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五十六章 陸長生的冷漠,她的清醒  
   
第二百五十六章 陸長生的冷漠,她的清醒

甯清秋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醒不過來的噩夢.

她拼命的掙紮著,奮力想要脫離那個陰暗的泥淖,卻怎麼也爬不出來.

就像是有什麼手,緊緊的抓住了她.

漸漸地,她眼前終于有了一點光亮.

她朝著上方游去.

迫不及待.

後方隱隱約約有人說著什麼.

但是她什麼都聽不到,或者說她不想聽.

她只要出去.

遠離這片無邊無際的黑暗.

童童本來被安排在另一邊丹房燒火,但是很顯然,他是個坐不住的.

很快就跑了過來.

他喜歡看漂亮姐姐.

跟號稱是幽州第一美人兒的朝陽郡主不一樣,這個被救上來的女修,就像是那一抹最初的落雪,清透得像是月光.

朝陽郡主雖美,但是她太高傲了,太豔麗了.這樣具有攻擊性的美麗也許男人是很喜歡,風情萬種高高在上,得到這樣的女人,無疑是一種極大的征服感.

然而

童童是個小孩子啊,人家就不喜歡這樣的姐姐,看起來就像是個壞人.

當然,朝陽郡主也確實是朵食人花.

那鞭子抽中人的時候,幾乎能把一個壯年的男性修士給抽得四分五裂.

話說她修煉的還是爆裂的火系術法,整個人就像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很美,但是很可惜,陸長生和他家藥童一樣,對于這種美人兒,欣賞不來.

或者說,在這個追求醫道的男人眼里,世上只有三種人,活人,死人,病人.

所以紅粉枯骨,他都視如過眼煙云.

一切的癡心,都是打了水漂.

對女修,他向來是不假辭色.

更因為救了男修,人家最多就是想著報恩,陸長生無所謂,但是關鍵是女修的報恩,最喜歡的一招,無疑就是以身相許.

這就是他最不感冒,最厭煩的方式.

我們的神醫大人,那可是潔身自好的高嶺之花,一向對于修士間的合歡之道,看作是洪水猛獸.

雖然說是陰陽和合,人倫大道.

可惜,陸長生主張的是滅人欲.

講究的是清靜無為,修身養性.

也就比起無情道好上那麼一點.

不過都是一路貨色.

所以當時陸長生答應他把人帶走的時候,童童可高興了.

伸手拂開她臉上濕濕的黑發,露出那張欺霜賽雪的臉蛋,皮膚就像是骨瓷般淨透白皙,讓人擔心一伸手就戳破了一般.

她昏迷著,眉心微微蹙起,看得讓人心疼.

對著這樣一張傾城絕世的臉,陸長生眼里也沒有半點兒波動.

"你背著她,走吧."

陸長生沒說話,壓榨童工這樣的事,他做起來毫無壓力.

于是童童就只有把人背在自己的背上,帶回了他們暫時居住的木屋.

其實也不算是童工了.

別看童童看起來年紀真的要算起來,他不知道活了多久.

不過以前是沒有意識的活著.

童童,並不是人類.

他化形之後,就跟著陸長生了.

或者說,當初某天,陸長生逛著自己的藥園子的時候,發現了這個撅著屁股,把頭埋在花草之下的白癡.

沒得說,這小子第一眼就巴上了這條金大腿.

陸長生也沒想過要吃了它,就一直這麼養著,還教了它吸收靈氣的練氣之法,人家本就是草木之精,先天之靈,所以修煉起來即便是三天打魚兩天曬,半點兒耐心都沒有,那修為也是突飛猛進,比起人類修士來說,可謂是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也沒有修煉多長的時日,就已經是築基期了.

有陸長生護著,也是順風順水的成長著.

有點不識人間疾苦.

話說陸長生自己也是個活在云端的人.

況且,有生之年,大概是看不到這個人墜落谷底的樣子了

別看是木屋,你就覺得簡陋.

作為一位舉世聞名的大醫修,還是風云榜上排名前三的大高手,你覺著陸長生怎麼可能會沒有錢?

他可是富得流油.

所以即便是在荒郊野嶺,他也能過得無比的舒服.

關鍵是看的人,有沒有見識,有沒有眼光罷了.

童童回來之後剛把人放下,就被陸長生丟過來的碧玉草給壓住了.

這這這什麼時候少爺采摘的?

他們難道不是忙著搬運這個姐姐回來,壓根就忘了這回事兒嗎?

陸長生要是知道定然要嗤之以鼻,他可沒忘,在童童花癡的時候,他就采集了需要的碧玉草,量還不少.

"去煉藥中火半溫,三重煉制手法,若是記不起丹方的配藥,就去翻看第六個書架,三排十六本,第二十七頁,按著上面說的來."

說完就去了一邊的書桌上,寫著最新的研究思路.

童童愣了愣,還是照著他說的話做了,剛走到門口,就問道:"那這個姐姐怎麼辦?"

陸長生淡淡的撇他一眼.

"她身上帶著血燃禁術你也不是沒看到,七天七夜,這是這個術法的持續時間,金丹期的修為護罩雖然我能夠打破但是我為什麼要打破?反正她暫時也沒事兒,就等這個術法失效了之後再說."

"而且,我的規矩,殺一人,救一人,只有等到這個血燃術徹底的完成消失,那個施法的人才算是徹徹底底的消失,死亡,才能夠達成我的條件那個時候,再救她不遲."

他話語中,帶著是刻骨的冷漠.

陸長生,可不是做慈善的人.

他的規矩,就是他的醫道,絕不可能為誰隨隨便便的就破了.

童童無話可說,在他的心里,自然還是自家少爺最重要,于是他就默默的退了下去.

剛出門,就苦著一張小臉,開始默默地對手指.

嗚嗚嗚

怎麼辦,他剛才貌似,好像已經把少爺說的在哪里找到今天要用的丹方給忘了

這個時候回去問,會不會被罵啊?

幾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時間一到,那紅光像是留戀不去的在床上躺著的少女身上流連,最後還是戀戀不舍的消失了.

最後一點,屬于那個人的氣息,就這樣徹底的消失在這片天地.

平安平安,終究是像是他的名字一樣,給了她平安.

用生命,實踐了他的諾言.

陸長生聽到了不同尋常的動靜,淺淺的琉璃眸,帶著清透的琥珀色,美麗到了極致.

床上的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偏頭,四目相對.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見死不救,陸長生     下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朝回到了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