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章 好戲開場,招婿大會  
   
第三百章 好戲開場,招婿大會

今日的檳城,格外的熱鬧.

八方來客,四海云集.

云家,乃是檳城第一大家.

云家現任家主,也便是檳城受眾多修士敬畏愛戴的檳城城主.

當年若不是這位云家最年輕的天才弟子,准下任接班人,檳城有沒有今天還說不一定呢.

他是近百年來,檳城最出色的城主,也是云家最出色的的家主.

帶領著檳城和云家一起,走上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並且還是一位元嬰期的大高手.

這樣的主兒,今天要嫁女兒,這樣的盛事,自然是引來了無數關注的目光.

不過有善有惡,有純粹看熱鬧的,還有處心積慮謀劃著一些陰謀的人.

城主府已經是張燈結彩.

沖著重要的人物都到齊了,云城主有個想法,那就是擇婿之後,立即讓他和云霏成為道侶.

沒人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著急.

大家便是猜想,大概是云城主想要喜上加喜,就把好事兒一起辦了.

正好來客極多,不乏尊貴之人.

大概正好省了之後的請客程序.

畢竟到時候,許多敗北之人,大概是不會選擇來參加云霏的道侶大典的.

所以大家還算是理解.

甯清秋他們一行人,自然是也來了這邊.

即便是置身于人群中,他們也是極為打眼的.

而且,檳城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就憑修士的消息傳播速度,他們也就是剛剛踏進檳城的時候,各種各樣的消息就同步跟著被轉移了出去.

現在都有人忙著打探他們的祖宗十八代來著.

不過甯清秋想,她自己應該是最難被查到的一個.

廢話,就連她自個兒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誰,家住在哪兒,誰家的女兒,哪個宗門的弟子,這些所有的事,她都是一無所知.

若是有哪個"好心人"查了出來,說不得甯清秋也要去看上一看,還要謝謝人家幫忙查呢.

陸長生今日不知道是為了低調還是如何,穿了一身玄色的衣袍,渾身上下除了一塊羊脂玉白的玲瓏玉牌掛在腰帶上,就沒有任何的墜物和點綴.

說實話,若不是那張臉實在是修眉鳳目俊逸絕倫,分分鍾就被人當作路人甲炮灰一個.

俗話說得好,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但是有時候也可以是反其道而行之.

那就是你擁有一張盛世美顏的時候.

蘇紅衣倒是不慍不火,穿了一件海水藍團花織錦袍,領口一圈精致的繡紋,玉簪束發,兩縷黑發垂落肩頭,少了妖嬈,多了溫文.

朝陽郡主,雷打不動的一襲火紅的長裙,烈烈齊輝.

這模樣,出現在城主府確定不是去搶今天那位需要招婿的大小姐的風頭的?

甯清秋則是想著,人家大喜之日,她還是素淨一點好.

打扮花枝招展的搶風頭,那不是拉仇恨嗎?

比如說現代的那個人結婚,你一個參加婚宴的賓客,穿的比起新娘子還要打眼還要漂亮,那完全不是去祝賀人的,而是去砸場子的……

她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紗裙.

從肩頭圍繞過腰間,最後垂下身側的,是淺綠色的流蘇.

清冷如月的氣質,瞬間被繞上了一點兒草長鶯飛,綠草茵茵如蓋的山間草木清靈之氣.

就是看起來有人氣一點兒.

至于說童童--

小家伙對這些沒有興趣,被留在客棧里了.

他的身份,畢竟不是人類修士,而在檳城,真正的大能修士,此次並不在少數.

這招婿大會,也許還只會來云城主交好或者是荒古琴宗的元嬰修士,外帶上某些帶著自己的後輩或者是弟子來想要爭取云霏作為自家的媳婦的大能修士,就沒有多少大修士來湊熱鬧了.

然而……

別忘了,這檳城,還有兩件大事.

交流隊伍參賽名額的角逐,還有就是靈石秘境.

兩件都是一等一的可以攪動幽州風云的大事.

來了多少的元嬰,陸長生和蘇紅衣心里都沒有一個准確的數量.

這麼多的人,想要完全的隱藏童童的身份,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到時候,定然會有不少的麻煩.

于是--

童童還是很好打發,甯清秋忽悠了他兩句,說是給他買凡人小孩兒很喜歡吃的糖葫蘆還有小陶人,他就樂顛顛的笑開了花,對于自己不能跟著少爺還有最喜歡的甯姐姐一起出去的事兒,就拋之腦後了.

還真是很好哄.

檳城的城主府,比起百花城的城主府倒是有些不同.

百花城的城主府偏向是威嚴赫重,肅殺冷冽,帶著一股莊重的氣勢.

而檳城城主府,倒像是江南煙雨亭台樓閣.

在幽州的這片被外界修士看來是莽荒大地的地方,當真是人間仙境一般的存在.

氣勢幽州的風景當真是不錯.

不過是邪魔二道的修士多了點兒,連帶著這邊大量的正道修士,都被幽州之外的修士看作是另一道的人,與自己道不同,不相為謀.

其實哪里有那麼誇張,甯清秋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失去了記憶,或者說她到過的地方太少,至少一路上的幽州見聞,讓她覺著,很多傳言,不過就是以訛傳訛而已.

最開始的時候,對于自己來自外界大州,還是本就是幽州的本土人士,她還是非常的好奇的.

後來聽丫丫說,她來自于濟州.

濟州,青云宗.

她牢牢地,記住了這五個字.

只不過是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過.

她要回去.

找找遺落的那些記憶.

甯清秋很懷疑,這就是她自己遺落的記憶,而不是屬于她原以為的原主的記憶.

若是後者,她就沒有必要這麼追尋下去.

反正不屬于她,那就沒有意義.

她甯清秋完全可以過一種嶄新的生活.

後來知道真相就不同了.

她沒忘,自己的身上還背著一條人命.

不查清楚,怎麼能夠心安理得的活著?

沒有任何的付出,是理所當然的.

甯清秋耳朵豎著,聽著周圍的人討論,時不時的就能抓到一點有用的信息.

蘇紅衣眼睛突然一亮.

輕聲道:"月神宮的人……很好,我的醉仙釀,有著落了."

他最近喝著客棧的所謂的最好的醉泉靈酒,但是完全沒有感覺,嘴巴最近都快淡得沒味覺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非殺不可,郎心似鐵     下篇:第三百零一章 隱秘,陰陽和合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