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非殺不可,郎心似鐵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非殺不可,郎心似鐵

千毒手兀殺,也因為這樣的怪癖,被九州大地的女修,都視為洪水猛獸.

他本來是個愛美人兒的,即便是個愛美人的變態,那也不喜歡美人都怕他.

這樣一來,他的心態無疑是更加的偏激.

于是手段越發的凶殘狠毒.

越是天資絕倫貌美無雙的女修,越是兀殺一定要毀滅的對象.

而就憑著天下皆知的這一點,陸長生就能夠斷定,兀殺若是來了這檳城,定然會去城主府.

說不定就藏在那些想要對著美人一親芳澤的修士中.

他的易容術,本就是天下無雙.

他的人皮面具,不單單只是改變容貌,連帶著身高體型包括說話的聲音還有你的骨骼筋脈,靈氣屬性還有身周的氣味氣息,全部都是煥然一新.

所以,殺他,殺不了.

因為兀殺很會藏,他躲在人群里,偷偷地看著你,你卻找不到他.

第二個,就是他的移形換影燈,即便是找到了,瞬間就能失去蹤影.

所以兀殺的實力也許不是數一數二的,但是他的存活能力,卻是一等一的厲害.

陸長生自從是知道了兀殺可能也在的消息,身周的氣場就變得極冷.

他們說話的時候,也就是發現了馬小六的異常之後,發現了石葉蘭汁液的時機,已經是設下防護罩.

里面的一切,外面的人無從知曉.

其他的修士眼中,這窗口一桌,竟然是只過了一招,便是安安靜靜的平平淡淡的吃飯,竟然再沒有什麼動靜.

等著看戲的人失望了.

但是也知道,他們不是善茬,不好惹.

幾人用過膳食之後,便是各自回房.

拐角處,甯清秋正要回屋,到底是沒忍住心中的好奇.

她問陸長生:"那個千毒手兀殺,和你有什麼關系?為什麼我覺得……"

陸長生眉目清冷,氣質高華,看起來就像是個翩翩濁世佳公子,就是稍微偏冷了一點,沒有那麼溫和有書卷氣.

想到溫和和書卷氣,不知道怎麼的,她的頭微疼.

甯清秋秀眉微蹙.

倒是格外的惹人憐惜一分.

風姿楚楚,眉不點而黛,唇不染而朱,宛若杏花枝頭鬧,盡態極妍.

遠遠的,有個人投過來一道視線,不過是一閃即逝.

甯清秋望過去.

只見到客棧的門口,一道灰色長袍的身影剛好踏出門口.

她沒有多看,便是收回了視線.

陸長生像是沒注意到她的動靜.

他看了她一眼,清清淡淡:"你是想說我不是這麼多管閑事的人對吧?"

甯清秋沒說話,就是默認了.

陸長生並不生氣,他確實不是一個喜歡管閑事的人.

管他是什麼作惡多端的大魔頭還是虛偽狡詐的偽君子,對他來說,都不重要.

他沒有仗義俠氣,不是那種手持三尺劍,橫掃天下不平事的正義修士.

也沒有普渡眾生的悲憫之心.

更不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舍生取義為眾生計的佛徒.

他就是陸長生.

見死不救,殺人名醫.

他對付兀殺,不為其他,只為證道!

陸長生要殺了這個系出同門的"師兄",證明他不過是雕蟲小技旁門左道,他才是真正大道之途,醫修中的第一人!

自古醫毒不分家,千毒手兀殺,和他天生便是對手.

"千毒手兀殺,殺之,證道!"

言簡意賅.

卻是讓人從腳底一直寒涼到了心里.

甯清秋一時間被他的話中殺氣所震.

她訥訥問道:"只要是能夠證道,其他的什麼都是無所謂的是吧?"

這是她來了九州云荒之後,聽到的最核心的論調.

對于修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道.

為了道,為了長生,為了成仙,他們可以弑父殺兄,可以背叛宗門,可以拋棄所有的人性,一切罪惡血腥肮髒之事,他們都可以毫不猶豫的去做.

這樣的道,是真正的修仙之道嗎?

或者說,這真的是正確的道嗎?

甯清秋迷惑了.

到底是因為她還殘留著軟弱天真的本性,還是說……這個世界錯了?

陸長生對她說道:"甯清秋,你若是想要證道無極,那麼,就不要有太多的仁慈.這個世界,你不殺人,人必殺你.就像是朝陽郡主,這次的決斗,你若是不全力以赴,那麼若是死了,也不要怨天尤人,因為她,本就是絕不會手下留情的."

說得再狠,也藏著關心.

這是警告.

也是提醒.

他不希望,自己親手救下來的這個人,有一天,會這樣死在她的善良里.

作為修士,她還不夠狠,也太容易輕信人.

甯清秋問他:"非殺不可?"

是問殺千毒手,也是問……朝陽郡主.

朝陽郡主願意把自己的實力修為和她封印道同等的地步,相當于自縛手腳,到時候必然是捉襟見肘.

畢竟她才是真正的混跡在築基期的修士,對于自己實力每一絲每一毫都能夠精確的使用,猶如臂使.

而朝陽郡主,到時候定然是不熟悉自己體內那股比起元嬰來弱小了無數倍的力量,她的使用方法不一定比得上她.

畢竟不熟練.

要殺朝陽,不是沒有機會.

甯清秋越過他的肩膀,可以看到朝陽郡主死死盯著這邊的眼.

那里面有火光閃耀,最終卻只是化作一團瑩瑩淚光.

她的手指摳進了門窗欄上.

陸長生像是沒有注意到身後那灼熱的視線,或者是說,他本就是故意.

他點頭道,聲音鏗然,絕情:"非殺不可."

斬釘截鐵,切金斷玉.

甯清秋倒吸了一口涼氣.

絕情如斯.

當真是郎心似鐵,宛若磐石.

好狠的心腸.

和那副清冷面貌,全然不同.

甯清秋背脊生寒.

朝陽郡主像是再也承受不起.

她轉身進屋,拂袖一甩.

門轟然闔上.

徒留門框上深深的五個指印.

甯清秋最後只輕輕的說了一句:"陸長生,你沒有心."

便也進屋,帶上了門.

蘇紅衣不知道什麼時候閃了出來,嘖嘖兩聲.

"哎,大名鼎鼎的陸長生,也會有被人誤解至此的時候,當真是……大快人心啊!"

他撫掌而笑.

陸長生半側著臉,對著客棧門口處凝視.

他沒有理會蘇紅衣.

轉身便走了.

蘇紅衣撇撇嘴,閃身到了外間的一顆通天大樹之上.坐在樹枝上,翹著腿,嘴里慢悠悠的哼著曲兒.

飲下一口酒.

"開不起玩笑的家伙,實在是無趣啊無趣……"(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九十八章 千毒手,兀殺     下篇:第三百章 好戲開場,招婿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