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二十九章 陰陽大道?我只要我的劍道!  
   
第三百二十九章 陰陽大道?我只要我的劍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

甯清秋的身體僵住了.

等等,不是她裝作聽不懂,而是真的不敢相信啊.

赤烈這話,難道是說--

要和她雙修?

咳咳咳咳......

甯清秋當即便是倒退了幾步.

說實話,她現在也不是當初對于云荒九州修仙世界一無所知的菜鳥了.

她知道,特別是關于雙修之道這一方面,有關的傳承,必須是要兩個人,也就是一對男女進行開啟的.

人家的功法,本來就是兩個人修煉的,你一個人怎麼去得到傳承?

就像是剛才開門的時候一樣.

等等--

話說,她之前為什麼都沒有仔細的想想清楚?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什麼樣的宗門最喜歡在開門的時候設置這種需要一男一女兩個修士,還是修為相仿的修士灌注靈氣才能開門的設定?

無他,只有那些雙修盛行的宗門啊.

是她,太傻,太天真了.

當了二十幾年的單身汪.

這個時候,要她為了一個傳承獻身?

那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想都不要想!

煉心劍瞬間出鞘.

甯清秋冷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告訴你,不可能."

赤烈面色一僵.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遭遇到這麼直白的,毫不留情的拒絕.

說實話,他簡直是有些不敢相信.

想他赤烈,要才有才要貌有貌.

這麼多年來,一直是廣受女修歡迎.

特別是宗門內的爐鼎,對于他都是喜歡的.

要知道,他一身火氣極旺盛,所以需要爐鼎中和功法帶來的副作用的時候也多.

對于女人,他自認為很有一套.

這時候,若不是沒有多余的人選......

他也不會找上甯清秋.

畢竟是連根底都沒有摸清楚.

雙修之事,必須慎重.

不然的話,誰要是在半途出幺蛾子,那就必然會連帶著另一個人倒了大黴.

可是赤烈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都這麼主動邀請,甯清秋面對著陰陽和合宗的傳承,竟然還會這麼不留情面的強硬的拒絕他.

這到底是......

該有多麼的看不起他啊!

赤烈面色驟然漲紅.

幾乎快要惱羞成怒.

但是很快的,他就想起了這里是什麼地方.

這里是靈石秘境啊.

除了甯清秋,他這個時候也沒有第二個人選了.

這麼大好的事情,她竟然還要推三阻四.

赤烈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理解.

要知道,陰陽大道這樣的大道,可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接觸的.

甯清秋她,到底知不知道這樣的機會多麼的寶貴,要是別的人,就是豁出性命來,也是恨不得把這樣的傳承立即拿到手......

他沉沉的出了口氣.

語重心長,苦口婆心.

"甯姑娘,這機會可遇而不可求,我們這個時候達成合作關系,承接了這陰陽和合宗的大道,各取所需,往後出去之後該當如何,我絕對不會阻攔姑娘,我們只要在大境界的時候需要突破的時候就......"

"住口!"

甯清秋大喝一聲.

簡直是--

這個男人,簡直是無恥到令人發指啊.

雖然,這樣的行為,在修士的世界里面可能很常見.

比如說各過各的,遇到需要突破的時候,就借助對方進行順利的突破,聽起來好像是方便省事兒.

但是!

甯清秋接受不了.

她前面所受的教育,還有她自己的對于愛情的觀念,都讓她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行為.

有的人,可以毫無顧忌的約炮,每天醒來,都可以面對自己身邊的是一個不同的人.

但是有的人,傳統保守,沒有感情的性行為,無法接受.

甯清秋,是後者.

即便是這樣可以快速的讓功力大進,即便是她對于變強也是無比的渴望.

但是這樣的方式,她不接受.

做不到.

赤烈面色難看極了.

"你到底是對我有什麼不滿意?"

甯清秋很想告訴他.

我對你,哪個地方都不滿意.

你問出這句話,更是讓我不舒服.

但是她只是心平氣和的說道:"赤烈,你還是另請高明吧,我不想要陰陽和合宗的傳承."

赤烈看著她的眼神,幾乎和看一個智障白癡沒什麼兩樣.

他幾乎是誇張的掏了掏耳朵.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甯清秋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境甚至是沒有半點兒波動.

"陰陽大道是很了不起,但是......我有我的劍道,就夠了."

劍道之心,前所未有的堅定.

純粹,赤誠.

不說別的,單說是人家劍道不亂搞男女關系這一點,甯清秋就無比贊同.

什麼陰陽大道,讓它見鬼去吧!

反正她,敬謝不敏.

赤烈面色就像是個打翻了的調色盤一樣,青青紅紅黑黑白白的別提多麼的精彩了.

他訥訥無言.

看著她,張大了嘴巴,到底是半天連一個字都沒有憋出來.

竟然......還能這樣?

竟然......還有這樣的人?

是他瘋了,還是她瘋了?

......

陸長生看著面前就像是兩個喪家之犬的鵪鶉一樣待在一起瑟瑟發抖的人,面色難看.

冰冷冷的掃了一眼蘇紅衣.

對方的臉色,也是很精彩.

"這就是你說的馬上就能找到人?"

蘇紅衣面色好不到哪里去.

他怎麼知道,明明是附近一大片區域里面,搜索到的甯清秋的氣息最濃郁的地方,怎麼就--

沒有那個女人的蹤影,反而是逮到了兩個受傷不輕的築基修士?

這兩個人,赫然就是之前和赤烈還有另清秋對戰一場,臨走扔了一把雷震子的兩個修士.

本來以為算是勝利了.

畢竟那樣的爆炸之下,那兩個人必定是凶多吉少,他們的秘密就不會被泄露出去.

本來是找個地方好好療傷的,誰想到就碰到了三個煞星.

欲哭無淚.

簡直是流年不利.

蘇紅衣冷聲道:"說,她人在哪兒?之前跟她起了沖突的,就是你們吧?"

沒道理啊,他的測算,怎麼會出這麼大的紕漏?

其實這也怪不了蘇紅衣.

甯清秋這個時候跟著赤烈進了陰陽和合宗的傳承之地,自然是處于一個絕對的封閉地帶.

蘇紅衣雖然厲害,但是到底是突破不了陰陽和合宗傳承之地的禁閉之法.

所以,最後找到的是這兩個倒黴鬼,也是不足為奇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歡喜禪,那不是雕塑     下篇:第三百三十章 陸家,鎮妖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