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零七章 丑陋至極的臉  
   
第三百零七章 丑陋至極的臉

6長生並不在乎對面的人,心情到底是怎麼樣的複雜與激動,對他而言,只要是明白一點就可以了.

對面的,是敵人.

"兀殺,你束手就擒,還來得及,受死吧."

兀殺冷冷一笑,這下也不再遮掩了.

他抬手一拂,揭開了人皮面具.

露出來的那張臉,不再是之前那張年輕英俊的臉,而是一張讓人望而生畏的丑陋至極的臉.

要說五官,那是平平無奇,倒是也不至于丑陋不堪入目,但是他的臉上,從左邊額頭一直拉伸到了右邊唇角,延伸到了耳朵下端的部位,有一道猙獰的傷疤.

它大概有三指寬的寬度,基本上蓋住了一半的臉.

一眼看去,那張臉上最顯眼的便是這道傷疤.

血肉外翻,甚至還能夠看出不斷溢出的血絲.

帶著一點點兒慘綠色的毒液.

一張人臉,當即便是比起世上最丑陋的惡鬼都還要讓人退避三舍.

簡直是出了人類想象極限的難看.

甯清秋當即便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聲音,在這個場合顯然是極為引人注目的.

兀殺一雙眼帶著無盡殺意的望了過來.

他的臉,本就是他的禁忌.

只從受了傷,他便是再也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見過他的臉的人,都要死.

如今甯清秋這態度,擺明了就是踩到了他的痛處.

兀殺陰狠狠的看了過來.

目光殺氣有如實質.

6長生微微踏前一步.

"說吧,你想要怎麼死?若是干脆點不掙紮不做無用功,我倒是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個全尸."

兀殺當即便被轉移了注意力.

他面色鐵青.

"6長生,別裝模作樣了,你不過就是個卑鄙小人,裝什麼雅量大度?"

他伸手撫上自己的傷疤,帶著刻骨的恨意.

"我的臉,要不是因為你,也不可能就像是這個樣子,讓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這樣的深仇大恨,你說,我怎麼不銘記在心,要找你報答?"

"想讓我死,倒是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兀殺說著便是蹂身而上.

他不得不搏.

6長生不會放過他.

他們既然已經當面鑼對面鼓的遇上了.

那麼必然是不可能握手言和的.

只能打.

他摘下人皮面具也不過就是因為對面的人是6長生.

他用自己最真實的樣子面對著最恨的人.

這樣的話,才能激勵自己,只許勝,不許敗.

輸了,就是死.

至于剛才那個嘲笑他的女人,解決了6長生之後,想讓她什麼時候死,她便是什麼時候死.

那不過就是反手之力而已.

輕而易舉.

孰輕孰重,他自然是分得清楚.

說到這里,還是要為甯清秋辯駁一下.

她剛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畢竟她可不是那麼以貌取人的人.

以前就是個五講四美的好學生,怎麼可能乍一穿越,就變成了一個膚淺的人?

完全是因為沒有心理准備的前提之下,驟然看到那麼傷眼睛的畫面,她不過是做了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反應而已.

還真不是對于兀殺有什麼特別的鄙視之類的情緒.

只不過是因為蘇紅衣還有朝陽郡主他們,早就對于兀殺這張臉的由來知之甚詳了.

這就是6長生造成的.

他倒不是因為其他的原因非要給兀殺毀容.

這完全就是個意外.

他的金針,鋒銳無雙.

並且留下的傷痕,除非是他本人出手,不然的話,即便是全天下的靈丹妙藥,都是沒有用的.

這道傷疤,注定了要跟著兀殺一輩子.

直到他死.

兀殺對于這一點尤其不能忍.

他本就是一個愛重臉面的人,畢竟很多的女修還是極為看重伴侶的容貌的.

他變成這樣,更是被其他的女子唾棄.

他卻忘了,本就是因為他的對于女修的惡毒行徑,才被九州修士共同抵制,又和他的臉有多大的關系?

只能說,相由心生了吧.

但是,即便是事實如此,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這樣的丑惡,兀殺怎麼忍受?

最關鍵的是,給他留下這樣的恥辱的痕跡的,還是6長生.

他最恨的那個人.

當初一同進入遺跡.

6長生便是天之驕子,得到遺跡主人的認同,成為上古醫宗的隔代傳人.

而他,得到的,不過就是一本醫經.

那個時候,仇恨的種子就醫經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得不到救贖,那就必然要拖著所有的人,一起下地獄.

兀殺將好好地一本救人的醫經拿來反練,成了赫赫有名的千毒手.

在世間興風作浪,為非作歹,人神共棄.

6長生,為了師門之聲名,必然是要清理門戶的.

兩個元嬰大修士,一旦交手,那便是風雷交加.

比起之前的所有的比賽來說,都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蘇紅衣樂得在一邊看好戲.

他慢悠悠的喊道:"6長生,你動作可要快點兒,外邊的那些元嬰修士正在合力的打破屏障,你要是不想要泄露身份,還是快點把那個丑鬼解決了."

他話音一落,便聽到了兀殺的怒吼聲.

甯清秋歎口氣.

俗話說得好,打人不打臉,這又是何必?

那個兀殺,本是一道傷疤還好好的,剛才聽蘇紅衣說了,這人是自己不死心,覺著憑借自己的能力,即便是不及6長生,也不可能對于他的留下的一道傷疤都是束手無策.

所以自己在臉上鼓搗,想要治好自己的傷.

可惜了,千毒手制造出來的,也只是毒藥.

那綠油油的顏色,就是他自己塗抹的藥膏.

甯清秋......無話可說.

男人嘛,還是第一個看到這麼注重自己的臉,並且還在不斷地作死的人.

6長生的聲音在他們身邊響起:"一時半會兒,他們是打不開這個屏障的,你們見機行事,若是有破損的痕跡,蘇紅衣你就出手."

蘇紅衣眉一揚起:"呵,這沒好處的事兒,我可不干."

他可不是聽6長生話的乖寶寶.

雷楊本就是一臉懵逼,現在更是嚇得渾身一抖,臉色都變了.

蘇紅衣?

不會是--

他知道的那個蘇紅衣吧?

天要亡我!(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零六章 千鈞一發     下篇:第三百零八章 場內場外,暗流洶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