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六十三章 妖弓無缺,劍拔弩張  
   
第二百六十三章 妖弓無缺,劍拔弩張

血燃術保下來的一個正在處于突破期的女修,目前身體上的傷勢,應該是昏迷前正在進行空間傳送,但是不知道為何發生意外,運氣好沒死,但是卻打斷了晉升,現在成了一個**型的"廢人".

真的是……很有意思.

還有,她的那一臉茫然,並不是裝出來的.

修士可沒有失憶這麼個說法,他們的說法倒是很統一,關于腦海里面的一切有關的不對勁兒,統稱是神魂受損.

陸長生對于甯清秋的具體情況還不是太清楚,不過他不著急,慢慢觀察便是.

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慢工出細活,水磨工夫罷了.

……

"什麼人?裝神弄鬼的,滾出來!"

七夜心情不好,自然是朝著來人發火.

他一邊冷笑,一邊伸手便是一刀砍過去.

當即就把對面的小山丘砍成了碎塊……

不,粉末.

小塊兒的碎石隨著真氣的灌注,已經是灰飛煙滅了.

其後顯露出一個人的身形.

一身朱紅色的長袍,上面金線勾勒出大朵大朵的曼珠沙華,若是一個平常的男人這樣穿,自然是十分的不搭調.

但是穿在這個男人身上,卻是十分的貼切.

那人狹長的鳳眸挑起,眉角帶著一點暈紅.

整個人都充滿了一種妖異的美感.

只是一眼,便可以辨認出來人.

妖弓,無缺.

七夜的這一招,赫然是驚天動地.

他雖不是拼盡全力,但是也沒怎麼留手.

其實若不是妖弓站在那個地方,用著自身的靈力建造了一個防護屏障,估摸著身後的建築早就裂了.

這可是他辛辛苦苦鎮守的地方,若是就這麼倒黴的被破除了封印,那無缺還真是要欲哭無淚了.

這位,到底是哪家冒出來的凶神惡煞?

這話都還沒有說上一句……嗯,就說了一句類似于歡迎的話,有必要對他這麼狠?

無缺眉角抽了抽,不免開始回憶自己是不是在什麼不知道的時候惹上了這麼一尊大佛?

窺一斑而知全豹.

七夜絕不是好相與的角色.

雖然風云榜上好像是沒有見識過這樣的人物.

這來人明顯是在他的實力之上,而排在前面的那些變態,光是對手指,他都可以數出來,每個人都是頭頭是道說上一堆長篇大論.

但是眼前的人,真的是沒有見過.

本來是感應到了自己的信物被人召喚開啟傳送門,所以來迎接一下小朋友們的,沒想到……

"閣下是何方神聖?我無缺自問與閣下井水不犯河水,到不知道友哪來的這麼大的火氣?"

七夜知道對面的人平淡的話語下面,是傲氣和被冒犯的怒火,但是不好意思,他心情也不好,所以……

"這東西上面的傳送門,是誰的手筆?"

無缺腳步一動,掃過那個捧著藍月的小姑娘,看血脈氣息,倒是有當初的那人幾分的影子,應該是他的後人無疑.

難怪會拿著他的信物來找他.

只不過怎麼帶了這麼不友善的"朋友"過來?

他挑挑眉,沒說話.

氣氛有些凝滯,戰斗一觸即發.

無缺右手伸向了背後,虛空中緩緩地抽出來一把修長精致的弓箭.

弓身通體血紅,閃爍著極為妖異的紅光,造型是兩個首尾相交的人首蛇身的怪物,他們面目猙獰,嘴巴大張,銀白色獠牙尖銳深寒,看著就是極為嗜血的模樣.

嘴巴中央處,是一根細細的幾乎看不見的絲線,將兩方鏈接起來.

這東西,可不是什麼地攤貨,拿來穿針引線的那種絲線,而是……龍筋!

蛟龍筋.

他問,他就要答?

這世上可沒有這麼好的事兒.

這態度,一看就是來找茬的.

無缺不得不懷疑消息走漏的可能.

所以,這一戰,也許是不可避免.

也許對方比他強,但是妖弓無缺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認輸的人,只有打過才知道孰強孰弱,不是嗎?

明遠沒有上前詢問.

這個時候,以他一個未成金丹的築基修士的身份,若是貿然上去質問妖弓,反而是起到了反效果.

只能讓對方的火更大.

所以他只能傳音給七夜.

"告訴他,我們不是來解除封印的,跟他沒有沖突.只是想要問一下傳送陣的制作人,借那人的氣息追本溯源,找尋同伴."

七夜沉了沉眼眸.

他知道,明遠的意思是不要發生沖突,畢竟這個時候時間耽擱不起,而且,他萬一要是下了狠手,以妖弓的性格,高傲倔強,甯死不屈,他這麼做,得不償失.

七夜深吸了一口氣.

"我們不是你的敵人."

"此次前來,就是想要問你一件事……"

……

甯清秋百無聊賴的翻著古籍.

陸長生給了她新的任務,在燒火的時候,背下半本丹方.

要知道,那些丹方晦澀難懂,她也是半看半蒙半猜,還加上詢問比起她確實是要多學不少時間知道更多一點的童童,這才差不多認了個全.

但是看起來就這麼麻煩,不要說滾瓜爛熟倒背如流了.

里面關于藥性,藥材生長的條件,怎麼識別年份還有品質,以及煉丹時候的各種手法,煉制時間還有火候以及各種注意事項……

簡直是繁瑣到不行.

哪里是想象的,也就是隨便幾種藥材在上面寫一寫就完了的事兒.

真要是這麼簡單,那煉丹師的門檻兒也不會這麼高,那就是是個人都能看懂丹方,然後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的把它煉出來……還不如做夢呢.

照著陸長生的意思,她還是有點這方面的天賦,雖然說檢測她的真氣屬性大概是冰屬性,因為據說她丹田里面種入的靈種就是冰屬性的,所以她一旦築基了,也就是冰屬性的真氣.

具體是什麼,陸長生也探不出來.

用他的原話來說,形容一下,就是她的丹田處現在完全就是漆黑一片的廢墟,中心埋著的就是靈種,如今治療了幾天,勉強能夠感應那若有若無的靈氣應該是帶著點點冰寒,那麼就是冰屬性真氣,但是具體是什麼靈種……

就不得而知了.

甯清秋對于這個不關心.

她想了想,抽出了身邊的煉心劍.

這劍,據說當時就帶在她的身邊,甯清秋也是看著上面劍身最上方刻著的兩個楷體字,才知道它叫做煉心劍.

應該是以前的佩劍吧.

摸著它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有著淡淡的懷念.(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對煉丹的興趣     下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雨中觀景,煞風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