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八十一章 吃醋的男人最可愛  
   
第三百八十一章 吃醋的男人最可愛

接下來的路程,一路無話.

七夜本就不是什麼健談的人,只是在甯清秋的面前,才比平時多說許多.

但是昨日到今天,也許是被氣著了,自從那一段長篇大論的解釋後,他就不怎麼說話了.

剛才,那就是最後一句.

甯清秋心里鼓噪得厲害.

但是隨著慢慢的接近鎮妖樓,被它巍峨滄桑的氣息所震懾撼動,竟然也是不知不覺的忘掉了那些兒女情長.

這里,容不下那些.

這里,只接納最勇敢最鐵血的修士.

秉承著上古先賢的意志,與天斗,與人斗,與諸天萬族相斗.

如今,鎮妖樓只是一個縮影,在人類修士無盡的征伐路途中,它代表的,是鎮壓妖族的那一支.

"陸家的鎮妖樓,當真是名不虛傳."

"只是......這樣的地方,真的是建在唯一劍宗的那位宗主的劍術傳承之地上嗎?要是真的,那麼對于陸家來說無疑是一場天大的風波,而且--"

"到了那個時候,絕對是八方云集無數修士蜂擁而來,即便是陸家,難道就真的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韙與其他的眾多勢力相斗,保住這一塊陸家的禁地,人類修士的聖地之一?"

七夜沒有回答.

風聲中,只有她一個人的聲音.

這個時候,顯然是很尷尬的.

甯清秋承認,她確實是有點故意找話題,但是七夜的反應--

啊啊啊,真的是太不給面子了.

要是遇到一個臉皮薄一點的,這下子還不得羞憤而死啊.

她看著前面靜止不動看著鎮妖樓的背影,先是生了一會兒悶氣.

然後--

想著人家這麼不遠萬里千辛萬苦的和明遠一起來找她,昨天無緣無故的又是被她懟了一頓,心里有氣也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心頭的那股火慢慢的消了.

她上前一步.

擋在了他的面前.

七夜眉一挑,想要往左.

她也往左.

他往右,她也往右.

簡直是跟個牛皮糖似的.

七夜冷聲道:"讓開."

她干脆就橫著雙臂,不讓人走.

于是輪到男人無奈了:"你不是心心念念要進鎮妖樓?怎麼,莫不是被金火打怕了,想著一個外面的野妖都是讓你束手無策,所以怕了這里面的無數大妖了?"

他一開口,就是淡然的諷刺.

雖說是諷刺,甯清秋卻是聽出了幾分擔憂來.

這人......

該不是以為她有心理陰影了吧?

甯清秋微微仰著下頜,白玉小巧的下巴弧度優美,眼中有著小小的火焰跳動.

"我才不會害怕,那些妖族,正好是我磨煉無回,無生劍的好對手!我進去高興都來不及,談何害怕,昨日是我口不擇言,你就當我失心瘋好了,不要往心里去,我只是想著......"

"想什麼?"

七夜不耐的問道.

眸色深深,看著她的時候,甯清秋覺得呼吸都是有點困難.

大概是因為對方太過強大的壓迫感吧.

她心里想,還能想什麼,就是不喜歡他愛答不理的樣子.

雖然是很想像是高傲的小公舉一樣說什麼今天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但是--

現實和夢想是有差距的.

這差距還不小,簡直是宛若天塹.

所以......

還是腳踏實地吧.

七夜才是那個讓人永遠都可以高攀不起的對象.

所以一旦是他冷下來,甯清秋就有些心慌.

剛剛不是還好好地?

怎麼又惹到他了?

說半天不回一句.

到底是在生什麼氣?

一個大男人,一個也許是九州最年輕的即將進階化神的修士,能不能大度點?!

但是這樣的話,顯然是不合適實話實說的.

于是--

甯清秋腦海中靈光一現.

她伸手從衣內掏出了那枚黯淡無光的傳送玉符.

依舊是極為精致,但是也就是凡間看來寶物非凡,但是在修士眼里沒了靈氣,那就是一文不值.

甯清秋眼巴巴地說:"這鎮妖樓里面危機四伏,你之前把我的傳送玉符給毀了,這次就幫我修好它吧."

不然的話,陸長生在外面看到玉符失效,她卻是無影無蹤根本就沒有安全的出現在他指定好的傳送安全地點,那不是心急如焚啊?

所以--

這也是她的真心話.

不知道怎麼的,在她說完之後,七夜的面色明顯更冷了.

他定定的看她一會兒,然後冷笑了一聲.

像是極為不屑.

"就這麼個破玩意兒,也就你把它如珠如玉的當寶."

甯清秋一愣.

然後確實是有點不高興了.

"你是大修士,自然是看不上這麼個可以保命的東西,但是對于我這樣的築基修士而言,這就是救命符."

"不修就算了."

她柳眉倒豎.

兩個人都是沒有發現.

只要是在七夜面前,甯清秋就會變得格外的無理取鬧.

很容易被撩撥得炸毛.

七夜見她氣呼呼的要收回,卻是一把將玉符拿了過來.

然後修長玉白的手指,輕輕地在上面一撫.

那傳送玉符重新變得寶光瑩然.

甯清秋這小脾氣來的快去去得更快.

她驚訝的睜大了眼眸:"這就好了?"

也太快了吧.

她接過玉符左看右看,還真的是恢複了功效.

即便是沒有用,看那個靈氣充沛程度,以及符箓的亮光充盈就能明白.

"陸長生就是送你跟狗尾巴草你都能高興個半天當寶貝.再說了,陸家的鎮妖樓到底是保不保得住跟你有什麼關系?要你在這里杞人憂天瞎擔心?人家自己都沒有你這麼焦慮."

"多管閑事."

他最後下了四個字批語,施施然的長袖一拂,走了.

甯清秋在原地怔愣了半晌.

後知後覺的想著七夜那表面上冰冷不屑,其實怎麼聽都是一股酸溜溜語氣的話,默默地笑了.

原來之前他是因為她過于關心鎮妖樓,誤以為她在擔心陸長生才這麼不高興的?

這個男人還真是別扭.

她的眼眸晶晶亮.

旋即把玉符往懷里一揣.

小跑著跟了上去.

"唉,別走那麼快.等等我,一起進去."

七夜沒說話,但是步伐卻小了一點.

只要她願意跟,他即便是不會一直站在原地等待,也是會讓她追上來的.

上篇:第三百八十章 大道漫漫,你並非一人獨行     下篇:第三百八十二章 打穿鎮妖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