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四十八章 直面叫板  
   
第三百四十八章 直面叫板

"站住!"

已經有守門的陸家修士開始喝止.

他們乃是陸家人,肩負著守城的重任,即便是如今的陸家,已經是千百年沒有來犯之敵,但是他們的戒備一日也不會放下.

陸家的臉面有損,陸家所有的修士都是感同身受.

這就是屬于家族的榮耀.

沒有經曆過這樣的環境的人,不會懂得.

一個陸家修士拿出了長槍,指著七夜道.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七夜淡淡的睥睨四周.

沒有提起說話的興致.

被他看過的人,瞬間遍體生寒.

"你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在陸家城中,有著入城解戈的規矩嗎?"

陸管家已經是聞訊趕來.

他本就是剛剛從陸長生那里回來,就是聽到有人在這里鬧事兒,當即就是心生不好的預感,便是即刻敢來.

平日里,他也是不會管這樣的瑣碎小事兒的.

一見到七夜,他心里便是咯噔一聲.

其他的修士修為太弱,看不出來眼前的人的高低.

他一個元嬰修士,還是經常跟著自家少爺做事,自然是知道有些元嬰修士,簡直是和他們是兩個不同物種一般.

厲害非常.

眼前這位,看不出實力深淺,高深莫測,會不會就是少爺提到的,對著他們陸家的鎮妖樓有著覬覦之心的人?

他已經開始暗示陸家的修士幫忙疏散圍觀的修士.

如今的場景,已經是不適合他們看了.

現在,不是殺雞儆猴的好時機.

或者說眼前可不是他們可以手起刀落的雞鴨,而是......

翱翔于九天的真龍.

他幾乎是提不起反抗之心.

內心簡直是駭然無比.

他問道:"這位上人,還請收起武器,畢竟是來我陸家城做客,也不至于這麼刀劍相見吧?"

七夜沒說話,他只是淡淡的觸碰了一下自己的森羅刀,刀聲清脆,帶著無比的寒意.

陸管家背脊一寒.

便是想到,少爺啊少爺,還說什麼守株待兔以逸待勞,這個時候,人家都是這麼明目張膽的直接上門來挑釁了.

明遠上前一步,拱手道:"我們此次前來,並無惡意,只是......想要借貴府的璿璣普渡丹一用."

陸管家的面色驟然一變.

不只是他,包括周圍已經呈現了包圍狀態的所有的陸家修士,都是控制不住的驚怒.

要知道,璿璣普渡丹,可是陸家的鎮家之寶,怎麼可能就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想要讓他們陸家把寶丹拱手奉上?

這不是開玩笑呢嘛.

"兀那小子,胡說八道什麼.你可知道璿璣普渡丹乃是我陸家至寶,豈是你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說要就要的?當真是膽大包天!"

一位金丹修士已經是大喝出聲.

陸管家眉目一皺.

他也看出了明遠的修為,一個築基高階,這樣的修士在陸家,很多.

照理說應該是不起眼的,但是看著明遠的感覺,卻像是隔上了一層迷霧,霧里看紗似的.

他想著少爺的提醒,沒有輕舉妄動.

只是不動聲色的打著手勢示意身後的人發射信號,這個時候要趕緊給陸長生通風報信.

此人,來者不善.

七夜淡淡的說道:"找你們能夠做主的人來."

這些小蝦米,他就是殺,都懶得動手.

也沒有必要廢話.

若是實在是糾纏不清,即便是把陸家在這個世界上抹去,之後再直接拿走丹藥,想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璿璣普渡丹,他是勢在必得.

不然的話,接下來可能就不得不入魔進階化神了.

修道還是修魔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樣的話,他就是輸給了自己.

而七夜,從來不是會輸的那一個.

他會贏的.

不論是從前,現在,還是以後.

陸管家便是斟酌著說道:"老朽忝為陸家的管家,不巧還算是有著幾分話語權,若是這位上人想要寶丹,也不是這個時候說了便能拿出來,若是有心,不如跟著我去府內坐上一坐,商量一下如何?"

他這個時候,就想著要拖延時間.

只要是陸長生來了,一切便是迎刃而解了.

他感覺得出來,他不是這個俊美絕倫的男人的對手.

對方的實力,不一定比起他的容貌更加的讓人驚豔.

七夜幾乎是瞬間冷凝了眉目.

他有些暴怒.

這個時候的他,即便是暴怒,那也是冰冷的暴怒.

所以他的臉上淡淡的,沒有任何的表情.

只有黑如墨玉的眼瞳中,開始恍恍惚惚的閃現著兩輪光圈.

司空摘星暗叫不好.

就知道這些人不會處理事.

你們惹毛了他不要緊,但是--

求求不要牽連無辜好嗎?

他還沒有活夠呢!

司空立馬踏步而出.

說實話,要是平時,這位也是一等一的打眼人物,但是嘛......

比起七夜來說,瞬間就像是明月背後的星辰,便是暗淡無光了.

可是一旦走出來,還是可以看出他的氣度非凡.

這位九州赫赫有名的神偷,沒有半點兒的猥瑣之氣.

即便是偷,也是雅偷.

踏月留香般.

他眉目清朗,整個人本應該是神采奕奕的,這兩天被七夜東一提西一溜達的,略微有點神情懨懨.

可這並不影響司空摘星的風度.

還算是翩翩美男子一枚.

如果旁邊沒有站著七夜的話.

他道:"你們知不知道自己是在跟什麼人說話?還是趕快的把能夠主事兒的人叫出來,不然的話,就是後悔都是來不及的."

說到底,他也想要直接喊陸家人把丹藥交出來,不然的話,就是即刻殞命.

不過這話說出來還是太拉仇恨,所以他斟酌了一下還是沒說.

陸管家攬住了其他的人,目光驚疑不定的看著這個目測像是大放厥詞的人.

這個人......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這是--

遠遠地,突然傳來一聲清朗悠遠的長嘯聲.

"司空......摘星!"

他面色陡然一邊.

等等......

話說,陸長生怎麼會在?

不是說,他已經是外出游曆,久不歸家了嗎?

不是說好了,就連本次屠妖大會這位都是不會出席露面的嗎?

不知道多少人因此掃興而歸!

但是現在--

最好不要告訴他,眼前的是幻覺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劍修,理當如此     下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陸長生和七夜的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