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回家,近鄉情怯?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回家,近鄉情怯?

司空摘星,經曆了一生里面幾乎是最最狼狽的時光.

成了飛輪的導航.

給七夜他們引路.

這段時間,他也發現了七夜的不好惹,相比較起來,明遠簡直是一個小天使或者是白蓮花一樣的存在.

七夜因為心中魔氣翻滾,所以時不時的就會爆發一下.

所以--

其他的兩人一獸不得不停下來等著他的恢複.

或者是說,等著這個男人不發瘋,平靜一點.

七夜發瘋並不是歇斯底里的.

他非常的正常.

只是整個人異常的陰森,冰冷,殺意暴虐.

簡直是不像是他.

但是又像是另一個七夜的投影.

就像是......

他身上極為負面的,惡的本質,得到了極度的放大.

但是這種邪惡,是十分純粹的.

明遠其實是很擔心.

七夜快要扛不住了.

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意志力去抵抗他的改變.

這個時候--

只能夠寄希望于盡快的找到甯清秋.

只要找到她,一切都會迎刃而解的.

七夜自己都可以控制這樣的變化的.

所以他們趕路的行程,並不算太快.

直到今天,才到了豐饒平原之前.

"我們,這是直接過去天南王府?"

借道豐饒平原,直接入王府.

反正--

也沒有人可以攔住他們.

就算是天南最強的天南王都是不行的.

七夜的實力,足夠讓他們如入無人之境.

或者說,就算是司空摘星,也是來去自由.

司空摘星可不是什麼普通修士,他可是風云第九的大修士,天下第一的神偷!

一身盜道也是修煉得爐火純青.

但是--

他命不好,遇上了一個變態.

這麼恐怖的高手,絕對不簡單,七夜,定然是有著什麼隱藏的身份或者是得到了什麼驚世傳承.

不然的話,也不至于讓他毫無還手之力.

這樣的修士,大概只有那位風云第一的未來劍宗,可以和他相提並論了.

七夜身上的氣勢,一天比一天濃重.

帶著隨時可能爆發的危險.

明遠問他是不是直接去王府,話里有話,就是說,他還能支撐得住嗎?

七夜沉默了一會兒,冷冷道:"不,我們轉道,去陸家."

"陸家?"

司空摘星和明遠皆是十分的驚訝.

七夜的目標向來是很明確的.

直直沖著天南王府去的.

司空摘星雖然是不知道他們具體是為了什麼事,但是隱約知道他們是在找一個人,不過這個人好像是跟天南王府有點聯系.

或者說,那里有他的線索.

怎麼現在突然轉換了目標?

明遠不解其意:"怎麼想著要去陸家?"

七夜眸中閃過濃重的墨色.

暗沉沉一片迷霧.

他啞聲道:"我需要他們陸家的璿璣普渡丹."

司空和明遠皆是一驚.

也瞬間明了.

璿璣普渡丹,那可是赫赫有名.

九州上一等一的絕頂丹藥.

旁人基本上就是見也沒有見的珍貴丹藥.

就連司空摘星這樣偷遍天下的人,都是沒有親眼見過這璿璣普渡丹.

可見它的珍稀難得和寶貴.

這玩意兒,可是陸家的寶貝.

服了它,可以鎮壓心魔邪念,清心普渡,暗含玄機天道.

璿璣,便是玄機之諧音.

並且對應的,就是北斗七星.

七夜若是沖著它去,便是可以理解了.

他這是快要控制不住了,借著這丹藥,大概是還能勉強多控制一下道心種魔的反噬.

說是反噬,不如說是升階,進階化神.

司空摘星暗自咋舌.

這到底是何方神聖?練的又是何等功法?

怎麼就這麼快進階化神?

實在是讓人高山仰止,望塵莫及.

他心里癢癢的,但是不敢隨意的打聽.

畢竟七夜現在就跟個火藥桶似的.

他還是珍惜自己的小命吧.

飛輪一個轉向,直直的朝著豐饒平原正中心飛去.

那里,正是陸家的本家所在.

......

一路上,甯清秋跟著他們緊趕慢趕倒是半點兒沒有荒廢自己的修煉.

反正都是陸長生還有蘇紅衣在出力氣,她就是個跟著打醬油的.

不然的話,也不要指望她可以出什麼力.

真的要是讓甯清秋自己趕路,那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夠走到豐饒平原.

在九州,一般來說,練氣築基的修士很少出行,即便是出行,也不會是相對的遠距離,一旦是超過了某個界限,一般都是需要宗門或者是世家的長輩,帶領他們出行游曆.

真正的修士游曆,至少需要金丹期的修為.

不說是天下之大盡可去得,但是也是基本上可以自己出去見識一下世界了.

甯清秋就在云端打坐.

這個地方,接近九十九天.

有著各種各樣游離的屬性真氣,有著萬物的特殊靈氣.

比如說九天雷氣,云之氣,冰霜之氣等等等等,應有盡有.

甯清秋的冰屬性真氣本來是最最普通的冰屬性,也就是冰玉蓮靈種孕育出來的靈氣.

但是現在--

大概是她這幾天無意識的汲取了一部分高空之上的冰元素,如今她的靈氣,倒是更加的精粹了一點.

這個改變雖然小,但是甯清秋覺著有大用.

具體什麼的,她也不明白,但是陸長生和蘇紅衣都是肯定了她這樣的做法.

不知過了多久,白云晃晃悠悠的停在了一座高山之上.

陸長生負手而立,遠遠地眺望著前方.

紅色大日如輪,高高掛起.

金色的陽光鋪天蓋地,滿眼的金輝.

整個平原一望無際.

這就是幽州鼎鼎有名的豐饒平原.

這是.....他的家.

甯清秋問他:"怎麼不走了?"

莫非他也有近鄉情怯的時候?

陸長生沉吟了半晌,淡淡的道:"我離家已就,這次突然回來,心中倒是萬分感慨."

不知不覺的,對著她就說出了心里話.

說完之後,他就像是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兒,便是不動聲色的轉過頭,不再說話.

甯清秋想了想,只是對他說了一句當時他並不解其深意的話.

"......至少你還有家可以回."

他訝異轉眸.

甯清秋沒有看他,只是看著很遠很遠的地方,神情悵惘.

若不是對她的身體還有元神的康複情況了若指掌,陸長生幾乎以為她的記憶已經恢複.

這個時候,是在思念自己的家.(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結親不成反成仇     下篇:第三百四十六章 過家門而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