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一十八章 戮神柱,冰清生肌液  
   
第四百一十八章 戮神柱,冰清生肌液

陸長生淡淡的看了一眼碧鱗.

心里已經是有了點思量.

七夜不是無的放矢的人,而且,這個躺著的人看起來確實是有點古怪.

蘇紅衣和司空摘星已經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個人……這不就是那個妖族嘛!

雖然是氣息完全的就像是個人類.

但是,他們是撞見了碧鱗帶著甯清秋跳下黑洞的場景的.

自然是把人認了出來.

五官未變啊.

他們又不是睜眼瞎!

蘇紅衣噗嗤一下就是笑了出來.

甯清秋看了一下,四個字可以形容.

花枝招展啊.

然後她就是想起了碧鱗之前的誤會……

然後,她沒忍住,也笑了起來.

蘇紅衣整天沒個正形兒,自然是沒有人在意他笑什麼.

就當做是間歇性的抽風了唄.

甯清秋自然是不一樣.

這一堆人中間,她向來是極為的顯眼.

焦點人物.

甯清秋自個兒都是搞不明白.

這種不明白里面還帶著點心虛.

陸長生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他自然還是要過問一下的.

以七夜的驕傲,他又不是閑的沒事兒,才要對一個金丹修士這麼折辱.

若是有人惹到了他,不過就是一刀斬了.

有的甚至是刀都不用.

何必這麼--

大費周章?

甯清秋眼神略微的有些複雜.

"……這是鎮妖樓里面唯一剩下的一個妖族."

光是一句話,陸長生已經是瞬間就想通了來龍去脈.

"就是這個妖族,劫持了你?或者說,你和七夜設了局,將計就計的讓這個妖族帶著你出來的?只是……他用的什麼把自己偽裝成了一個人族修士?"

他句句都是問句.

其實前面兩句用的卻是陳述的語調.

已然是推斷出來,用不著她的回答.

就是奇怪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作祟,這個妖族竟然能夠騙過他的眼睛?

要知道,陸長生的修為,在年輕一輩不說,在整個九州大陸,只要是化神真君不出,那已經是可以稱得上一句登峰造極.

竟然連這樣的人物,都是瞞過了他的眼睛.

這就是有些恐怖了.

蘇紅衣和朝陽郡主等人,也是反應過來.

這下看著碧鱗的眼神,就是各有意味了.

這東西若是一件法器還好,若是功法……

事情就大條了.

想一想,若是這個功法得以推廣,那麼妖族個個都是偽裝成了人族在各處搗亂,陰謀詭計齊齊上陣的話--

那麼人族必然是會短時間內就是大起內戰.

比如說,以這個門派的樣子,去屠殺另外一個門派.

殺掉一個世家的最出色的繼承人栽贓嫁禍給另一個世家……

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但是,帶來的危害,那就是恐怖了.

陸長生這一說,顯然是說到了點子上.

甯清秋也是聽出了不對.

她沉眉說道:"是一門叫做小無相功的功法,他不只是可以模擬人族,之前出來也是靠著碧鱗模擬了修羅的氣息,然後欺騙了修羅之臂,引用了里面的魔氣,一舉打破空間壁壘,我們就是這麼出來的."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不過這里都是有見識的人,聽著這麼駭人聽聞的事兒,都是個個按捺住了.

這個時候多虧明遠第一時間就是設下了隔離陣法.

不然的話,這樣的消息傳出去,那就是軒然大波.

隱瞞吧,若是這小無相功在妖族普及,那麼就是說不得已經是陰謀開始.

要是直說……

那就是恐慌沸騰了.

人人都是沒有辦法信任,隨時都在害怕自己身邊的朋友,師兄弟,道侶,長輩親人……

他們隨時可能撕開表皮,露出妖族猙獰的面孔,然後對著自己痛下殺手.

這樣的偽裝,簡直是防不勝防.

到時候,反而是給了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可乘之機.

那些想要動搖人族根基的種族,說不得都會跳出來.

還有人族內部的那些貪婪短視之輩,只在乎自身的利益,說不得就會乘此機會,在中間攪亂風云.

那個時候,亂象畢現.

九州都是逃不過.

這樣的事,絕對不能夠發生.

陸長生對著七夜沉聲道:"這里不是處理他的好地方,把他帶到陸家去吧,我們要對他好好地審問一番."

甯清秋過去拉住了七夜的手臂.

七夜本來就是無所謂的,看著陸長生說道:

"他可以暫時的交給你,但是你該問的問完了之後,要把他交給我."

"沒問題."

碧鱗就被帶走了.

其他的修士好奇得抓心撓肺的,都是半點兒內幕消息都是沒有聽到的.

知道內情的,也就是他們幾個.

碧鱗不是不想掙紮.

而是七夜出腳的第一腳,就是封印住了他的丹田氣海.

半點兒靈氣都是使不出的.

反而是他的小無相功,像是固化在了臉上身上.

並沒有戳破.

顯然,也是七夜有意為之.

他的身份,確實是不適合太多的人知道.

不然的話,麻煩就會接踵而至.

他這個時候,就想著事情趕快解決.

自然是不會自找麻煩.

陸長生帶著他們,來到了陸家的地牢.

這里幽暗深邃,有著暗河.

將碧鱗丟到了戮神柱上,重重鎖鏈捆上.

他的四肢大開,整個人幾乎是半懸空.

暗河有著無數的毒蟲和凶猛的陰暗屬性的河魚.

被它們輕輕咬上一口,就會痛徹骨髓.

不是人可以忍受的.

痛,卻又死不了人.

每隔一段時間,戮神柱頂端的蓮花座就會傾倒.

然後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冰清生肌液就會傾倒而下,千瘡百孔的身體,頃刻便是可以恢複如初.

然後,就是新一輪的折磨.

這些設施,不過是確保人可以不死罷了.

但是,卻是生不如死.

特別是戮神柱可不是浪得虛名.

它主要是傷害人的精神識海.

靈魂上的痛處比起**上的更是讓人難以忍受.

神魂會被戮神柱切割汲取,然後用這些龐大的精神力量,催生冰清生肌液.

簡直是一套循環.

陸長生一概不喜歡這樣的刑具.

這一次,倒是被逼無奈了.

事關重大,就只能是行非常之道.

陸長生目光灼灼的看了一眼七夜:"解開禁錮吧."

上篇:第四百一十七章 這人臉皮這麼厚,莫非是個體修?     下篇:第四百一十九章 雖為人族,行的卻也是妖魔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