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八十章 所謂的過河拆橋  
   
第二百八十章 所謂的過河拆橋

斜月清輝,晚風清幽涼寂.

嫋嫋煙氣,在空中四散,模糊了端著白玉藏梅的茶杯的男人的臉.

童童在一邊大氣都不敢多出.

甯清秋進入那片荒獸縱橫的瘴氣之地,已經是第七天了.

距離最後的時限,還有不到一盞茶的時間.

陸長生身周的其實越發的冷凝.

童童暗自腹誹.

所以當時甯姐姐說要去殺荒獸練劍法的時候,他就舉起雙手雙腳反對嘛.

可是少爺他非要一意孤行.

這些好了,擔心了吧?

別以為他看不出來,即便是陸長生擺著一副生人勿進的高冷臉,他也可以看出他的焦躁.

陸長生端著自己最喜歡的清寒泉水泡的洞庭碧螺春,竟然過了半刻,都沒有喝上一口.

這不是心神不甯還能是什麼?

朝陽郡主早就被陸長生這樣子氣得心肝脾肺腎都痛了,早早地便回了自己的房間,眼不見為淨.

說是去清寒泉邊上飲茶賞月,呵呵噠,別以為她不知道那個角度方位就是直直的對著甯清秋出路的那個方向.

他不過就是想要第一時間確認那個女人的安危罷了!

朝陽郡主暗恨不已.

陸長生眉目微擰.

怎麼到這個時候還沒有出來?

他袍袖微動,長長的袍服擺腳就像是流動的月光一般清麗流動.

這可是有名的月光錦做成的衣服,一寸一寸,皆是比起同等級的天蠶絲還要昂貴上數十倍.

可謂是把一座靈石山都穿在了身上.

當然,效用也是極佳.

甯心靜氣,保持靈台清明,且萬毒不侵,瘴氣不染.

可這個時候,倒是沒有安撫掉陸長生的心頭那股不滿與躁動.

甯清秋這個病人,可是投入了他許多的心血,怎麼能……

他琉璃眼眸中,華光大盛.

有人過來了.

而對于甯清秋的靈氣信息,他是再熟悉不過.

一道月華般的綺麗身影,漸漸的出現在路口.

兩邊是盛開的繁華,她踏步而來,在月色下宛若步步生蓮,但是背後卻恍若是尸山血海,帶著一股望過去便是神魂皆冒的森寒銳利.

鋒芒畢露.

就像是剛剛開鋒見血的一柄神劍.

陸長生揚唇一笑,緩緩的坐了回去.

端起熱茶,一口飲盡.

這是第一次,宛若牛嚼牡丹似的,囫圇吞棗,根本沒有細品.

卻是同樣的唇齒留香.

童童睜大了眼眸看著他,一臉的不可置信.

陸長生垂下眼簾,手指輕輕揉搓.

嗯,這麼喝茶,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甯清秋站定在兩人面前,露齒一笑,滿是喜悅.

她,順利的突破到了築基期.

陸長生站起身來,對她說:"做得不錯,不過,還是要再接再厲."

少有的鼓勵,帶著關心.

甯清秋緩緩收斂笑容,點了點頭.

陸長生滿意道:"那便休息吧."

她高強度的戰斗了好幾天,即便是身上不染塵埃,但是身上那股血腥氣,就是隔著老遠,都能夠聞到.

甯清秋頓了頓,有過一瞬間的遲疑,但是不過一秒,就已經抹殺掉那點舉棋不定.

"我已經恢複,如今也到了築基期……是時候該向你們辭行了."她輕聲說道,"陸長生,你的恩德,我有機會,無論是刀山火海,地獄油鍋,也必定報之!"

她話語鏗鏘,卻沒有半絲舍不得.

陸長生驟然轉身,一雙眸猶如暗夜寒星.

又冷又涼.

甯清秋微微一怔.

陸長生若有如無的冷哼了一聲,良久之後才道:"……隨你."

轉身便走了.

那步伐還挺快.

有些怒氣沖沖的模樣.

童童看著甯清秋,很是不解,又有點傷心.

"甯姐姐,你身體恢複,修為如初,大家都為你感到高興,但是--你這麼直接就說要走,是不是有些,有些太過分了?簡直是……"

過河拆橋啊!

甯清秋幫他補充完了後半句.

但是童童是個好孩子,到底是沒有說出這麼過分嚴重的話,只是用一種很哀怨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你知不知道,你這幾天進去和荒獸拼殺,少爺嘴上不說,其實心里還是很擔心你的,若是剛才姐姐你再晚出來一會兒,少爺他就要去找你了,你怎麼能……"

一聲冷喝驟然響起:"童童,閉嘴!回來!"

就像是驚雷炸響.

童童訕訕住口.

然後瞪了甯清秋一眼,蹬蹬蹬的跑掉了.

哼,他真的傷心了.

甯清秋默默站在原地.

她知道,這話一說出,確實是有些吃干抹淨就跑路的嫌疑,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也太不走心.

但是--

在這幾天的戰斗中,她的劍法和修為都是飛快的進步,在剛剛出來之前,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築基期.

或者說,不是突破,是恢複.

畢竟聽說她受傷之前,正好就是在突破築基期的這個階段,只是因為不可知的外來原因,被其他的異種力量干擾,所以才導致突破失敗不說,還是變成了一個廢人一樣的修士.

若不是陸長生,她就徹底的完蛋了.

如今這段時間的修煉學習,對于修仙世界的常識性問題她也知道了不少,不再是當初那個一問三不知的小白了.

知道陸長生有多麼厲害,給她的丹藥是多麼的珍貴,在外面大概是把她賣了都是買不起的,天天為她施針療傷更是仁至義盡.

她心存感激.

可是……

在之前恢複到築基期的時候,她的腦海里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嬌嫩的,幼小的,帶著哭腔的聲音.

是個白嫩可愛的小丫頭,哭哭唧唧的喊著她--

甯姐姐.

一聲一聲,簡直是讓人心都要碎了.

明明是不認識,而且突兀的出現在她的意識海里面,甯清秋自然是知道這個危險性的.

但是對于這個小丫頭,她倒是提不起半點兒提防之心.

然後就耐心的等待哭完的小丫頭講述"她們"的故事.

甯清秋這下就糾結了.

本來以為是原主的金手指,但是聽著小胖丫頭一五一十的說著關于兩人的相遇和相處,甯清秋越聽越覺得,那個人怎麼好像就是她自己來著……

這就很讓人頭疼了啊.

該如何是好?

若非有一個小習慣,說話方式還有興趣愛好行為處事都是和她一模一樣,那也太巧合了.

那麼這件事情,就只有一個解釋.

她甯清秋,當真是失去了一段記憶.

穿越到云荒世界,也不是這次昏迷之後,而是--

在這之前!(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罪惡之城     下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驚聞,他救你,也不會壞了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