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七十章 我要和你決斗!  
   
第二百七十章 我要和你決斗!

陸長生轉過了抄手游廊,腳步輕慢,唇角帶著笑意.

微醺的陽光照在他的肩膀上,側臉輪廓精致絕倫,身姿挺拔若青松寒柏.

讓他也變得有些可親起來.

朝陽郡主突然出現在前方攔住了他.

陸長生腳步頓了頓,繞過她便要接著走.

朝陽郡主咬咬唇,眸中閃過委屈.

攔住他,一副不罷休的架勢.

陸長生眉皺了起來,雙手掩蓋在袍袖中,整個人清冷淡然,也不說話,只是拿眼睛看著她,長睫微垂,掩蓋住了眼底不耐煩的的流光.

朝陽郡主深吸一口氣道:"我剛剛都看到了."

陸長生等了半天就等來這麼一句,簡直是覺著快要被朝陽打敗了,他說:"然後呢?"

朝陽逼近他:"你為什麼要對那個廢物女人那麼好?你是不是喜歡她!"

"我有什麼不好的,你怎麼永遠都看不見我?"

陸長生發揮了一貫的冷漠無情的作風,他對于朝陽郡主這種視他為自己的所有物的自私霸道很是不滿.

他不是什麼弱小的要靠著女人生存的修士,他是天之驕子,是風云榜上最厲害的大能修士之一.

他想怎樣便能怎樣,沒與任何人可以強求他.

朝陽郡主,無疑是用錯了方法.

"朝陽,我跟你說過了吧,你沒什麼不好的,但是我就是不喜歡."

"還有,作為一個修士,求仙問道,尋求無敵于天下,逍遙于世間才是我輩追求,你這麼執著于小情小愛,終究是難成大器,想來天南王也不是這樣教你的吧?"

他的話帶著濃郁到了極致的諷刺.

朝陽郡主臉色青白交加,最終定格成了灰色的黯淡.

"陸長生,你從來沒有像是我喜歡你這樣的喜歡一個人,所以你不懂.修士本就是為了順應自己的本心才求仙問道,我忠于自己的心,便是忠于自己的道,這沒什麼好指摘的."

"不然的話,在我對你有了戀慕之心的時候,我的修為為何不退反進?我朝陽,修的是有情道,不是絕情斷欲的那些道路!"

這番話,擲地有聲.

就連後面跟上來的甯清秋都是聽傻了眼.

原來……還有這麼一說?

不過朝陽郡主這個時候倒是讓她刮目相看了,本來以為是一個無腦女對于心上人的不懂眼色的倒貼,結果現在看來,卻是一片赤誠之心.

陸長生卻是不置可否.

每個修成元嬰的修士,都是有著傲然的自信和獨有的對于這個世界和仙道的看法,對于自己的道,都是無比的堅信,沒有可能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就輕易的懷疑自己的道路.

再說了,他修的也不是無情道.

他不過是對于朝陽郡主無感罷了.

不,也是有感覺的,有些厭煩.

他轉身,看向甯清秋.

甯清秋頓時就是心驚肉跳.

不會吧,這個時候,難道說他還想要拿她當擋箭牌?

朝陽郡主話都說到了這個份兒上,如果陸長生還要刺激她,並且是以她甯清秋作為致命一擊的道具的話--

對不起,她還是跑路吧……

陸長生到底是沒有那麼喪心病狂,他問甯清秋:"什麼事?"

她對他,從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倒是跟朝陽郡主這種隨時都能在他的面前刷新的存在完全不一樣.

南轅北轍.

要是換換就好了……

腦海中突然就有了這麼一個一閃而過的短暫的念頭.

"我就是跟過來問問啟明麒麟丹的服用方法有沒有什麼需要特殊注意的地方……如果打擾到了你們--要不我還是先走?"

陸長生對于她這膽小怕事的模樣嗤之以鼻.

他也沒有為難她的意思,便說道:"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只要安安分分的按照靈氣的周天運轉之法,引導丹藥氣息在體內運轉,應該就能喚醒靈氣,實在不行,我們就再說."

甯清秋狠狠的點了點頭,就准備一溜煙的跑走.

卻被朝陽郡主提拉住了腰帶.

她當即不敢動了.

這要是被扯掉了,那就不用活了.

陸長生眉頭一皺,終于忍不住下了逐客令.

"你想要干什麼?不想待在這兒的話,趁早走人."

朝陽郡主心氣越發的不順,本來最近看著甯清秋沒有半點兒靈氣恢複的樣子,她還放下了心.

即便是陸長生眼睛再怎麼瘸,也不會真的看上一個此生無緣大道的人.

否則的話,一個叱咤風云,一個唯唯諾諾走路都要大喘氣兒;一個也是很多年後也是俊美無雙一如當初,還是公子翩翩如玉,仙姿皎皎,另一個卻是雞皮鶴發,垂垂老矣,最後甚至是化作一捧塵埃……

這樣的對比,對于世界上的癡男怨女來說,是最可悲的最可怕的詛咒.

所以……

但是沒想到,陸長生竟然給甯清秋煉制了啟明麒麟丹,這丹藥的名頭她也是聽過的,赫赫有名的入階丹藥,對于重塑筋脈喚醒靈氣方面有著驚人的奇效.

如今卻被精心制作給了她,朝陽郡主心里又驚又怒.

原來最近陸長生泡在丹房里,就是為了她!

她的眸光里面簡直是噴出了熊熊烈火.

對于陸長生的質問,她都是置若罔聞.

"甯清秋,我要向你挑戰."

于是,在場的唯二兩個人都傻眼了.

一個元嬰修士,對著一個還沒有恢複修為的廢人挑戰?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甯清秋就是完滿的治愈身體,修為也不過是築基期最高,這兩者完全就沒有可比性.

至少在現在這個階段是沒有的.

"你……這是在開玩笑?"

她試探著問.

朝陽郡主一字一句咬牙說道:"我不是開玩笑,我也沒有瘋,我說的就是真的,我要和你決斗,輸的人,永遠離開陸長生!"

陸長生眉毛動了動,顯然是為這個提議心動了.

他說:"但是你要讓清秋和你比,這未免太不公平,她……必輸無疑!那麼這樣的比試,顯然是沒有必要的."

朝陽郡主放開了甯清秋,手指骨捏得咔吧咔吧響,冷聲道:"我自然是不會占她的便宜.時間定在三個月後,幽州這邊有一個濟州峰會的觀賽挑戰名額選拔的盛會,我就壓制自己的修為,和你比,就此決一勝負!"(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送丹,贈玉     下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替她,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