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三十四章 捉對厮殺  
   
第三百三十四章 捉對厮殺

赤烈怒極反笑.

"你以為自己是誰?上來就要讓我們走?"

這里難不成是你家啊!

還真是自說自話.

他也是烈火宗的少主,比起雷鳴谷來並不差.

而且他是築基,甯清秋也是築基,他們兩個加起來,並不比雷揚還有云霏來得差.

怎麼可能就這麼退讓?

傳出去,他也就不用做人了.

還有--

這可是陰陽和合宗的傳承,那個人能夠這麼輕易的放棄?

反正他赤烈做不到.

但是他的心,到底是往下沉了沉.

雷揚竟然說是捷足先登.

那麼從這四個字就可以看出,人家本來就是沖著這里來的.

這麼說來,對方比起他們自然是要對于這里了解得更多.

這里,他們就輸了一茬兒.

再有,雷揚和云霏是道侶,而且人家是有備而來,那麼陰陽和合宗的傳承本就是雙修陰陽大道,無疑更是偏向于他們.

不像是他和甯清秋,沒有默契不說,人家還是千般不樂意萬般不情願的,不樂意和他共參大道.

所以啊,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赤烈心內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甯清秋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不然用不著雷揚還有云霏出手,她分分鍾就能對著自己的盟友狠狠的插上兩劍.

"我和云霏那是道侶,這陰陽和合之傳承,也是與我們有緣,識趣的話,這個時候離開還來得及."

說著,他手腕一翻,拿出了一個像是藥杵一樣的紫黑色的法器.

上面有著瑩瑩的光.

赤烈當即便是面色一變:"破雷杵?你竟然把這件法器都帶了進來?!"

破雷杵可不是簡單的法器.

它可是雷鳴谷的傳承之寶,乃是入階法器,就是元嬰修士的專有法器.

本來是在雷鳴谷主的手里,聽說自家兒子要在靈石秘境中接受上古傳承,自然是拿它出來,給予自己兒子最大的保障.

這種傳承法器跟其他的法器不一樣.

其他的法器,需要同等級的修士灌注自己的靈氣,足夠的量才能使用.

而傳承法器因為承受著同一種血脈世世代代的蘊養,或者是同一種功法凝練出來的真氣的長年累月的滋補,已經是在法器核心中留下了記憶.

所以雷揚即便只是個築基期,但是只要他灌注自己的破雷真氣,就可以引發破雷杵的記憶,將里面存儲的力量宣泄出來.

甚至接近一個元嬰修士的能力.

這才是他敢這麼囂張,直接讓赤烈他們滾的根源所在.

就像是實力差不多的兩個人,正要開始拼生死的時候,其中一個人突然掏出了一把槍.

這......還怎麼打?

只能認輸啊.

不然就是一個死字.

可以說是不公平的bug.

但是誰讓你們事先不知道,所以沒有做任何的准備呢?

怪不得任何人.

云霏也是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云城主給她的,天菱紗.

宛若輕紗,但是灌入靈氣,卻是無堅不摧.

甯清秋心內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情況......

見勢不妙,她是不是應該撤退了啊.

反正對于這個陰陽和合宗的傳承,她沒有什麼興趣.

不過--

說得比唱的還要好聽.

他們能真的放過他們?

別開玩笑了.

這樣的大事兒,他們鐵定是生怕泄露出去.

絕對的不會放過他們.

而保守秘密最好的人,就是死人.

赤烈顯然也不是個傻的:"呵,你以為我是第一天認識你雷揚?你拿著破雷杵,我這里什麼都沒有......你不抓住這個機會殺了我,怎麼可能放過我?"

他這話,顯然是為了提醒甯清秋.

別這麼傻傻的,就被騙了.

雷揚倒是什麼話都沒說.

顯然是默認了.

云霏直接說道:"還和他們廢話什麼,趕快殺了他們,然後去接受傳承!"

說完就是天菱紗直接撲了過來.

甯清秋一愣.

果然是最毒婦人心啊.

別看云霏長得溫溫柔柔的,結果沒想到是這麼個心狠手辣的性子.

這雷厲風行的,就是雷揚都是有所不及.

甯清秋想,自己以後對于女修的觀感,還是要形成思維定式.

那就是--

沒有一個女修是好說話的.

能夠修煉有成的女修,比起男修來說,大概更是心智堅定.

甯清秋也不多話:"雷揚就交給你了."

然後煉心劍直接發出劍氣,劍光縱橫,直接迎上了天菱紗.

赤烈苦笑一聲.

你這對手還選得好啊.

雷揚的破雷杵那還真是目前的情況說來打破平衡的存在,你這邊倒是知道,柿子也是要撿軟的捏.

但是沒奈何,打起來的女人,難道你還要把她拖出來不成?

而且--

赤烈也不覺著自己就會這麼死在雷揚的手里.

他不是沒有還手之力的.

即便是破雷杵在他的手里又怎麼樣,畢竟不是元嬰修士本人在操作.

這威力再強,也是有限的.

這邊四個人開啟了修羅場,打得是風生水起.

赤烈倒是被雷揚牢牢地壓制住了.

但是雷揚倒是有點貓戲老鼠的意思,不緊不慢的打著.

而云霏那邊,卻是有些不敵.

她心中十分的驚訝.

要知道,對于自己的能力,她一直是自視甚高的.

這還是第一次,幾乎被打得是沒有還手之力.

只能夠勉強自保.

對方的劍,銳利得簡直是要刺破她的肌膚,隔著老遠,都能夠感覺到那股森冷.

她幾乎快要惱羞成怒.

"雷揚!別玩了,快把赤烈解決了,過來幫我!"

甯清秋劍光如龍,即便是聽到云霏幾乎抓狂的聲音,也是沒有任何的改變.

她在空中靈活的騰挪旋轉,幾乎不擔心身後雷揚是否會突然襲擊.

開玩笑,赤烈再不濟,也不至于這麼快就掛了.

這個那人,作為烈火宗的少主,怎麼也有點地盤吧,不然他爹怎麼好隨隨便便把他放出來?

雷揚眉目一冷.

他們不是沒有認出甯清秋.

當時她是跟著那幾位神秘元嬰出現的,雷揚還和她說過幾句話.

但是--

面對傳承,自然是擋我者死!

而且,正是因為甯清秋背景不簡單,她才更要死.

不然的話,一旦她活著出去,這傳承就不是他們的了,或者說即便是得到傳承,他們下一秒就會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凌云靴,孔雀翎,內甲     下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風雷引,劍意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