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定傳送,血色承諾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定傳送,血色承諾

甯清秋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麼個樣子.

在進行空間傳送的時候,她其實已經非常非常的難受了.

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一旦傳送過去,她就安安心心的閉關突破,然後好好休息一下.

誰會知道,這突破來得這麼猝不及防?

這反複一折騰,就連心心念念想要突破築基期的心願得到實現的快樂感和滿足感,都已經大打折扣.

卻沒想到,原來這還真不是她最倒黴的時候.

最倒黴的事,就是禍不單行.

那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在本來就是三魂去了兩魄的狀況下,竟然傳送發生意外,中途被打斷,發生了只是聽說過的不定傳送.

現在唯一能夠慶幸的就是,還好不是空間亂流.

實際上在眼前一黑失去意識的時候,甯清秋幾乎能夠看到正在以一種飛快到異常的速度,奔著她而來的灰白色的氣流.

那就是空間亂流啊.

除了這玩意兒,有什麼東西,看起來那麼柔柔弱弱細細小小一絲絲就能夠把堅固的空間都切出空間裂縫來?

當時她的背後,冷汗瞬間就下來了.

當然,都沒有來得及有多麼的害怕,後一秒就給失去了意識.

在最後的眼前的畫面,看到的是朝著她撲過來的平安.

甯清秋恍惚的想著,這麼猙獰的樣子,到底是想要救她呢?還是說,想要殺她啊……

虧得到了這種時候,她還在想這些有的沒的,要是七夜和明遠在場,不定得怎麼說她,只可惜,她如今只有孤軍奮戰了.

全然不知道,外面的兩個男人都差點急瘋了.

她現在正在懸崖上半空掛著呢.

為什麼是現在這個狀況,就有點說來話長了.

甯清秋當時只感覺虛無空間的一股大力推動,應該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引發了不定傳送.

這就是空間傳送的弊端之一.

總有這樣那樣的意外發生,導致傳送失敗.

當然,十之八九就是空間亂流,空間崩塌,虛空亂流等等的現象,而遭遇這種現象的,那就是一個字,死.

還是死得透透的那種.

而不定傳送,就是那種極小幾率的幸運事件.

堪稱是不幸中的萬幸.

比起買彩票的概率也是不遑多讓.

不定傳送,不會遭到空間的侵襲,會同樣進行傳送,不過傳動到哪里就不得而知了,這是因為空間的規律被打破造成的一種現象.

導致它發生的情況很多,這里卻是不清楚到底是哪一種.

但是這並不說明這就是一件多麼安全的事,也同樣有著生命危險.

蓋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一個抽了風的傳送通道,這個不定傳送到底是會把你傳送到什麼地方去.

據說除了蓬萊仙島那座雪山,不定傳送理論上是可以把修士傳送到云荒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去的.

即便是虛空中也是有可能的.

或者是外太空?

當然,在修士的語言中,那里就做九天.

反正就是刀山火海,雷獄冰淵,沙漠鬼谷,哪里都有可能.

舉個例子吧,這個要是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被投入煉獄火海,或者說是什麼萬妖城之類的人類禁地,那就呵呵噠了.

完全是早死早超生的節奏啊.

這個還不如到什麼人跡罕至的沙漠之類的地方呢,好歹還能多活一會兒.不過也不是絕對的安全,沒有任何的預備跑到這些地方,地理環境,荒獸種類這些都不清楚,一不小心,就是死.

總而言之,死亡的幾率也是居高不下.

但是也有運氣好的,那就是隨便傳送到了什麼小鎮,或者是其他的距離人煙近的地方,那對于修士來說,就是幸運滿值了.

而甯清秋他們的狀況……還真不好說.

是的,他們.

這次事件最幸運的就是,她和平安是同時被傳送的,沒有在這個過程中被分開.

或者說,正是因為最後平安用盡全身力氣抱住她,所以兩個人才能一起被傳送,而不是被分開.

但是這個落地點,誰都沒有想到,竟然是在半空中.

關鍵是……

兩個人都已經是沒有任何的靈氣法術可以使用了.

平安那個時候撲過來完全是因為有空間氣流朝著甯清秋沖了過來.

他第一反應,就是保護她.

這就是他獲得新生的意義.

是甯清秋,讓平安可以重新做一個人,還答應了他,要救出平婉.

他感激她,用生命.

所以毫不猶豫,用血肉之軀,去和空間氣流對抗.

那個時候,抱著的,就是死亡的決然.

沒想到,他還算是運氣好,就在那個時候,直接遭遇了不定傳送,而空間氣流的方向也偏了一下,所以最後只不過是在他的後背擦肩而過,沒有讓他變成虛空中的一團塵埃.

但是也不是什麼好受的.

只不過是輕輕一挨,那就基本上掀起了他半個後背的血肉經絡,露出白森森的骨頭來,格外的猙獰扭曲.

鮮血不停地滴落.

甯清秋迷迷糊糊的清醒過來的時候,就覺得有什麼液體滴滴答答的落在她的臉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兒.

她忍著丹田處的劇痛,終于喚回了自己的神識.

就像是從深暗的海底掙紮出來,一個猛子出頭,終于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也終于感受到了光線.

明亮而又柔軟.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世界,帶著血色.

然後,甯清秋回憶起來了之前的種種,驀然睜開了一雙秋水明眸,對上了平安已經半邊臉被血色覆蓋的容顏.

她心中驟然一痛.

"為什麼?"

她吶吶道.

不論是穿越前還是穿越後,還從來沒有人這樣不要命的保護她.

平安死死咬著牙,費勁了千辛萬苦才勉強露出一個說不上好看,只有猙獰恐怖的笑容:"我答應過,要為你賣命五十年!"

"我平安,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說到就要做到……"

不過短短幾句話,他就已經喘不上氣.

一個金丹修士,該有多麼的虛弱,就連一個重傷的凡人都要不如?

他的臉上有著幾道猙獰的血口子,豁喇喇的往外流血,之前滴落在她臉上的就是這些血.

甯清秋一時無話可說.

她這個時候,才能深刻的理解,什麼叫做賣命.

這是真的,把她比自己的命看得還要重要.(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算我求你,千萬不要有事     下篇:第二百五十章 懸崖邊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