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九十六章 石葉蘭,石化的能力  
   
第二百九十六章 石葉蘭,石化的能力

桌上已經是琳琅滿目的擺了一桌的靈膳.

陸長生下頜微動,指著桌上的菜肴道:"你不是愛吃嗎?今天就敞開了吃吧."

他掏腰包,請客.

甯清秋眼中閃過一點兒懷疑.

都說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實話,她完全有理由可以懷疑他居心不良啊.

但是……

美食是不可辜負的.

于是甯清秋沒有客氣,拿起筷子,就自己一個人吃上了.

反正他們對這些並不像是她一樣的有追求.

不過,有個道理,想必是經曆過的人,都明白.

那就是看著別人吃東西吃得香,即便是自己不餓或者是已經飽了,都會有口水都流出來的感覺.

心癢癢的.

于是--

其他幾人也默默拿起了筷子.

甯清秋不怎麼在意所謂的餐桌禮儀,她吃飯的時候,還是喜歡熱鬧點兒.

"你這麼穿著……是真的打算要去參加那個什麼云小姐的招婿大會?"

她壓低了聲音小聲的問道.

以免隔牆有耳.

但是說實話,在修士的世界里,不要說是一堵牆,就是遠隔千萬里之外,都是有辦法監聽有關的信息的.

陸長生頓了頓,有些吃驚的看著她.

甯清秋……怎麼會這麼想?

朝陽郡主手里的筷子捏得咯吱咯吱的作響.

甯清秋縮了縮脖子.

小小聲的加了一句:"這麼看著我做什麼,若不是這麼想的,那你這麼打扮一身,難道是閑得無聊?"

陸長生…….差點沒被氣笑.

他這一身,怎麼了?

旁邊的蘇紅衣差點兒沒忍住又笑了.

嘿,這還真的很少能夠看到陸長生這樣的男人被噎住,無法反駁的樣子啊,真是意外的讓人身心舒爽啊.

他假裝著正經臉說道:"甯姑娘啊,你這話就有些太直接了,你要顧忌咱陸神醫的面子,這可不是當著面就能夠拆穿的事呀……"

蘇紅衣這人最是唯恐天下不亂,這個時候肯定是要插一腳,趁機作亂的.

那九拐八拐的語氣調調兒,聽得甯清秋雞皮疙瘩都起了滿身.

陸長生眉目一沉.

他輕輕一拍桌子,茶杯中的水成了一股晶瑩的小水柱,快若飛劍一般的射向了蘇紅衣的面門.

准確的說,是他的嘴巴.

既然這麼不會說話,或者是喜歡胡說八道的話,他就讓他再也開不了口.

總要讓他吃點教訓啊.

蘇紅衣不慌不忙,嘖了一聲.

撐著頭的手,慢條斯理的拿起自己的茶杯.

當然,給人的感覺是慢悠悠的,實際上他的動作十分的快.

基本上肉眼都看不見他的手移動的路線.

茶杯穩穩當當的接住了水柱.

然後那水柱重新化作了一杯茶水.

他輕輕蓋上杯子:"有話好好說,何必動手?"

"能說話的時候我自然是不會動手."

這話擺明了說,蘇紅衣是個沒辦法溝通的人.

陸長生飲下一口靈茶.

他不像是蘇紅衣,蘇紅衣嗜酒,他愛茶.

本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

而且,別看蘇紅衣一路上再怎麼不著調的表現,陸長生對于他的戒備從來都沒有放下過.

他相信,甯清秋也是一樣.

看著好相處,這個女人骨子里最是冷漠.

對著他這個救命恩人,都是防備得跟什麼似的,蘇紅衣以為跟她說得上幾句話,就是關系好了?

這個女人即便是笑意盈盈,內心也是有著另一套的思考准則的.

甯清秋倒是不知道陸長生對于自己的評價這麼"高",所以她還能心安理得的裝鴕鳥,看著蘇紅衣吃癟還能是幸災樂禍的.

假裝這一切,壓根不是自己開的頭.

但是顯然蘇紅衣是不會讓她好過的.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我一招."

蘇紅衣懶洋洋的,抬起手,輕輕拍了一下桌面.

甯清秋放在手邊的煉心劍應聲出鞘.

輕微的劍鳴聲響起.

清脆極了.

惹來不少人的關注.

本來他們一行人就非常的引人注目,即便是最近檳城風云彙聚,來了許許多多的頭角崢嶸的修士,或者是美貌的女修,但是像是這一行人,個個男俊女靚傾世之姿,還是基本上沒見過的.

倒都是些生面孔.

而且來曆神秘.

至少到現在,還沒有挖出他們的相關信息.

來時的路上的痕跡,能夠探到的,也就是在落崖山附近,這些人第一次出現,至于之前……壓根沒蛛絲馬跡.

他們完全有足夠的理由去懷疑,當時的甯清秋他們,絕對是使用空間傳送陣法或者是什麼其他的擁有相同功效的法寶或者是其他的一些途徑,直接傳送到了落崖山附近.

然後第一站,便是檳城.

如今這邊快要打起來了,其他的人本就關注這邊,這個時候肯定是不能當睜眼瞎的.

不少修士當即便是神情一振.

說實話,觀察半天什麼都沒有看出來,倒是現在,只要他們交了手,那麼很多事情,便是一目了然.

至少實力方面,那是能夠有個大概的估算了.

馬小六戰戰兢兢的站在一盆石葉蘭之後.

這石葉蘭是幽州一種有名的觀賞類植物.

里面提取的汁液,可以用作一種石化丹或者是符箓的刻制,一旦被使用在修士的身上,實力不濟者便會被石化.

包括身體內部,都將會成為石頭一樣的東西.

但是光是觀賞的話,卻是十分的美好.

枝葉青翠,上面有著淺淺的幽藍色的蘭花.

美麗極了,星星點點,就像是滿天星似的.

還有著淺淺的誘人的香氣.

所以客棧里面擺了一些.

馬小六就縮在那里.

卻是沒有注意到,石葉蘭有一根莖已然是破裂了一道口子裂縫,有著幽藍色的汁液緩緩地滲出.

馬小六絲毫沒有注意到.

汁液從他的手指處的皮膚,滲入進去.

漸漸地,他的唇色變得灰白.

然而,自己並沒有注意到.

煉心劍應聲出鞘,劍柄直接就對准了陸長生.

雪亮的劍身,照亮了他的一雙狹長的黑眸.

有著少有的冷冽.

陸長生拿著一根筷子,輕輕敲擊在劍柄上,煉心劍直直的插了回去.

比起來時的速度更加的快了一倍.

他的聲音很冷:"蘇……你不是不知道她現在正在領悟劍意的關口處,你怎麼能用自己的意境驅使煉心劍?你知不知道這樣會打破這股本身醞釀的劍道意境?!"(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下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劍意種類,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