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八十一章 驚聞,他救你,也不會壞了規矩  
   
第二百八十一章 驚聞,他救你,也不會壞了規矩

甯清秋說要辭行,絕不是說笑的事情.

她是真的有這個打算.

跟在陸長生的身邊,對于自己天外來客的身份,她的確是心有顧忌.

而且,她摸不清這個男人的想法.

他對于她的事,仿佛是心知肚明,但是也不算是特別的清楚.

就像是丫丫說的,她以前跟陸長生確實是不認識.

她身邊一直都有兩個朋友,一個是七夜,一個叫做明遠.

甯清秋努力的回憶過了,但是真的是想不起來有關的記憶.

而且,她還不確定,這個丫丫口中所謂的甯姐姐,到底是她自己,還是之前那個原主.

說不定人家的處事風格也和她類似呢?

即便是可能性再小,但是也不是絕對的零概率事件.

要知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

而且,朝陽郡主這個不定時的炸彈,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爆炸了呢……

等等--

甯清秋身體僵硬了一瞬間.

她貌似,有什麼事給忘了?

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是答應了要和朝陽郡主進行一場決斗來著?

甯清秋覺著自己有點牙疼.

這下好了,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即便是這個時候見到她要走,以朝陽郡主的性格,也不會高興的,她想要的,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把"覬覦"陸長生的女人趕走,而不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要永訣後患嘛.

甯清秋頭有點疼.

但是嘰嘰喳喳的丫丫就建議她一定要答應這次決斗.

還不能半途而廢,臨陣脫逃.

因為她們需要回到濟州.

而濟州和幽州隔著萬里之遙,這中間不知道多少的苦難險阻,若是不借助外力,以一個築基修士的身份修為說要橫穿兩州--

這無疑就是個笑話.

所以甯清秋要是想要回濟州,這決斗她就非去不可.

簡直是瞌睡來了送枕頭.

這話來自于丫丫,是甯清秋的口頭禪之一.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甯清秋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狗血的失憶了.

主要是如果是原主本地土著,他們修士的話,對于睡眠這個基本沒有什麼需求,人家都是沉浸在意識海里面,進行深度睡眠.

更是不可能有枕頭這些東西的用武之地.

而且她覺著,自己對于劍法上手太快,就像是以前練過的一樣.

身體本能可能留下,但是悟性還有腦海中的那種熟悉的感覺,卻不想是一個從來對于修仙一途無比陌生的人,能夠有的感覺.

所以甯清秋覺著,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唯一剩下的那個,無論多麼的讓人不可置信,那就是真相.

說曹操,曹操到.

朝陽郡主就像是背後靈一樣突然出現.

瞬移般的閃到了甯清秋的面前.

她看著她,目光灼灼.

"你怕了?"

前言不搭後語的,一般人還真的不知打她在說些什麼.

但是甯清秋清楚啊.

可謂是秒懂.

她微微一笑,笑容澄澈乾淨,帶著劍者的堅忍不拔和凌云氣度.

"怎麼會,我輩修士,何懼一戰!"

朝陽郡主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甯清秋這這女人,倒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她正色道:"修士不可畏懼挑戰,更不能出爾反爾,明明之前答應過的,若是因為內心的怯懦而想要臨陣脫逃的話,那就違背了自己的道心,這樣的話,在心魔劫來臨的時候,更是會凶險萬分."

"甯清秋,我承認你是一個不錯的女修,而且還是一個不錯的劍修,我和你同等修為的時候,卻是可以一分高下."

"陸長生他是我的."

"所以,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咱們三個月後決賽場見,不,現在不到三個月了……到時候你若是贏了,我還會額外的贈送給你一份劍譜,乃是傳承自上古劍宗,絕對不是凡品."

甯清秋眼睛一亮.

上古的劍宗?

無論是哪家,都是有著自己的獨門絕技,堪稱是每一門上古劍宗的劍法,那都是絕世劍法.

對于一個劍修來說,吸引力那是無與倫比的.

甯清秋不可免俗,她心動了.

而且,本就沒有想過要逃避.

她問:"那我需要付出什麼?"

朝陽郡主挑著唇角,一臉驕傲.

"不用,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記得自己說過的話,輸了的人,離開陸長生,再也不要出現在他的視線范圍內,凡是聽到了有關于他所在之處的消息,皆退避三舍,違者,被天道所棄."

甯清秋愕然,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惡毒的誓言.

對于修煉長生,問道無極的修士來說,最恐怖的事情,一個是心魔,另一個就是被天道放棄.

天道棄徒,此生無望大道.

她遲疑了一下,說道:"朝陽郡主,這事兒我不能答應……"

朝陽郡主眼中閃過一道凶光:"嗯?"

莫非是她小看了甯清秋?

這個女人倒是膽子不小,真的想要跟她搶人?

喜歡陸長生?

這麼說,之前那樣子都是裝的?

甯清秋連忙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陸……神醫畢竟對我有恩,萍水相逢,便是傾力救助.可以說沒有他的救治,我早就是個死人或者是個廢人了,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我感激他,卻並無非分之想."

"若是我輸了,我自然會離開,但是若是將來有機會報答陸神醫……我一定是要報恩的."

"所以,郡主的要求,恕我無法答應."

朝陽郡主深深的看她一眼道:"你不用報答他,他救你,定然是有人已經給了相等的報酬,否則的話,你就是死在他的面前,陸長生也是不會救你的."

說著,她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嘲諷.

甯清秋怔了一下.

她疑惑的看著她.

甯清秋自然是知道這里面應該是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但是一直沒有人告訴她,為什麼陸長生要救她.

朝陽郡主說:"陸長生的外號你不會不知道,號稱是見死不救,他的規矩,整個九州大地都是知道的.殺一人救一人,所以若你自己不清楚這一點,那麼必然是有人為你殺了誰或者是有人為了讓陸長生救你,給出了自己的性命…….怎麼可能是他大發慈悲?"

甯清秋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章 所謂的過河拆橋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