"必須是鮮活的充滿著生命力的,也就是必須是安憐本人,她剛剛開啟的時候為了萬無一失,還狠心的用了舌尖血,那里連接著心髒,也就是修士最珍貴的血液之一.

但是現在......

安憐狠狠心,又是一口舌尖精血噴出.

藍月的光芒大盛.

安憐已經虛弱得不行,她的所有心力全部都關注在了藍月上面,若是一旦有了任何的不順利的地方,她就完蛋了,不要說美好的未來藍圖,就是眼下......活不活得了還是兩說.

看看這些修士,簡直是如狼似虎,今天不把他們抽筋扒皮都是不甘心的.

不過七夜那麼厲害,還有明遠,他們兩個一定是會護著甯清秋的,還有平安,那個金丹修士......

總之,保護她的人很多,而保護她安憐的,大概就只有安海了.

安平和安石,實力太弱就不說了,現在也是鞭長莫及.

安憐心里悲苦到了極致,她淚光朦朧的看向了明遠的方向.

男人長身玉立,穿著的修竹月白袍在月光下看起來更是磊落清蕭,俊朗逸群,黑色的眼眸深邃乾淨,眉目線條修長,沒有七夜那種極致的俊美,一點兒瑕疵都挑不出來的震撼,但是有著自己獨有的風姿.

但是他對上她的視線,淡漠清涼.

安憐的心一下就涼了.

她看著明明滅滅的光,藍月就這樣不停的閃爍,紅色覆蓋的光超過了藍色,占了面積的一大半,但是還是沒有什麼異樣的動靜.

她有點心灰意冷.

安憐驟然咬牙,這個時候,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是生死一搏!

她再次噴出一大口血.

"小姐!"

安海已經驚呼出聲,但是這個聲音他壓得極地,因為不能阻止.

安憐這是不成功便成仁.

她若是不成功,大不了就陪著她一起死在這里吧.

反正安家也是回不去了,若是遇到陰家的人,那就是真的生不如死了.

不過事情到了這里竟然有了轉機.

甯清秋正跟七夜說著這個是不是先走人再說吧.

七夜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墨色眼瞳帶著決然的殺氣,"待會兒打起來了的話,你就直接找自己的對手,直接煉化你的琉璃火,打擊對手,在劍法中加上灼傷的效果."

甯清秋點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藍月驟然紅光大亮.

天上的明月突然盛放出了清輝,月白色的光華從頭頂流下.

藍月連帶著石板一起飛向了半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引起了所有的人的注意.

月光和藍月上的紅光開始交融,瞬間就連成了通天的光柱,紅白交織.

有點像是小時候吃的那種雙色的泡泡糖卷.

大概千里之外都能看到這道光柱,在這黑暗寂靜的夜色中,簡直是要閃瞎人眼的存在,沒有人會注意不到的.

已經有修士驚呼出聲:"是墓葬遺跡!果然是墓葬遺跡!"

所有的人都是大喜過望.

遇到墓葬遺跡,那就是天上突然掉了一個斗大的餡餅,人人都口水狂流想要啃上一口.

墓葬遺跡危險重重,很多的修士就在這里面殞命,但是更多的人,依然是前赴後繼的往這里趕過來.

危險伴隨著機遇,修士都是一群賭博狂人,為了長生和強大的實力,沒什麼是他們不敢做不敢賭的.

純粹的瘋子.

甯清秋自己也是被這樣的狂熱感染的人,如果眼前真的是遺跡,她說不定也要上去探探險,但是現在......她目光複雜嘴角抽搐,臉上的表情一言難盡,似笑非笑.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拿一個大喇叭直接在這些人面前搞一個廣播.

孩子們,這真心不是什麼遠古遺跡墓葬,也不是什麼大能的傳承,這就是個信號發射器啊.

專門為了單線聯系做出來的東西.

想到這里,甯清秋也很無奈.

之前七夜說得果然沒錯,那個妖弓果然不是什麼低調之輩,單看這麼個信物做得這麼風騷的聯系,人就不是什麼能低調的人,那簡直就是高調的沒有邊兒了,把個信號發射搞得像是遺跡開啟的動靜......

這妥妥兒的高調裝逼啊.

他們的猜測果然沒錯,那個無缺絕不是過來隱居終南山的,里面絕對有什麼不知道的事.

安憐幾乎是鼻息粗重的站直了身,看著天上的光柱的表情甚至是狂熱的,還有一點如願以償的快感.

原來不是這個信物有問題,原來是她的血脈濃度不夠!

這件藍月本就是妖弓留給安夫人家族的,安憐的母親是那個家族的嫡系血脈,當初的家主之女,自然是血脈濃郁,妥妥兒的能夠開啟信物.

如今輪到了安憐,作為安夫人和安家家主的女兒,她的身體雖然流著安夫人一半的血脈,到底是沒有那麼純粹和濃度高了,之前一直沒有考慮到相關方面的問題,如今吐了三口精血才終于有了效果.

不過已經是很好了.

總比之前都快要絕望的以為壓根就沒用來得好.(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章 信物感應......就這樣?     下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