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一十九章 雖為人族,行的卻也是妖魔手段!  
   
第四百一十九章 雖為人族,行的卻也是妖魔手段!

這倒不是陸長生發了瘋.

其實照常理來說,要困住碧鱗,自然是不該讓他有著靈氣有著修為的.

但是吧--

戮神柱作為一等一的拷問囚困的刑具,自然不是一般的法器可以比擬.

若是不給碧鱗解除封印禁制,不過片刻功夫,他就會受不了的.

只有他的金丹修為還在,才可以抗住這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

又不是為了殺他.

七夜頷首.

手指尖一彈.

一縷淺薄的黑色烏光在碧鱗的身上游走一圈.

封印被破.

碧鱗恢複了金丹修為.

他總算是緩過一口氣來.

被七夜踩踏,不只是疼痛,這次都是次要的,最大的感受,就是無與倫比的羞辱.

碧鱗那個時候,真的是恨不得自己死了.

現在緩了過來,他卻是不願意去死了.

他這麼多年辛辛苦苦的修煉,那麼多的妖族為了他自由甘願奉獻生命,不是為了讓他就這麼輕易的死了的.

若是甯清秋知道他現在的想法,必定是會給他念一段"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碧鱗雖然是不知道,但是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

活下去.

即便是忍辱負重.

即便是生不如死.

有的時候,死亡比起活著,要簡單太多太多.

他咳了兩聲,有著內髒的碎片夾著血腥沫子在他的口腔里面翻滾.

"你們要知道什麼……問吧."

他倒是先發制人了.

即便是成為階下囚.

他也絕不折損了,屬于妖族的驕傲.

甯清秋他們面色各異.

蘇紅衣暗暗嘖了一聲.

"倒是沒看出來,這個妖族還有點骨氣嘛."

七夜倒是面如寒冰.

"真的是要有骨氣,那就不會讓我們問了."

甯清秋想著,七夜這樣的人,這輩子都是沒有辦法理解什麼叫做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和忍辱負重幾個字.

陸長生倒是沒有發表評論.

他只是淡淡的看著他.

"我問你答,若是聽話的話,我就給你一個痛快,若是語焉不詳或者是騙我……你就呆在這兒吧,也不過是換一個地方關你罷了.我們陸家,不只是有著鎮妖樓."

碧鱗眼眸微顫.

甯清秋暗自歎服.

陸長生這一下可算是說到了點子上.

碧鱗最怕的,最痛恨的,不就是被困在鎮妖樓那麼多年?

被囚禁的人,有朝一日逃出生天,正是無與倫比的歡喜,卻從希望到了絕望,再次被抓了起來,還要再次面臨暗無天日的囚牢……

若是她,也是要瘋的.

碧鱗暗暗咬牙:"希望你,說到做到."

他話里面都是帶著冰渣子.

陸長生自然是懶得跟他保證.

他說過的話,自然是不會食言.

"你用的是什麼,模擬的人族?"

碧鱗冷哼一聲:"我就不相信甯清秋沒有告訴你."

她什麼都知道,自然是不會替他隱瞞.

甯清秋確實是告訴了陸長生的.

不過嘛--

"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不要轉移話題,也不要拐彎抹角."

陸長生言語冰冷.

隨著他的這一句話,柱子上面開始亮起了血光.

淡淡的微光.

碧鱗仰著頭,痛苦的叫了一聲.

而後死死的咬著牙,再不肯發出半點兒聲音.

只有血沫在喉嚨里翻攪的哽咽聲.

甯清秋聽得幾乎是毛骨悚然.

她微微側頭.

陸長生比起他們站得要前面一點,多了半個身位.

看起來清冷淡漠,若仙人臨世.

卻是這麼云淡風輕的對著碧鱗進行折磨.

她心尖微微一顫.

陸長生,不只是可以救人,他殺人也是不眨眼的.

他不是菩薩心腸懸壺濟世的仁慈的醫生,而是號稱見死不救脾氣古怪生人勿進的陸長生.

所以,她壓根就用不著為他擔心.

跟著七夜他們離開,先是去誅魔谷找一找,看看有沒有他們心心念念的岐江神劍,或者是黃泉魔劍……

然後,便是回去萬湖大草原,看看平安的妹妹,那邊的情況到底如何.

再然後……

離開這麼久,也該回去青云宗看一看了.

有些賬,必須要算.

不只是她自己,還有--

原主的仇.

那個時候一心只想著好好地活下去,盡快的融入甯清秋這個身份,卻是沒有仔細的想一想,好好地"甯清秋"為什麼會被匪徒劫持?

那麼多的人,滿大街都是,甚至是還有著凡人,為什麼非要抓她?

身份比她高的也不是沒有,而且,既然是人質,為什麼會對她痛下殺手?

這後面,定然是有著陰謀的.

而最大的懷疑對象,就是邊凜的未婚妻鄭芸.

既然是對著她下手第一次,那麼第二次第三次就是不奇怪了.

多大仇?

非要置她于死地?

所以,甯清秋是必須要回去青云宗報仇的.

如今修為也是飛速上漲,甚至是連劍意都已經凝練而成,這富貴不還鄉,那就是猶如錦衣夜行.

她自然是要回去的.

再說了,她沒忘記,自己還有兩個好友還在青云宗.

沈柔和甯妍,這麼久不見,不知道她們好不好?

繼而想起來那個青云宗山下的那個坊市,多寶閣里面的那個老板娘,若是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叫做豔娘吧?

她做了投資,給了她貴賓令牌,買了她的冰玉蓮靈種.

結果甯清秋還沒有在青云宗混出名堂來,轉眼就是失蹤了.

那個老板娘,該不會是以為她死了吧?

說不定,把她當成是失敗的投資了……

甯清秋想著,眼眸中浮起淡淡的笑意.

陸長生對著碧鱗的拷問還在繼續進行.

"說吧,是什麼."

碧鱗沉默了一下,開口的時候聲音有點發顫:"小無相功,號稱……可以模擬萬物,模擬一個人族的氣息,那就是小兒科."

他倒不是怕,是痛到了極處,所以生理自然反應.

"可是每個妖族都會?或者說……修煉此法有什麼條件?"

若是苛刻,那麼就是不足為慮了.

不然的話,就是需要開始准備了.

陸長生聲音冷絕:"我提醒你,若是你所言有著半絲虛假,我不介意……搜你的魂魄."

碧鱗長笑一聲,帶著無盡的諷刺:"可笑,人族道貌岸然,卻原來也是要用搜魂術這樣的被你們斥責的妖魔手段……"

上篇:第四百一十八章 戮神柱,冰清生肌液     下篇:第四百二十章 嚴刑拷打,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