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零八章 場內場外,暗流洶湧  
   
第三百零八章 場內場外,暗流洶湧

世人都知道,陸長生是殺人名醫,但是他自己很少動手殺人.

都是需要救人的時候,提出條件讓人家去殺.

號稱是借刀殺人的真正的典范.

但是他冷漠無情是真的,但是殺人如麻,卻是遠遠稱不上.

而蘇紅衣,正是那個殺人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的人.

風云前十里面,殺人最瘋狂的瘋子.

狂魔一樣的人物.

說出遮天傘的名號來,那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修士,也要不由自主的跟著打個寒顫.

對了,遮天傘呢?

雷楊眼光在他的身上轉了一圈.

背後確實是裹著一個長條狀的武器.

他眼皮跳了跳.

剛才......還以為是刀槍劍之類的,沒想到......

他這到底是遇上了一堆什麼樣的人啊--

蘇紅衣冷冷的睥睨他一眼,雷楊趕緊的收回了目光.

"喂,小子,待會兒你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吧?嗯?"

話音悅耳,卻是滿滿的威脅.

甯清秋深深覺著,他果然是很有大魔王的潛質啊.

雷楊自然是只能點點頭答應下來.

動作要是慢點,說不定蘇紅衣就把他給解決了.

不過--

不是說蘇紅衣人如其名,一身紅衣就是他的標志,基本上沒有第二種顏色的衣服嗎?怎麼......

這話,其實倒是有些以訛傳訛了.

蘇紅衣又不是什麼偏執狂,怎麼可能只穿一種顏色的衣服?

有偏好是正常的,但是絕對沒有這麼極端.

要說問問他為什麼喜歡紅衣,其實理由非常的簡單.

那就是......

他殺人之時,血流成河,自然是紅色的衣服,最不容易被弄髒.

簡單的理由,透著血腥和殘忍.

甯清秋當時問過一次之後,再也沒有問過第二次.

陸長生這個時候在戰斗之中,也是衣袂飄飄,宛若神仙中人.

襯托得他的對手,更是--

兀殺的臉越發的扭曲.

陸長生抽空說道:"你別忘了,我們來這里,還有別的事要做,所以......身份不能泄露,最多一刻鍾,我就能解決他,你就在下面維護屏障."

兀殺差點沒有被這赤裸裸的蔑視,給逼出一口血來.

他的千毒萬蛛手,透著滾滾的黑氣,里面還有著深綠色的毒液.

普通修士碰觸,便是魂消骨融的下場.

但是在醫道聖手的陸長生面前,倒是有點班門弄斧,在關公面前耍大刀的滑稽可笑了.

陸長生是兀殺的克星.

他的一切手段,面對著這個讓他羨慕嫉妒恨的男人的時候,都是要大打一個折扣.

更別說,兀殺本就是打不過陸長生的.

蘇紅衣撇撇嘴,嘀咕了一句.

"好吧,能者多勞.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你的請求吧......"

甯清秋:......

呵呵,還真是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見著雷楊的臉都有點難以言喻了,她還是遞上了一顆療傷丹藥.

嗯,就是她都快當做是糖豆吃的,天香玉露丸.

"天香玉露丸!"

雷楊沒有掩蓋自己的驚訝,直接喊出了這珠圓玉潤的丹藥的名字.

這下子,對于他們身份更是沒了懷疑.

天香玉露丸,那可是陸長生的招牌丹藥之一.

乃是他的少年時候的成名作.

流傳在外的數量,極其的稀少.

若是沒有看錯,這個清麗少女手上拿著至少滿滿一瓶.

因為這顆丹藥就是瓶內倒出來的.

雷楊心緒有點複雜.

甯清秋示意他:"我看你剛才受了內傷,吃上這麼一粒,就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了."

雷楊這個時候差點沒有感動得痛哭流涕.

要知道,在蘇紅衣的面前,還能遇到這樣的善意,當真是要讓人喜極而泣,深深覺著自己三生有幸.

他接過丹藥,沒有一點兒猶豫的服下.

"多謝."

丹藥入口即化,滿口生津.

靈氣充盈肺腑.

雷楊暗道,還好沒有懷疑,她果真是真心實意想要幫他.

他若是有所猶豫,必然是會引起隔閡.

雷楊也不是傻子,他這麼做的唯一原因,就在于,在場的兩男兩女外加一個童子,他唯一能夠看透的,也就是築基期的甯清秋.

即便看著她,雷楊也有些不敢確定.

到底他看到的,是真實,還是別人展現給他看的某一部分.

就像是剛才,那個所謂的青州修士,本以為是一個愛偷襲的卑鄙小人,沒想到......

竟然是兀殺.

千毒手.

赫赫有名的邪道元嬰.

這樣的人物,竟然還在他一個築基期的修士背後偷襲--

當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該說不愧是千毒手嘛,連元嬰修士的臉面都是棄如敝履.

兩個元嬰修士在空中激戰.

場內飛沙走石,雷霆乍響.

龍卷風依然是包圍擂台咆哮.

外界的一切,他們都是看不到的.

雷楊有些擔心自家的師父.

可千萬不要一時沖動,為了救他,惹上了這兩個大煞星啊.

這個時候他出去提個醒,還來不來得及?

甯清秋他們觀戰,自然是感覺時光飛快.

那像是外面的修士,早就已經是被這突然而生的變故,搞得是一頭霧水.

完全的傻眼了.

包括云城主在內的所有的大修士,都是滿臉問號.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此巨大的聲勢,定然是有元嬰修士出手了.

還不是普通的元嬰,是那種以一敵十的高階元嬰修士.

如此大能,怎麼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

不是說元嬰修士不應該來觀戰,而是......

你看可以,何必親自動手?

這不是--

太掉份兒了?

雷鳴谷主比起其他的人來說,都要更加的心急如焚.

你們還好,可以慢悠悠的,討論出好幾個計劃出來.

但是,等到你們的計劃出來,我家兒子都快死上好幾次了,那怎麼行!

他是第一個出手的.

云城主緊隨其後.

開玩笑,這里可是檳城城主府啊,他的地盤,而且還是他為了自己女兒招婿搭出來的擂台上,他要是不出手在這里看著......

那簡直是把自己的臉皮撕下來再往上踩了好幾腳啊.

然後更是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這時候,不論具體情況是什麼,他都是要出手的.

若是力挽狂瀾最好,若是不能,稍後從長計議也不是不行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零七章 丑陋至極的臉     下篇:第三百零九章 我說......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