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二十二章 單方面的喜歡,沒有回應的義務  
   
第四百二十二章 單方面的喜歡,沒有回應的義務

碧鱗也是注意到了她的視線.

其實,從他們離開的時候起,他的眼神就是沒有移開過.

看到甯清秋看過來,他露出了一個近乎是血腥的笑容.

甯清秋眉頭一皺.

便是離開了.

之後拷問他,她不想再觀看了.

這一次之後,大概是見不到這個妖異的妖族少年了吧.

她這麼想著.

司空摘星走到陸長生身邊.

他是三步並作兩步趕上去的.

在他的肩頭拍了一記.

冰澈透骨寒涼的眼神掃了過來.

司空摘星近乎是激靈靈的打了個哆嗦.

然後他就是梗著脖子說道:"兄弟啊,我跟你老實說了吧,不要想著那些得不到的水中月鏡中花了,還是惜取眼前人吧,朝陽郡主長得美,有實力,有背景,對你更是一片癡心天地可鑒,你就從了吧."

陸長生冷冷的看了他半晌.

只把司空摘星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看得是毛骨悚然.

"干什麼?"

他護著胸口,把自己裝得像是個小媳婦一樣.

陸長生眉毛抽了抽.

然後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來者是客,還是不要暴力對待.

不然的話……

司空摘星睚眦必報.

他這要是下了他的臉,之後他不可能是時時刻刻的守在陸家,所以要還是到時候司空摘星回來報複,偷空了陸家的寶庫--

那就麻煩了.

他不想全天下的追殺他,耽誤自己的事兒.

所以他很是認真的告訴他:"我不會將就一個我不喜歡的人,修仙一途,若是沒有合心意的人,我自己一個人走未嘗不可,不需要為了道侶和雙修之事,強迫自己去退而求其次."

這話倒是說得太決絕了.

身後跟來的朝陽郡主當即便是身體一顫.

聽聽,他就是這麼想的.

他不願將就,覺著她不合心意,甯願一個人走,也不要她這個退而求其次……

真的是把朝陽郡主的臉皮,給扒了下來.

一腳一腳的踩.

這下子,不要說是朝陽郡主,就是甯清秋都覺著這話即便是拒絕,也是太冷酷了一點.

關鍵是私下里對著朝陽郡主說還好.

這樣當著他們所有的人面……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

就是她這樣的,大概都是會羞愧不已.

更不要說朝陽郡主這樣心比天高,驕傲無比,最是在乎面子的人.

立時就要崩潰.

而且--

她還是深愛著陸長生,聽著自己的鍾情對象這麼說,幾乎是給了她致命的打擊.

即便是陸長生以前多麼的冷酷慢待,都沒有這一次,給她的羞辱大.

特別是當著甯清秋.

朝陽郡主幾乎是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飛快的走了.

只有一道紅影,在眾人眼前一閃而過.

陸長生並沒有去追.

這本就是他希望看到的.

自然是不可能自己破壞這樣的情景.

但是甯清秋還是看清楚了她臉上那連串的淚珠不斷的滑過.

再驕傲,也不過是個女修.

"還有."陸長生面對著朝陽郡主的淚奔顯然是無動于衷,轉而對著還在傻眼的司空摘星說道,"我沒有兄弟,我們陸家,我的父母,只有我陸長生一個.兄弟一說,就不要隨便提起."

他很是嚴肅,一本正經.

那個表情,一看就是沒有開玩笑.

司空摘星嘴角抽了抽.

呵呵噠,還真以為誰稀罕當你陸長生的兄弟啊.

這上綱上線的.

活該像是個木頭人.

但是你要是說人家這樣的不解風情的木頭竟然還是有著朝陽郡主的這樣的大美女倒追,到底是這些女人的眼光有問題,還是說……

他司空摘星太不受歡迎了?

司空開始有點懷疑自己的人生.

蘇紅衣又是一聲笑,長歎道:"真真兒是朗心似鐵啊,美人垂淚竟然無動于衷,真的是可惜了朝陽郡主一片真心."

不過,他的這個感歎,顯然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他對于朝陽郡主那樣的眼高于頂的女修,向來是沒有什麼好感的.

即便是驕傲得如同鳳凰又如何?

論驕傲,他蘇紅衣又是比起誰差了?

最讓他不滿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會經常地和朝陽郡主撞色兒.

衣服的顏色經常一樣.

蘇紅衣忒不爽.

對于這一點,甯清秋已經是無力吐槽了.

兩個人都是喜歡紅色的衣衫,這樣天天穿,怎麼可能不撞色兒?

不撞色兒才奇怪了……

甯清秋走過去:"你就別說風涼話了."

"那個,你要不要跟著去看一看?"

甯清秋打量了一下陸長生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個建議.

照理說,這兩個人的感情的事兒不好管.

但是啊--

朝陽郡主那就是一個破壞狂啊.

見人就抽的那種.

這個時候要是放任她一個人出去晃蕩,要是看著誰不順眼,給人一鞭子,那還不是要陸長生最後出面去收拾爛攤子?

再說了,那些飽受折磨的無辜的修士多慘啊.

這好不容易修羅之臂帶來的魔氣只不過是虛驚一場,這下子又是被朝陽郡主仗勢欺人一鞭子……

太委屈了.

心里脆弱點的,可不得懷疑人生.

陸長生眼眸極為的冷淡.

他的眼眸,是琥珀琉璃一般.

看起來在陽光下顏色極淺.

都快和光暈同化.

看人的時候,就顯得極為的專注和深情.

當然,這只是錯覺.

要知道,人生三大錯覺,其中之一,不就是他喜歡我嘛.

朝陽郡主想必也是深受其害.

說不定還是腦補出了什麼陸長生就是喜歡她,不過是言辭內斂表情淡漠,所以才一直不說出來.

所以她就要熱情似火的捂暖他的心.

但是--

錯覺就是錯覺啊.

甯清秋錯開了眼.

陸長生眼眸一冷.

然後他說:"我沒有那麼多的閑工夫去安撫一個不喜歡的人,我該說的都是已經說清楚了,她要是還想不通,那也是跟我沒關系."

對朝陽,他自認已經是仁至義盡.

但是--

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情感綁架.

她喜歡他,難不成他就必須回應不成?!

可笑!

他胸口隱隱作痛.

想來,應該是內傷發作.

自己便是醫生,這個時候,自然是打道回府,找個僻靜的地方閉關修養.

轉身便是走了.

上篇:第四百二十一章 多情總被無情惱     下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紙上談兵的知心哥哥--明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