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什麼都想起來了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什麼都想起來了

甯清秋根本不知道七夜的這些千回百轉的心思.

痛苦已經過去,烏云收起來,金色的日光漸漸地投射,讓她整個意識海都是暖洋洋的.

那里面,曾經有著無數的裂縫.

這個時候,卻是基本上彌補了大半.

受損的神魂,也漸漸地恢複.

她沉浸在了甜蜜的夢鄉里.

好久好久,都沒有睡得這麼的熟.

就像是躺在一片花海中,仰頭看那潔白柔軟的云,清澈碧藍的天,聞著清淺馥郁的香,聽著遠處若有若無的水聲,風聲,鳥叫聲.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她幾乎是什麼都不想,就是這麼沉淪在這個美麗的夢境中.

然後--

遠處不斷地傳來一個聲音.

她的秀眉緊蹙.

鼻尖微皺.

這誰啊?

不知道不要擾人清夢嗎?

真是.......

她翻了個身,想要繼續睡去.

但是有誰,大力的把她搬轉回去,捏開了她的唇,喂了什麼圓圓的東西給她.......

恩,甜甜的,難道是糖丸?

隨後,就是清甜的水,滋潤了干渴的喉嚨.

很舒服.

甯清秋皺著的眉漸漸地松開.

七夜抱著她,從白日高陽,坐到了夜間滿天繁星月落清輝.

然後,就是不停的在她的意識海里面進行呼喚.

其實這個時候甯清秋的意識海還沒有成型,照理說,壓根承受不住七夜的威壓.

但是--

事有例外.

她凝練出了劍意.

而這劍意,說到底和七夜還是系出同源.

怎麼也有著相似之處.

他借托著這一縷劍意,從他的神魂中分化出一縷,順著她的眉心,隱匿在劍意中,成功的潛入了她的意識海.

就是一整天接連不斷的呼喚.

其他的大動作不敢有,要知道,神魂意識海是多麼的脆弱,他太強大了,比起甯清秋來說,簡直是不是一個量級的.

所以即便是一縷神魂,在她的意識海里面也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生怕一不小心就撕毀了她的識海.

到時候,後悔都是來不及.

他,等著她醒過來.

不知疲倦.

有風,輕輕地吹過.

帶動了遠處的竹林竹葉交錯輕輕地響著.

有夜鶯,優美的啼叫聲斷斷續續,一聲一聲.

花瓣,輕輕蕩蕩的飄進了溪水中,柔軟美麗的像是一個夢境.

然而--

七夜的心口驟然一跳.

躺在他懷里的少女,長如鴉羽的黑色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

緩緩掀開.

他眼睛一眨不眨.

眼眸光暈流轉.

然後,就對上了一雙秋水明眸.

先是迷惘的,不知今夕何夕,不知身在何處.

七夜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輕聲問道:"你醒了?"

明知故問.

看著就很傻.

卻是不自覺的就問了出啦.

想要確認.

他估計,甯清秋今天說完話軟軟的倒下去在他懷里無聲無息的樣子,簡直是會成為之後永不忘懷的噩夢記憶.

想起來,都會心悸.

終其一生,他都忘不了那種感覺.

甯清秋的眼神漸漸地清明.

那雙眼,清澈見底,宛若身邊的流泉.

她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誰.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真容的時候,她想起了一句話.

積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豔獨絕,世無其二.

這樣的人,見過一眼,就該是永生難忘的.

她卻是,把他和明遠,給忘到了九霄云外.

難怪要生氣的.

她輕輕地揚起一個笑,乾淨明麗得像是夕顏花.

"恩,醒了."

兩個人就這麼對視著,笑了起來.

然後--

甯清秋先停下來,有點無語:"你不覺得我們這樣有點傻?別人看到了還不得嘲笑啊."

就這麼不說話,只是干看著對方笑......

又傻又幼稚.

七夜微微挑高一邊的劍眉,他的眉長得特別好,長眉入鬢,凌厲鋒銳的弧度,看一眼,都能把人心吊起來.

"誰敢?"

輕描淡寫,卻是霸道絕倫的強勢.

"也是,森羅鬼刀,人人都要畏懼三分的."

甯清秋帶著一點打趣的意味說道.

七夜半點兒不臉紅的接下她的稱贊.

然後,他的眼眸驟然一凝.

身周的一切,都像是被強大的力量,弄成了靜止.

或者說,這里成了一塊絕緣地帶.

樹葉停在了半空,風聲驟然而止,溪水不再流動,就是旁邊青石下正在朝著自己的巢穴搬動著食物的穿山蟻都是一只腳踏足半空,卻是一動不動了.

這方天地,唯一能夠自由活動的生物,就只有他們兩個了.

"你......剛剛說什麼?"

他的尾音,甚至是帶了點顫抖.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並沒有告訴她,自己是鬼刀七夜.

她只知道他叫做七夜.

並不知道第七夜.

知道這件事的,只有她還沒有失憶的時候.

難道說......

而且,失憶後的甯清秋對他說話的態度,也沒有這樣的......不見外.

帶著慣有的打趣,開玩笑的語氣.

甯清秋突然就有點心酸.

七夜這樣的男人,這一生,可以是輝煌燦爛,可以是眾人膜拜,但是絕不可能是現在這樣,帶著小心翼翼的期待和惶恐.

她沒有賣關子.

直截了當的說道:"我都記起來了.一切的一切."

包括他.

七夜的眼眸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那一刻他眼里蓬勃而出的情緒,濃烈得讓甯清秋都有了一瞬間的膽戰心驚.

然而--

他微笑起來,宛若九天銀河倒灌,漫天繁星璀璨,那萬載不化的寒冰也是消融.

"真好."

他說.

然後,一切都恢複原狀.

溪水潺潺流動,竹葉沙沙作響,就連穿山蟻都是小眼珠里面閃過一絲茫然,然後繼續勤勤懇懇的搬著食物.

甯清秋也笑起來:"我也覺得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說著,她發現自己和七夜又在重複之前的傻傻的行為,便是干脆利落的用手在身上的青石上面一撐.

自己從他的懷里坐直了.

七夜眉一蹙:"你傷還沒好,小心點."

清秋一運靈氣,發現幾乎是暢通無阻,看了一下等級,已經是築基高期的修士.

這幾乎是來了個三連跳.

--比起失憶前.

她高興極了,眼睛彎彎如月牙:"放心,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也不知道你今天喂我的是什麼丹藥,效果極佳.我這傷,幾乎是好了個七七八八."

上篇:第三百七十二章 沉睡,代價     下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切都是月亮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