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八十二章 打穿鎮妖樓!  
   
第三百八十二章 打穿鎮妖樓!

七夜有點不舒服.

不是身體,是因為甯清秋目光灼灼,他心里有點......

怪異.

這丫頭,心里又在打什麼歪主意?

他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甯清秋在他心里,最是會插科打諢,這就罷了,還最是會推卸責任.

每次有個什麼,就是往他的頭上推,自己半點兒責任不擔,就是知道眨巴眨巴一雙大眼睛看著他裝無辜......

從七夜的心理活動可以看出,他心里還是很有些怨氣的.

他從來都不是大度的人.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修的,就是這樣的唯我獨尊的道.

也不要說他修煉到如此程度,怎麼還是如此的情緒化.

說真的,修士修仙,又稱為修真,那是修得本我,就是要體現真性情.

真的是那種一心不贅物,古今自逍遙的心境........

那也要等到他真的成仙的那一刻再說.

還有,人之所以為人,不只是因為智慧,還有就是七情六欲,聖人都還要斬三尸,天道都要分道魔,所以不可能真的無心.

真的要做到那個地步......他又不是修的無情道!

對于甯清秋,他更是斤斤計較.

七夜決定先發制人,看著這丫頭滿臉興奮,煉心劍都是抖啊抖啊的,他還是勸上兩句.

"你自己收斂一下.這麼大的動靜,氣息外泄,待會兒半個鎮妖樓的妖族都要圍到你這邊來."

他們是來斬妖除魔,目的是鍛煉她的.

不是讓妖族來把她當做是獵物的.

雖然七夜有足夠的能力護著她,但是昨天都已經是說得很清楚了.

他更希望她自力更生.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修士的強大,最終,來源于自身.

他希望自己心目中的那個人,能夠和他並肩而立.

為了他,也為了她自己,甯清秋都不能有絲毫的懈怠.

甯清秋一怔,也是知道自己有些心緒不甯了.

她深深呼吸一口氣,鎮壓丹田處有些暴動和活躍得過分的靈氣.

壓低聲音,清悅卻帶著些微的凝重.

"七夜,你有沒有發現,我們自從進了這個鎮妖秘境就有點不對勁兒?我平時真的不是這麼情緒化的人,但是我覺得......從昨天起,很多情緒都像是--"

"被放大化了."

她沉吟了一下,找出了一個自己覺得最形象的形容詞.

七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也是想起了一些問題.

他嗯了一聲.

"你也發現了?什麼時候?"

甯清秋本來是猜猜而已,生怕七夜覺得她就是胡亂一說希望他大人不記小人過,沒想人家也是這麼想的,就是不說,讓她蒙在鼓里.

七夜道:"進入這秘境,我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甯清秋非常的震驚:"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她幾乎控制不住的提高了一個音調.

既然他什麼都知道,為什麼不提醒她?!

逗她玩兒嗎!

七夜皺皺眉,說道:"我也只是隱約感到不對勁兒,就是這秘境中有什麼東西在影響修士的心緒,或者說,是為了影響長期鎮壓在這里妖族的心靈,對我們的影響,只是次級的.但是它到底是什麼,我並不清楚,需要進一步的查探."

"再說了,我可以感應出,這個東西就像是你說的,只是一種情緒略微擴大化處理,或者說,它只是讓你一些可以被壓抑的情緒完全的釋放出來,但是並沒有扭曲,比如說你對我的懷疑,從來都是沒有消失過.就像是現在."

他最後的聲音已經冰冷到了極點.

甯清秋張了張嘴,卻是無言以對.

七夜真的是深諳打蛇打七寸的道理,這一擊簡直是快准狠,死死扣住了她的脈門.

一擊致命.

他太神秘了.

而甯清秋,到底是個半路出家的修士,或者說她其實不是不信任七夜,而是對于整個云荒世界,都是有著一種懷疑.

她把自己和世界分割開來,形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個體.

若是不找到解決的辦法,她總有一天,會因為這個問題吃大虧.

最終,她諾諾無言.

憋了半天,只有三個字.

垂頭喪氣的說:"......對不起."

聲音細弱蚊蠅.

七夜眸中閃過深沉的無奈.

他其實是故意的.

他知道,甯清秋心里有很多秘密,心思重,壓著,什麼也不說.

七夜不願意逼她.

但是七夜也明白,這就是心魔的前奏,也就是心魔的根源.

來自于修士心底深處的那些不為人知的隱秘.

人人都有,人人皆是不同.

每個修士都幾乎是要經曆過這一遭,他也不例外.

但是甯清秋的問題......

他不知道是什麼,卻是希望她可以解決.

至少態度要端正起來,決不能逃避,只能去面對.

不然等到心魔真正的爆發那一天,她只會一敗塗地,沒有絲毫的反手之力.

所以這次感應到了這個鎮妖秘境好像是有什麼可以激發修士心底一些片面情緒的東西,他就來了興致.

故意不說破,一個就是想要甯清秋自己釋放一下心里壓抑已久的某些情緒,就像是治水,堵不如疏.

另一方面,就是不想要打草驚蛇,誰知道那玩意兒到底是死的法器還是活著的生命體,到底有沒有靈識,所以他就假裝一無所知,在最後找到它的蹤跡的時候雷霆一擊,這才可以有心算無心,順利到手.

但是甯清秋都已經是一口說破,他也就攤開來說.

比起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當然是甯清秋的信任更重要.

結果到最後,她都只能說一句對不起.

甯清秋正在垂著頭暗自傷神,卻有一只手輕輕放在了她的頭頂.

然後,大力的揉了揉.

"好了,別像個受氣包的樣子,每次都是你凶了我,反而是做出我對你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的模樣,我也很冤枉啊."

男人帶著淡淡的笑意和寵溺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清秋震驚的抬頭.

那雙像是黑洞的眼眸,笑起來的時候卻帶著月光般的溫柔,和太陽般的熾烈,讓她幾乎沉迷.

他的手,握住了她捏著煉心劍劍柄的手.

"打起精神來,把這個鎮妖樓打個對穿,我們就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背後搞鬼了."

上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吃醋的男人最可愛     下篇:第三百八十三章 骨碑刻字,陣圖凶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