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四十四章 後悔的決定  
   
第二百四十四章 後悔的決定

甯清秋知道他們是誤會了,但是這個時候她確實是有點不好.

眾所周知,修士的突破需要精心的准備,特別是每一個大境界的突破,那對于修士來說就是蛻變成蝶的一個重要的過程.

這個過程中容不得打擾,需要的是全神貫注,和一個極度安靜的環境.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她竟然還在不停的抵擋著攻擊,並且自己也不斷的使用靈氣攻擊別人.

"我沒受傷......我只是要--突破築基期了."

其他兩個人面色一瞬間僵硬.

突破......早不來晚不來,怎麼這個時候開始突破了?這不是要人老命了嗎!

說起來是突破不是受傷,但是眼下的情況,還不如受傷呢!

其他的修士其實也沒有怎麼下殺手,畢竟人山人海的重疊著,只有前面第一批的人才能無所顧忌的施為.

後面的人要是想要使用術法那也不是不行,只不過這個過程實在是很容易誤傷.

要是窩里斗起來,那就難看了.

關鍵是這樣做只會礙手礙腳,起不到什麼作用.

而且他們也不敢使用大范圍的攻擊,要知道傳送光門本質上是一種很脆弱的東西,太過劇烈的靈氣動蕩,可能會引起光門的連鎖性崩潰,那就徹底的完蛋了.

他們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殺人.

他們是為了得到足夠的利益.

不然誰不會在家好好睡覺,哦,不對,好好修煉,要跑到這里大生打死的,又不是閑得慌.

所以這幫人就有點畏手畏腳.

級別更高的金丹修士則是面色凝重地站在一邊,不說話也不怎麼動手,就是個袖手旁觀的樣子.

他們比起底層的修士知道的東西更多,所以別人可以無知者無畏,但是他們就是知道一點卻並不全面的那種人,所以心里越發的戰戰兢兢.

可不像是其他的修士想得那麼簡單,只要殺了人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如果運氣好,得到什麼厲害的法器功法,珍貴的靈藥仙草什麼的,那就發達了,即便是惹上什麼人跑路就行.

但是修士想要追查一件事怎麼可能沒有辦法?

不論是氣息追蹤,甚至是靈魂詛咒烙印,甚至是時光回溯當時的場景......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做到.

只有修士想不到的,沒有修士做不到的.

你做不到,甚至是以為別人也做不到,只不過是見識不夠底蘊不足,就像是坐進觀天的井底之蛙,對這個世界的了解太少,缺乏了應該有的敬畏.

而且,事情鬧得這麼大,一個元嬰修士都沒有出現,那麼他們這些金丹還是謹慎一點的活著吧.

聰明人,第一件事,就是要明哲保身.

要是死得不明不白,那得多麼的冤枉啊.

光門漸漸有崩潰的跡象.

人人面上表情各異.

有害怕光門被損毀自己的財寶就這樣沒了希望,所以開始收手的;也有抱著我得不到你們也別想得到打出了真火來的,所以下手更狠的,甚至還直沖沖的把自己最強的攻擊往光門上面轟擊的......

還有些修士,見著眼前的混亂現場,就開始暗中下黑手,順手牽羊摸魚的,眾生百態,不一而足.

甯清秋要是知道,就會很是感慨,這把別人當做是獵物的,卻在下一刻身首異處,這螳螂捕蟬,永遠不知道還有黃雀在後.

不過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了.

那些發了死人財的修士們,暗地下了黑手,結果了最近的一些沒有足夠的警惕性的修士,拿了儲物戒指就走,打一槍換個地方,也是眉開眼笑,覺著自己賺了個盆滿缽滿.

小財多發一點,那何必還去用命去爭那些所謂的遺跡墓葬?

得到的人很少,中途死去的人太多,人嘛,要有自知之明.

這些人,大多卻是黑市出來的那批修士.

很可笑,反而是這些在世人的眼里更加歇斯底里沒有理智,為了利益出賣靈魂,雙手血腥心靈肮髒的修士,反而比起其他的修士更加的清醒.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殘忍,冷酷,瘋狂.

甯清秋不求其他,只求自己保持本心就行.

這個世上那麼多生命,終究是生而不同.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自己落入那樣的可悲境地.

活著就是行尸走肉,沒有感情不懂信仰,那還不如死了.

恩,感謝九年義務教育,感謝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甯清秋唇邊帶出一絲苦笑.

丹田因為靈氣的翻攪混亂已經出現了一些裂縫,血已經從內髒之中湧出.

再這樣下去,不是丹田被破從此廢人一個,那就是提前突破成功,成為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不過是一個走火入魔的築基期.

恩,那就是瘋子了.

明遠帶著她已經走到了光門口,對著平安說,"你帶著她先進去,我為你們殿後,隨後就來."

平安慎重的點點頭.

他們都知道,一旦所有的人都離開此處,那麼光門就會關閉,本來就已經暗淡的如同燭火,搖搖欲墜,最多也就讓他們通過,而且一旦全員過去,即便是光門不自動關閉,他們也是要把藍月從石板中弄出來,手動將光門閉合,以免外人來打擾.

想來對面如果真的是妖弓的居所,想來人也不會喜歡自己住的地方莫名其妙的湧進來一大堆所謂的尋寶探險的隊伍.

是個人都要發飆.

他們這次又不是故意上門找事兒的.

明遠當時想的是不能讓這些人在他們進去的時候破壞光門,否則的話岌岌可危的光門大概支撐不住,那麼萬一他們當時還沒有來得及被轉移到安全地帶,那麼光門破碎帶來的空間亂流......

很可能會把他們攪碎成碎片.

空間的切割力無人膽敢小覷.

時間為尊,空間為王.

作為兩大至尊法則,空間從來都是人類的禁區,就是修士也不敢輕易觸碰.

誰都知道留在最後的人最危險,但是看著明遠堅定的眼神,清秋轉身對著平安說:"我們先走."

"你一定要過來."

她想起了明遠的大唐修士的身份,他身份不凡,身上好東西更是層出不窮,剛才還傳音告訴她安心,向來是有辦法讓自己安然無恙的,即便是最後他遇到了空間亂流.

明遠也確實是沒騙她.

他的身上,怎麼可能沒有壓箱底的東西?保命的手段從來不弱.

但是事後,他無數次的後悔今天的決定.

他就該陪她一起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這個時候,竟然要突破了?!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放狠話不要錢,氣死人不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