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大的誤會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大的誤會

甯清秋可以預見.

若是今天當真是順著了七夜的意思,兩個人住在了一起.

那麼到了明天,那滿大街......哦不,是整個陸家,都會有著他們的添油加醋的緋聞傳出來.

她也不要.

那種場景,光是想想,就是一種折磨.

到時候,不要說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就是渾身上下長滿了八百張嘴,那也是說不清楚的.

即便是他們真的,什麼也沒有發生.

而且,說不定她還會被當成是被元嬰大能用來修煉采補的爐鼎,畢竟她和七夜的實力等階差距太大.

"不行."

她趕緊否定.

想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然而,話還沒出口,就被七夜扔出來的重磅炸彈給炸了一個頭暈眼花.

他說:"矯情什麼,我們以前不都是一起睡的,不只是一個房間,還在一張床上."

甯清秋站在原地,僵硬風化成了一尊化石.

這個時候,還是讓她......死了吧......

七夜這真不是開玩笑嘛?

她死死的盯著七夜的臉,想要看出蛛絲馬跡來.

那眉,那眼,那唇,簡直是--

咳咳咳,現在,可不是看帥哥美男被美色迷惑的時候,而是趕緊的弄清楚,七夜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里面的內容含義,甯清秋光是想想,就是心跳不已.

不是臉紅心跳,而是--

心驚肉跳啊心驚肉跳.

話說,真的是她失憶了,而不是原主搞出來的鍋?

要知道,甯清秋可是一枚純潔的,連個男朋友都還沒有交過的女孩紙啊.

怎麼就成了和一個男人睡在一張床的人了?

該不會是七夜隨口亂說,就是想要嚇嚇她而已吧.

但是--

七夜的表情很淡,眼神很冷.

他說的,都是真的啊啊啊.

關鍵是,人沒有必要騙她啊.

甯清秋忍了半天才忍住自己想要拔腿就跑的沖動.

她覺著自己的聲帶和嗓子有點干澀,但是到底是把話給說了出來.

"這......以前的事我暫時都是記不得了,所以,我們還是慢慢來吧,先分開睡分開睡,等到以後我想起來了......"

這話已經是說不下去了.

難道要說--

等到想起來了一起睡?

這話簡直是羞恥度爆表啊.

她反正是說不出口的.

七夜站起身來,走到了她不過是一拳之遠的距離.

甯清秋微微向後仰著頭,努力的讓自己距離他遠一點.

但是人家不斷地逼近,她移步換影的轉移身形.

甯清秋最近的輕身步伐連得非常不錯,畢竟跟著陸長生和蘇紅衣兩個大高手一起,怎麼也能得到許多的指點.

即便是他們漫不經心的一兩句話,甯清秋也是受益匪淺.

你看,這不是突破築基期沒有多久,她已經能夠感覺到築基中期的屏障已經是搖搖欲墜.

隨時,她都有可能再上一個小台階.

這個晉升速度,當真是快得有些驚人.

但是--

就算是她的身法練得再出色,在七夜面前,那還真的是不值一提.

兩道人影在房間里面飛速的騰挪.

最後,甯清秋氣喘籲籲地靠在了門框上.

七夜就這麼抱著臂,盯著她.

眸光專注,一動不動.

她歎口氣,覺著自己都沒脾氣了.

"你到底是想干什麼?說話就好好說,可不可以稍微遠一點,別離我這麼近行不行?"

七夜蹙眉.

他們曾經是多麼親近,甯清秋即便是剛開始也是不樂意拒絕,但是後來,她不是也習慣了?

結果,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習慣,這下子非要從頭再來.

七夜覺著自己心里很暴躁.

但是他沉凝著眉目,並沒有表現出來.

"這就叫做近?"七夜湊近她,在耳邊冷然道,"我們更近的時候,多著呢,不過你倒是好,都給忘了."

甯清秋不適的偏了偏頭.

七夜眸光暗沉.

他到底是退了一步.

"你的劍意,成了?"

甯清秋有些驚訝,眉心都有些突突跳.

原來,他剛才靠得這麼近,是想要近距離觀察她的眉心?

要知道,劍意屬于武道真意的一種,這種意境,是最不容易被人發現和看出來的.

即使是元嬰期的高手,想要知道一個人是不是練成了武道真意,也是需要本人使用出來才能為人所知.

所以,武道意境這個東西,其實是修士最好的隱藏的底牌之一.

曆來的比賽或者是武斗會之類的,武道真意都是最後的殺手锏之一.

真正可以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但是,也有眼光高明的,或者是自己在武道意境這一方面的造詣已經是臻于化境的話,也是可以觀察出來.

七夜顯然就是有著這樣的本事.

她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有一種被人看透的不自在感.

"嗯,是的,前不久激發的."

七夜滿意的挑挑唇:"做得不錯,不枉費我的一番苦心."

甯清秋一臉問號.

"什麼......意思?"

......

"你這是什麼意思?"

陸長生看著明遠攔在自己面前的手臂,面沉如水.

甯清秋自行去了閣樓,七夜腳步不停地跟了上去.

陸長生對此大皺眉頭,想要上去看看情況.

明遠攔住了他.

這里,可是陸家.

陸長生作為主人,竟然沒有了出入自由,這個可是個天大的玩笑話.

明遠道:"讓他們去吧.七夜不會對清秋做出什麼不好的事.他只不過是......太擔心她."

而且,狂躁期的七夜,這個時候極度需要甯清秋的安撫.

蘇紅衣在旁邊倒是半點兒不嫌事兒大.

"嘖,你可別搞錯了,這可是陸家,哪里有人攔著主人家不讓走的,而且,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只是一個築基修士,哪來的勇氣對著元嬰修士指手畫腳的?"

真把自己當根蔥了啊!

蘇紅衣說著就要往那邊走.

明遠知道自己攔不住他們,也沒有立場,一時情急便是脫口而出:"他們本就是准道侶,住在一起有什麼不對?"

陸長生和蘇紅衣同時看向他,目光如炬.

明遠本是謊言,這一說出來,竟然無比順暢.

他接著道:"所以,七夜才會這麼緊張她,不然的話,你們見過哪個元嬰修士這麼緊張一個築基修士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哪兒也不許去     下篇:第三百五十七章 什麼!我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