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八十六章 遮天傘,蘇紅衣  
   
第二百八十六章 遮天傘,蘇紅衣

這麼一炸裂,那爆炸的力量就把那股傘面的力道沖擊開來的.

朝陽郡主的鞭子,就這樣順利的收回來.

她被那股力道反沖擊了一下,倒退了兩步.

陸長生伸手攏住了她.

微微扶住了她的手臂.

不過一觸就開.

如果不是他就站在朝陽郡主的身後,而人就這樣的朝著他的方向倒了過去,沒辦法,只得接住她.

朝陽郡主蒼白的臉上,微微潤紅了臉頰.

即便是剛才失敗在了那個神秘人的手上,也沒有讓她的心情變得十分的糟糕,即便她是一個十分心高氣傲的人.

那柄墨色的油紙傘,上面微微的散發著的光暈呈現出墨黑色的色澤.

然後和那團白青色的靈氣互相抵消.

天地重新歸于寂靜.

陸長生負手在背後,端的是一派君子風度.

那妖嬈青年將傘重新立了起來.

他面上微微笑著,笑意更加真誠了幾分.

很是滿意的樣子.

"陸長生……你的實力果然很強."

名不虛傳.

不枉費他單獨跑來這一趟.

若是弱了點,沒有可以和名氣匹配的實力,他自然是會快速的了結他.

現在嘛……倒是沒有讓他失望啊.

伸出猩紅的舌尖,微微舔了舔唇.

全程圍觀這個動作的甯清秋,默默的大了個抖.

這個人,該不會是個變態吧?

反正不管是穿著打扮,還是神態言行,都非常的像.

他看過甯清秋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興味兒.

不為其他,光是甯清秋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竟然敢對著他這樣的元嬰修士耍心機,就已經值得他另眼相看了.

甯清秋保持著面癱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陸長生的熏陶,照理說,面對著高階修士,她早就應該雙腿顫顫.

然而--

她還是面無表情,順便保持著死魚眼.

呵呵噠,你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陸長生皺了皺眉,微上前一步,將甯清秋的身影遮擋在自己的背後.

自己的病人,被一個瘋子一樣的家伙盯上了,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對于此人的身份,他已經有了猜測.

畢竟是特征還是十分鮮明的.

有這等實力,做這樣的打扮,又是這麼個性子,知道他是誰還是這樣挑釁,也就只有那麼一個人.

朝陽郡主自然是不會甘心作為一個被忽略的背景板,她蹙著眉,神色冷淡,喝問道:"你到底是誰?攔著我們的路,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雖然可能是打不過他,但是氣勢上不能弱了.

輸人不能輸陣.

那人挑挑眉,有些不悅,眼眸深寒,隱隱透著血色.

以他自視甚高的性格,竟然到了這個時候還沒有被認出來,他自然是很不高興,對著朝陽,已經是起了殺心.

他修煉的,本就是殺戮之道.

任何讓他不順眼也不順心的人,都應該殺之!

天空又漸漸變得陰沉.

甯清秋有些恍然.

原來這天氣還是靠著他的心情變化在變化?

那豈不是人形的晴雨表……

這麼一想,這個人帶來的恐怖壓力就消退了很多.

就像是以前讀中學的時候,她記得自己班上的班主任,是一個非常奇葩的人.

他教育學生有著自己獨特的一套,說的話,有的時候,真的是讓人無言以對.

就像是參加演講比賽,合唱比賽,辯論賽……

等等等等各種賽事的時候,他對于學生的緊張感,只用一句話勸慰.

並且經年不改.

你要是緊張/害怕/口齒不清/心浮氣……的時候,就把所有的觀眾還有你的對手當做是大白菜,若是還不行--

那就想想他們蹲在馬桶上的樣子,嗯,便秘的那種.

甯清秋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的心情.

一言難盡.

關鍵是這班主任還是把這句話奉為金科玉律,總是不厭其煩的拿出來用.

學生們由驚奇,哭笑不得等等情緒,最後全部化作了麻木.

無他,聽多了.

所以,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減壓心理,就是吐槽.

對著一個讓你看著就緊張得四肢發顫的人,你總是要不著邊際的開開腦洞,那麼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我是誰?"

他慢條斯理的重複了一次.

看著朝陽的眼神,相當的耐人尋味.

陸長生突然說道:"殺人無算蘇紅衣,對你的遮天傘,已經是久仰大名了."

朝陽郡主,甯清秋,連帶著童童,全部都是悚然一驚.

經過這段時間的修仙世界常識普及,甯清秋對于許多的事,都有了一定的印象.

關于蘇紅衣,也是印象深刻.

即便是從未謀面.

能夠被童童和陸長生提及的,都是大人物.

在九州風云一時.

蘇紅衣,風云第六,乃是前十位風云榜上的元嬰大能里面,殺性最重的一個.

殘忍無情,殺人無算.

他不為了任何目的殺人,從來是想殺就殺,所過之處,尸橫遍野.

喜怒無常,就是個赫赫有名的瘋子.

大家都不怎麼喜歡招惹他.

即便是風云榜上的前十的其他修士,對于這個人也是敬而遠之.

眾人都是為了明天在活著,這個人,卻像是為了今天而活.

他不是資質最高的那個,也不是名氣最大的那一個,但是他無疑是最瘋狂最恐怖的那一個.

沾上了,就不要想要擺脫.

陸長生認出了眼前的人是蘇紅衣的時候,也不僅大感頭疼.

除非能夠殺了他,否則的話,那還真是跗骨之蛆一般.

不過……

在印象中,他和蘇紅衣,並沒有什麼交集?

怎麼會找上他?

甯清秋已經是徹底的傻眼了.

蘇紅衣,殺戮的代名詞,喜著紅衣,與名字同,長年帶著遮天傘,乃是赫赫有名的凶器,位列十大凶兵之一的兵器譜上的神器.

殺人無算,亦是貌美傾城.

所以……

誰能給她解釋解釋,為什麼腦補的是一個絕世大美女,有殺氣的那種,堪稱是女修的絕世楷模一樣的人,為什麼--

會是個男的啊啊啊!

她的臉,僵硬得跟拓印在了石板上一樣.

所以說,腦補是種病,得治.

蘇紅衣,蘇紅衣,眼前這個貌若好女的妖嬈男人,就是蘇紅衣!

所以說,為什麼要取一個這麼女性化的美麗的名字啊.

真是要瘋--

蘇紅衣要是知道甯清秋擅自給她安上了女神的名頭,說不定會立即爆發,方圓--

不知道多少里地,都要化為灰燼.

因為他不知道,所以還能笑著和陸長生你來我往.

"閣下可真是好眼力."(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欺負女人?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要你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