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五十四章 跟我走吧,離開幽州  
   
第三百五十四章 跟我走吧,離開幽州

"你記得?!"

明遠很是驚喜.

本來已經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今看來,倒是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糟糕.

雖然是甯清秋的語氣並不確定,帶著懷疑的那種,但是--

她依然是對他們兩個人有印象.

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

七夜眼眸也是一亮.

甯清秋見著他們這樣的反應,內心更是崩潰.

看來......

還真的是沒錯啊.

應該就是她以前的朋友找過來了.

關鍵是--

這樣很尷尬啊.

她對于他們兩個,一點兒印象都沒有,看著就跟陌生人似的.

關鍵是人家好像是專門來找她的,這麼千里迢迢的,那是多麼深厚的情誼,而她......

甯清秋現在很想要去死一死.

然而,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不論是什麼事,都需要面對啊.

雖然,當著七夜這樣恐怖的高手面對著也是有點困難的.

但是嘛,迎難而上,就是我輩劍修的高貴品質啊......

嗚嗚嗚.

還是好想哭.

當初她到底是怎麼樣和這樣的大高手成為朋友的?

該不會是仇人?

但是也不可能啊.

要是仇人,她哪里還有命在,第一時間就被人拿著刀給捅一個對穿了.

"這個......我之前出了一些事,所以有部分的神魂損失,記憶也喪失了......大半,對于你們,我只知道這兩個名字,實在是對不起."

她肯定是不會把丫丫說出去的.

那丫頭可是劍靈,聽說在九州之上特別的珍稀,這要是傳了出去,引來了有心人的覬覦,她可沒有那個本事,保護好丫丫.

還有,太陰靈犀更是至寶,絕對不能這麼透露出去.

聽丫丫說了,就是以前的她,也沒有把這樣的秘密告訴別人.

明遠臉上顯示出了愧疚.

要不是他當時不注意,甯清秋也不會遭受這麼大的罪.

怎麼可能還怪她?

陸長生皺起了眉.

甯清秋認識這麼兩個人已經是很奇怪了,但是--

他們的表現,卻也像是跟她出事有關系.

這一點,倒是不得不防了.

他上前一步,即便是衣衫有些破損,依舊不掩蓋其風度.

"清秋她說的沒錯,她的記憶確實是損失許多,到現在還沒有恢複,所,兩位即便是她的朋友,目前想來也是不好太過逼迫她,徐徐圖之,方為上道."

七夜轉頭,目光猶如冷電.

"你算什麼,也敢在這里指手畫腳?"

此話一出,當真是活生生的羞辱.

陸長生雙手緊捏.

七夜這樣的態度,就是神仙也會被氣得跳腳.

不要說他陸長生說到底只是一個凡夫俗子罷了.

還沒成仙呢.

甯清秋一看這架勢不好,就要打起來了,連忙和稀泥當作和事老.

"等等等等,聽我一句好不好."

她轉頭對著七夜說道:"忘了你們,我很抱歉,不過,陸長生陸神醫救了我,我不能恩將仇報,看著你們對他這麼針鋒相對."

"對不起,他們應該也是太擔心我,所以才對你這麼態度不好.我代替他們給你道歉."

甯清秋對著陸長生還是很尷尬的.

要不是他,她不說是葬身谷底被荒獸吞吃,那也沒有可能這麼快就恢複實力.

所以對于陸長生,她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雖然有的時候,這個男人是有點冷漠,但是她知道,他心底還是有著溫暖和善意的.

否則,也不會對著她這麼盡心盡力.

即便是開始是因為救了她的那個人用生命滿足了陸長生的條件和規矩,但是後來她也是有眼睛有心的人,自然是看懂了他對她的好.

其實相對而言,這個時候突然冒出來的兩個朋友,到底是陌生的,在她的心里,還是遠遠及不上陸長生的地位.

她是站在他的那一邊的.

只不過--

七夜的實力太恐怖,她不想他們再有所沖突和傷害.

再說了,她到現在沒有懷疑過七夜和明遠的意圖,也是因為心里面明白,她身上沒有什麼值得一個能夠打敗陸長生的大修士圖謀的.

況且,在他們的眼里看到的關心,沒有作假.

陸長生緩緩松開了握緊的拳頭.

恢複了一貫的從容態度.

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結.

對方如此強絕的實力,還是甯清秋的朋友,那麼,只好是化干戈為玉帛了.

最主要的是,他還是要弄清楚他們來這里的目的.

他可不相信,這個叫做七夜的本來就是沖著甯清秋來的.

對方已經說過,是要他們陸家的至寶璿璣普渡丹.

