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五十章 懸崖邊上的人  
   
第二百五十章 懸崖邊上的人

半空中,冷風灌耳,都快把人給凍僵了.

甯清秋看著平安,突然有點心酸.

這修士的世界,還真是讓人看不懂.

他們確實是有很多的黑暗面,但是他們的壞和貪婪,丑惡和欲望,都是那麼的一目了然.

可同樣的,甯清秋能夠在修士身上發現許許多多的閃光點.

有明遠帶給她的,有七夜帶給她的,甚至還有吳用對于吳家的感情帶給她的,包括當初在和半妖對峙的時候,英勇死去的那些修士.

也許里面有些人是為了自己的家族而戰,但是甯清秋並不能否認這些人還拯救了商隊.

即便只是一小段時間.

這並不是和能力掛鉤的,而是和他們的奉獻以及犧牲掛鉤的.

平安,為了自己的妹妹,不惜叛出家族,即便都快成為了一個廢人,還是念念不忘.

用自己的自由和生命,換取了他們救平婉的條件.

現在,他就是在實踐他的諾言.

但是空間震蕩,平安同樣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不過他的第一反應是無比果決的.

那就是保護甯清秋.

即便是面對著空間的咆哮,他也是無能為力,一個金丹修士在這樣的天地偉力面前也不過是渺小的塵埃,但是他知道,即便是死,他也要擋在她的前面.

若是甯清秋也受到了傷害,那必然是他已經成為了一具尸體.

當時後背受了重傷,五髒六腑就像是被碾碎了一樣的疼痛,不過這樣的疼痛多年前他也經曆過一次,沒什麼可怕的.

懷里的女孩已經暈了過去,雪色臉頰上一片安然,就只有眉心微微皺起,泄露了主人不舒服的心緒.

懷里的人,就像是一汪泉水,或者說,是一抹清透的月光.

如今被他采擇在手中,不過是天上的雪偶然的落下,很快就會消失不見.

他閉閉眼,放任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

就這樣死去,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

他不後悔!

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

在他第一時間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抱著甯清秋,在不停的下墜,原來他們被傳送的地點,是一片巍峨高聳的懸崖峭壁.

關鍵是,懸崖在他們的對面.

兩個人,其實是身處在半空中.

下落的速度很快,平安咬著牙,用盡了最後的力氣飛向了懸崖峭壁.

他沒有任何的武器,身上也幾乎是破布襤褸.

直接用五根手指狠狠的插進了石頭縫里.

鮮血四溢,後背的痛疼叫人瘋狂,但是他一聲不吭.

然而,本就是受了重傷的人,這一下,就吐出鮮血來,其中甚至還帶著內髒的細小的碎片.

他深深喘了一口氣,就想要一鼓作氣,憑著最後的力氣帶著人上去,然而身體條件不允許,他們就只要綴在了半空中.

只有平安的一只右手緊緊的插進石壁,憑空支撐著兩個人的重量.

他的左手,牢牢地抱住甯清秋的腰,讓她整個人都嵌在他的懷里.

溫香軟玉,卻沒有絲毫的旖旎之思.

他現在,只想要保護她,不要讓她受傷,更不要讓她死.

可是也知道甯清秋情況堪憂.

現在她都還沒有醒.

之前她和明遠說話的時候,平安也在一邊,自然是知道她是要突破了,如今卻遭遇到了空間巨變,如今身上氣息微弱,她人又在深度昏迷,平安一時之間也是無措.

只能這樣勉勵的支撐.

畢竟就連儲物戒指這都被亂流擊中,他身上沒有絲毫的丹藥或是武器這個時候能夠幫忙的.

日頭高升.

他唇邊苦笑.

額頭上漸漸溢出血汗來.

眼前一陣陣的發黑.

然後,懸崖石壁上一陣松動,于是他就不受控制的下滑.

臉部也是在這個時候被擊傷的.

碎石飛濺,懸崖上陡峭的石壁上全是不規整的尖銳的鋒利棱角.

半張臉都快要支離破碎了.

如果不是修士的體質足夠的強悍的話,他的臉估計要和他的身體一個下場了.

血都快流干了.

然後終于在下滑了一大段距離之後,命都折騰去半條之後,他再一次把手插進了一處石壁.

甯清秋就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她環顧著四周,發現兩個人的目前的情況,十分貼合一句話--站在懸崖邊上……那還真的是十分的應景.

或者說,他們的情況跟糟糕.

這完全是半落的情況啊.

岌岌可危.

關鍵是,她現在沒有半點法子.

丹田一陣陣的發疼,靈氣洶湧澎湃的情況已經消失,這個時候丹田處簡直是一片死寂.

她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可是這個時候,就連內視都沒有辦法使用.

她根本觀察不了自己的情況.

而平安……

他現在的模樣比起她來還要淒慘,看起來就是快要死了的樣子,她知道自己這問了也是白問.

但還是忍不住說道:"你怎麼樣了?"

平安苦笑一聲:"靈氣耗盡枯竭,沒有療傷丹藥,失血過多……我快沒有力氣了."

甯清秋頭疼至極.

她微微垂眼,下方云霧繚繞,根本看不清下面有多深.

抬頭仰望,峰頂幾乎是刺破天空一般,直達天穹,就像是自然創造的天梯.

如不是情況實在是不對,她這個時候看得這樣壯觀的景象自然是要贊歎一番的.

她目露擔憂,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戒指歎口氣:"我的儲物戒指倒是還在,關鍵是……我現在動用不了靈氣,甚至就連神識……"

滿臉郁卒.

"你還能支撐嗎?"

她滿臉擔憂.

她知道,自己是個拖累.

若不是她,平安也不至于受這麼重的傷.

甯清秋看不到,平安早就已經鮮血淋漓的背部.

男人輕聲的說:"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活著的."

甯清秋皺眉,像是聽出了什麼不祥的預感.

平安接著說:"你趕快回複一下傷勢,看看還能不能調動靈氣,這樣一來,到時候就可以開啟你的儲物戒指了,只要找出一枚療傷的丹藥,我就可以暫時恢複,到時候就安全了."

兩個人並沒有抱希望等著誰來救,畢竟是不定傳送,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傳送到哪個地方去了,更不用說明遠和七夜.

清秋歎了口氣:"希望他們不要太擔心……"(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定傳送,血色承諾     下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甯清秋:她是不是變成了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