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三十二章 這姑娘,練劍練傻了吧?  
   
第三百三十二章 這姑娘,練劍練傻了吧?

兩個築基修士,已經是徹底傻眼了.

剛剛沒聽錯的話,那個女人,叫那個一開始就要殺他們的男修叫做--

蘇紅衣?

難道是只是同音不同字?

但是想想他能夠和陸長生同行,說話還是這麼不留余地......

想想之前抵在他們喉嚨口長得像是一把傘的武器......

兩個人面色一片死白死白的.

這個蘇紅衣,就是那個蘇紅衣沒差啊.

那武器,不是像一把傘,而是就是一把傘啊.

傳說中的遮天傘.

真是長見識了啊.

雖然他們一點兒也不想.

這個殺星面前,他們真的還能有命在?

那可是元嬰修士聽到名字都要抖一抖的恐怖分子啊.

陸長生沒有在意他們一臉的生無可戀.

"說吧,這消息,是從哪里聽來的?"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在造謠!

必然要把這個搞事情的人拖出來,挫骨揚灰!

陸家尊嚴,不容踐踏.

犯者,雖遠必誅!

兩個修士半點兒沒有敢耽擱,老老實實的交代.

"是云霏和雷揚."

"就是檳城云城主的女兒和她前幾日才結的道侶那里聽到的."

"我們真的是,什麼都不知情啊."

兩個人七嘴八舌的說了一堆,就是拼命的證明自己的無辜.

主要是當時偷聽那兩個人的談話,他們說得信誓旦旦,他們也就是信以為真了.

反正到時候跟著去那邊走一遭,也是沒什麼損失.

陸家的鎮妖樓是不好進,那可是陸家的重地.

但是要說起來,卻也是最好進的地方.

因為陸家每三十年有一次屠妖會.

這個屠妖會就在鎮妖樓舉辦.

鎮妖樓說是一棟樓,其實是一件樓狀法器,里面不知道鎮壓多少妖族.

他們相當于每三十年就要清理一次鎮妖樓.

殺掉一些小妖,個別的不安分的大妖,順便查漏補缺一下,看看是不是哪里有什麼漏洞之類的.

而這個屠妖會,就是基于這樣的要求舉辦的.

到了開啟的時候,陸家會廣邀九州修士,進入鎮妖樓,進行登樓比賽.

里面的空間無邊無際,妖族凶猛,而修士就在里面屠戮殺妖,一個是清理鎮妖樓,一個就是為了不讓九州修士忘了曾經和妖族的仇恨.

至少對于妖族的習性更了解一點.

這件事,在九州那是廣受好評.

都說陸家的大公無私.

而且,對于殺妖較多的修士,還會被陸家拿出來的一些獎品獎賞.

並且得到其他的修士的贊揚.

反正,就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們想要去鎮妖樓完全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葉凌霄那個性質就是完全不一樣的.

鎮妖樓下,那才是真正的重地,里面關押的全部都是蓋世凶妖,最底層的那一個,就是陸家現任最強者,都不敢下去面對.

是先輩鎮壓的大妖.

只知道極為危險.

所以禁制重重.

陸長生不相信,在得到自己的傳承之前,在劍道還沒有大成的時候,葉凌霄就可以在他陸家眾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鎮妖樓之下,獲得傳承.

再說了,他陸家鎮妖樓下面會有什麼關于劍道的傳承?

他怎麼都沒聽說過?

而且,家中典籍都並沒有記載.

"云霏?雷揚?"

他沉著眸子,知道這次的靈石秘境又多了兩個目標.

這件事,他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說不得,最近的一次屠妖大會,他也是要回去一趟豐饒平原了.

"他們還說了什麼?"

蘇紅衣問道.

他總覺著這次的事,不是那麼簡單.

云城主急急忙忙的給自己的女兒招婿,還可以說是女大不中留,恨嫁了.

但是也不至于這麼著急,就在這次的靈石秘境開啟的時候招婿,而且立馬舉辦的道侶大典.

這里面,肯定是有事.

而且,跟陸長生他們家的鎮妖樓和所謂的葉凌霄的傳承沒有絲毫的關系.

那兩個修士搖頭道:"我們也不清楚,當時潛伏過去,就聽到後半截,這是雷楊說給云霏聽的,貌似是為了感謝他們之前的一個什麼機緣還是隱秘......更多的,我們就不清楚了."

蘇紅衣點點頭:"很好,確定沒有什麼該說的沒說的?"

兩個人齊齊點頭:"都說了都說了."

他們哪里敢有什麼隱瞞啊.

蘇紅衣微微一笑:"那就好."

然後把遮天傘往著頭上轟然撐開.

"嘖,這太陽可有點刺眼."

他轉過身:"我們走吧,去找甯清秋,隨便找找那兩個新婚道侶."

陸長生冷冷淡淡的看向他的身後.

兩個築基修士瞪大了眼.

死不瞑目.

脖頸間這個時候才慢慢的,慢慢的拉開了兩條血痕.

蘇紅衣瞥了身後一眼,有些裝模作樣:"哎,不小心,讓傘尖碰到了他們......"

陸長生不發一言,轉身也走了.

徒留兩具尸體,茫茫然的睜著眼,看著天空.

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還是沒有撿回來一條命.

卻也不想想.

自己殺別的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要手下留情.

殺人和被殺,不過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而已.

......

甯清秋和赤烈繼續大眼瞪小眼.

誰也不肯讓步.

甯清秋在心里想著,干脆自己還是轉身就走了吧.

但是又怕刺激到赤烈.

他要是就在這里和她打起來怎麼辦?

甯清秋倒不是怕了他,而是......

陰陽和合宗太古怪了,這麼曖昧的宗門,實在是讓人擔心里面是不是有什麼陷阱.

萬一要是打起來的時候,被靈氣激發了什麼不好的東西,甯清秋光是想想......就是汗毛直立.

赤烈終于先敗下陣來.

"好,我們就先不談傳承.都走到了這里,你甘心直接掉頭就走?這里還是有不少的靈藥,法器之類的,我們繼續勘探一下藏寶庫之類的地方,能拿的就拿,你要是不想要傳承,我難道還能逼迫你不成?只希望甯姑娘你不要後悔就行."

甯清秋一想也是.

關鍵是她還想著為丫丫找靈藥.

陰陽和合宗這樣的上古大宗門,他們的靈藥園里面,說不得就有長生草還有不老根.

可以一試.

不然豈不是空入寶山而回?

不過,她還是需要提高警惕.

總覺著,赤烈沒安好心.

赤烈其實想得也很簡單.

甯清秋說著不要,但是當她真的見識到了陰陽和合宗的恐怖,說不定就是自己心動了.

他現在,已經是把甯清秋看做是那種修煉劍法把自己給練傻了的修士.(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一章 你們可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誰?     下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凌云靴,孔雀翎,內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