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三百九十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第三百九十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碧鱗被她古怪的眼神看得毛躁.

"你那是什麼眼神?"

話語陰郁,帶著點咬牙切齒.

甯清秋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視線.

"哦,可能是抽筋了."

她這麼一說,差點沒有把碧鱗梗個半死.

他冷冰冰的掃了她一眼,帶著冷血動物特有的陰冷.

哼,這個女人,是在敷衍他.

找借口,都不知道找一個靠譜的.

不知道為什麼,即便是對于掌握甯清秋有著牢牢地把握的,但是他的心底深處,對于這個女人,還是有種捉摸不透的感覺.

她表現得,不像是一個階下囚.

對于她可以隨時死在他的手里這件事,好像是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碧鱗有些奇怪.

這是他遇到的第一個人類修士.

以前,都是其他的大妖和人類進來的修士展開血腥厮殺.

但是因為修士那邊總是有著一種叫做傳送玉符的東西,所以--

他們妖族傷亡慘重,但是修士總是有著退路,游刃有余的樣子.

死的妖族,遠遠比起人類要多.

最讓他們痛恨的不是其他,而是這樣類似于關在囚籠里面給修士練手的處境.

他們,是囚徒.

暗無天日,沒有自由.

對于驕傲的妖族而言,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無與倫比的煎熬.

這一點,沒有人類會懂.

除非......

讓他們感同身受!

碧鱗決定,這個叫做甯清秋的白白嫩嫩看起來很好吃的女修,就是他的第一個囚徒.

也是......

儲備糧!

把她養胖了,然後什麼時候嗷嗚一口吃掉!

這樣的美食,自然是要隔上一段時間,才能好好地享受.

等他出去了,等他找到更多的小玩具,對她沒有興趣的時候,再吃了她.

碧鱗伸出猩紅的舌尖,舔了舔尖利的虎牙.

甯清秋像是感應到了他的視線,微微偏頭看他.

水眸中帶點疑惑.

像是在問他怎麼了.

碧鱗清清淡淡的一笑,眸中波云詭譎.

霧霾匆匆.

甯清秋不明其意,卻是暗中提高了防備.

......

司空摘星進了鎮妖樓之後,就覺得不對勁兒.

為什麼呢?

不是因為站在他前面的蘇紅衣靜靜不動的身影,也不是為了對面那個聳立的巨大骨碑上面寫著的八字箴言.

那是一種直覺.

千萬次危機里面鍛煉出來的直覺.

作為一個小偷,作為一個天下聞名的神偷,他對于氣息危機的感應,那真的是刻入了身體里面的每一寸骨血.

那是本能的東西.

先于自己的五感,先于自己對于環境和對手的判斷.

就是有一個聲音在腦海里面大聲的叫嚷.

危險!危險!

他慢慢的踱步到了蘇紅衣的身邊,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鎮妖樓,有古怪啊."

蘇紅衣目不轉睛的看著骨碑上的文字,終于撫掌歎道.

"甯清秋果然是劍道一途上不世出的天才修士,也許,就只有葉凌霄可以比她更加的悟性高絕了."

司空摘星一挑眉.

怎麼說到甯清秋了?

順著蘇紅衣的目光,他再次看向了骨碑.

之前只是匆匆一眼,這下子細看,也是越看眼眸越大,帶著十分的驚訝.

"這......是甯清秋的劍意?!當真是匪夷所思!"

司空摘星用了一個非常誇張的形容詞.

蘇紅衣卻是沒有反對.

他是看著甯清秋怎麼樣凝練劍意的,還是在和雷揚的那一場戰斗中,在檳城的靈石秘境中,在爭奪那個陰陽和合宗的傳承的時候領悟的.

如今才過了多少時日?

她的劍意竟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何等的驚人的進步.

即便是他們這樣的絕代天驕,也是贊歎的.

她,果然是為了劍道而生.

這骨碑上的劍意,特點如此的鮮明,每個劍客的劍意都帶著濃烈的個人色彩,甯清秋的這個,自然是被身邊熟悉的幾個人牢牢記住.

一眼就能認出.

剛才司空也是沒有細看.

主要是這道劍意都已經是快要達到小成的地步了.

劍意分為凝練,小成,大成,圓滿四個境界.

比如修士的修為大層次的差距都還要大,所以甯清秋這三連跳的修煉速度,簡直是駭人聽聞.

司空摘星問道:"你就打算聽她的意思,不查看著鎮妖樓的秘密了?"

如此安靜,沒有大妖出沒的痕跡,要不是知道自己來的是鎮妖樓,還以為這是進了那個大能的墳墓中呢......

這要是沒鬼......鬼都不會信.

蘇紅衣冷冷的看他一眼,宛若看一個智障.

"到底是什麼,給了你這樣的想法?我都來了這鎮妖樓,難不成還要空手而歸?傳出去,天下修士還不個個恥笑于我?"

莫非......

司空摘星這家伙打不過他,就是打著這個主意?

蘇紅衣眼神狐疑冰冷.

司空噎了一噎.

蘇紅衣可是個大殺星,他怎麼就跟他探討起來了?

哼哼哼,好心沒好報.

算了,爹死娘嫁人,各人顧各人吧.

"她能進,我自然也進得."

蘇紅衣撐著自己的遮天傘,毫不遲疑的邁步.

"不就是個陣圖罷了,難不成還想攔著我?"

最後一聲很輕,但是司空完全沒有聽漏.

他唇角一挑,也是走了上去.

作為神偷一枚,對于五行八卦,那可是知之甚詳.

對于這些東西不熟悉,那不是隨便偷個什麼東西,就會被攔在門外了?

哪個世家宗門藏著自家寶貝的時候,不在周圍搞一搞陣法呀,符箓呀,陣圖呀,傀儡呀之類的?

司空摘星涉獵很廣,知識領域那叫一個吩咐.

對于陣圖,並不陌生.

兩個大男人身形極快的過了大廳.

明遠緊隨其後.

他在陣法一途上面,除了那個鬼才,還從沒有服過輸.

一法通,萬法明.

陣法陣圖,本質上不就是一家的?

陣法就是簡單的陣圖,陣圖就是複雜的陣法.

反正......

對他來說,沒什麼難的.

去萬妖城之前,來一趟鎮妖樓,也是個不錯的體驗.

就是可惜--

沒怎麼遇到妖族.

種種情況,都是說明了,今天,定然是有大事發生.

這是所有的人心中,都明白的一件事.

上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居高臨下的王之蔑視     下篇: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識廬山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