蘇紅衣突然說道:"既然都是是清秋的朋友,那麼大家不如握手言和.這喊打喊殺的,面子上多不好看啊."

幾個人眉頭都是一皺.

這話說得,不像是在勸架,倒像是在挑撥離間,反正怎麼聽著,都不是很舒服.

這個穿著紅衣服像是個小白臉的又是誰?

七夜眉目掠過冷意.

明遠對著陸長生道:"陸神醫既然是救了清秋,那麼自然就算是我們欠了你一個人情,之後若有需要,明遠萬死不辭!"

甯清秋震驚瞪大了眼眸.

他們的關系,得好成什麼樣,明遠才會因為別人救了她就說出這樣的話?

這除了生死之交,沒有什麼可以形容了.

不過,要說她和明遠現在都是築基期,就算是以前,也最多是她不過練氣明遠築基的時候成為了朋友,這個還有點道理可以想象.

但是--

七夜這樣的恐怖的元嬰修士,沒道理和他們這樣的小蝦米成為朋友啊.

這不符合修士的出事原則啊.

不過,人家有實力任性,倒是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挑出什麼錯處來.

"還有,想必這位便是風云第六的遮天傘,號稱是殺人無算的蘇紅衣蘇上人?有禮."

他對著蘇紅衣拱了拱手.

君子風度展露無遺.

之前還在和人家打生打死的,這馬上就能夠這麼風度翩翩的見禮,看來這位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啊.

蘇紅衣揚了揚眉:"眼力不錯."

多的話,也不多說.

畢竟他的身份地位,注定是對于一般的築基修士沒有什麼看得上的.

倒是明遠心中十分明了.

之前他的周天星斗紫薇算術折戟沉沙,功敗垂成,想來就是因為蘇紅衣的存在,他的遮天傘遮蔽了天機,所以他才捕捉不到甯清秋的氣息.

七夜只是冷哼了一聲.

"好了,跟他們廢話什麼.既然你救了她,那麼......說出你的條件,要什麼樣的報酬."

七夜的態度,實在是讓人很不舒服.

不過嘛,不舒服就對了.

因為他的心里也很不舒服.

不過,終究是喜大過于其他的情緒.

甯清秋找回來了,他的心,安穩了.

嗯,也就是說道心種魔馬上就可以圓滿收工.

陸長生扣緊手指,問道:"你這麼說,就是說不要璿璣普渡丹了?你不是就是沖著這個東西才找上我們陸家嗎?"

陸管家小聲的喊了一句:"少爺!"

他很驚訝.

人家這個煞星都是要把這事兒揭過去,要走了,怎麼還扭著不放?

若是其他的人也就罷了,敢挑釁到了陸家的頭上,那就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可是--

對方顯然不是一般人.

自然是送得遠遠地最好.

甯清秋趕忙拉住了他:"七夜!你說什麼呢!"

這句話倒是脫口而出.

她自己都沒有注意.

即便是提醒自己七夜是個多麼危險的恐怖的人,即便是之前才見過這個男人出手的時候有多麼的無人可及,她對于他的害怕,其實只是流于表面的.

在內心最深處,也許也是明白的,這個人,不會傷害她.

沒什麼好怕的.

她臉上帶著抱歉和不安,跟陸長生說話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

"這個,他不是那個意思,就是......就是你救了我,他們也是很感激的,我甯清秋不是忘恩負義的人,若是一旦你有任何需要我做的事,我都會全力以赴回報."

"他的話,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至于說璿璣普渡丹什麼的......應該是個誤會,你說,是不是?"

她有些試探的問七夜.

也算是聽明白了的.

七夜殺上門來,不是為了其他,就是為了陸家的一枚寶丹.

而這個丹藥,顯然是人家的傳家寶,怎麼可能就這麼拿給他?

陸家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七夜無所謂的挑挑眉.

懶洋洋的,倒是沒有了之前的冷厲殺意.

找回了她,還要什麼璿璣普渡丹?

有了更好的,誰都不會需要殘次品.

"都找到你了,我還要什麼璿璣普渡丹?我們這就啟程,離開幽州."

不知道為什麼,他一點兒都不想在這里多做停留.

大概是因為,這里讓她失去了記憶.

難怪,甯清秋怎麼不自己找回來,即便是看到了他們,也是沒有一丁點兒的喜意.

甯清秋臉上瞬間就充滿了尷尬和沖擊感.

說實話,這話聽著,怎麼都有點歧義.

咳咳咳,說得她好像是重要得都沒邊兒了.

但是--

"我暫時還不想離開幽州."

對她來說,跟著他們就這麼走了,才是更為難的....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上篇:第三百五十三章 久別重逢,擁抱的溫度     下篇: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哪兒也不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