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二十三章 紙上談兵的知心哥哥--明遠  
   
第四百二十三章 紙上談兵的知心哥哥--明遠

甯清秋被陸長生這麼甩了一個冷臉,還是有點回應不過來的樣子.

明遠倒是走到了她的身邊,輕聲勸慰.

"別擔心了.這是陸長生和朝陽郡主的事兒,陸長生這麼快刀斬亂麻也好,不然的話,朝陽郡主要是不依不饒的糾纏,自己也會過得很苦,還不如這樣,痛徹心扉之後,說不得就是大徹大悟了."

雖然可能性不大.

以陸長生的性子,這麼多年下來,對于朝陽郡主的糾纏,定然是煩不勝煩.

冷眼相對,應該是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

即便是冷言冷語,他也不認為朝陽郡主會被傷透心.

至少,她應該是不會放棄的.

陸長生要是喜歡她還好,可是要是不喜歡……

遇上這樣的人,無疑是一種折磨.

"而且,你也站在陸長生的角度想一想,被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一直這麼苦苦糾纏,在很多的人眼里,都還是要把你們當成是一對,說到你就要說到她,說到她就是要扯上你……他不高興,是正常的,卻也不是故意的針對你."

甯清秋若有所思.

說真的,明遠這個人還真的是挺適合當什麼知心哥哥之類的活計.

要是在她們的那個時代,當個電台主播之類的話,不知多少癡女迷妹天天去咨詢情感問題.

可惜了.

生不逢時啊.

明遠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背脊發涼.

他哪里說錯了?

"明遠,你對男女感情之事說得頭頭是道,莫非……很有經驗?"

甯清秋打趣道.

她其實也不是不知道,陸長生的做法是對的.

要是不喜歡,把朝陽郡主吊著,或者是當個純粹的爐鼎使喚,想必以朝陽郡主對于陸長生的癡心,也是半點兒不會反抗的.

說不定,還會欣喜若狂.

這樣的行為,才是真正的渣男啊.

陸長生這樣,倒是可以說一聲光風霽月了.

磊落坦蕩,半點兒不晦暗.

倒是她著相了.

其實也就是看著朝陽郡主平時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哭得那麼淒慘,看著挺可憐,就是想陸長生能夠稍微婉轉一點.

但是吧--

轉念想想,陸長生都是這麼不給面子都擺脫不了朝陽郡主的糾纏……若是態度軟一點,說不得朝陽郡主就是死不放手了.

想想也還是挺可怕的.

而且……

甯清秋還記著朝陽郡主最後的那個眼神.

看得她毛毛的.

她知道,人一直是把她當做了假想敵.

這情況還是在七夜出現之後好上一點.

大概是因為她名花有主,所以朝陽郡主覺著自己不會跟她搶男人,所以放心了點.

但是現在--

這怎麼又是把這賬算在了她的頭上?

甯清秋覺著自己好無辜啊.

這麼一想,越發的覺著自己心思不純.

竟然要陸長生去出賣色相,安撫朝陽郡主,最好能解釋清楚,他們就是最純潔的救命恩人和被救的關系,哪里有什麼兒女情長?

不要誤會了啊親.

被明遠這麼一說,想著相比起來,還是陸長生更重要,朝陽郡主和她向來不對付,也就是個認識的狀態,朋友都是說不上.

她就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還是管好自己的事兒就行了.

明遠被她這麼一說,臉倒是微微泛紅.

輕輕咳了一聲:"你說到哪兒去了,就是……紙上談兵而已."

他有點赧然.

甯清秋便是笑笑.

蘇紅衣倒是說了一句:"即便是紙上談兵,也算是胸有乾坤,說得還是很讓人信服的,說白了,牛不喝水強按頭,這事兒沒道理,強扭的瓜也是不甜的,陸長生這樣的人,哪里是會違背自己的心意按照別人的看法做事兒?"

"我們,還是安安靜靜的看戲,旁的,別多說,別多管."

他說著便是朝著另外一邊,給他安排的廂房走去.

臨走的時候,深深地看了一眼他們才出來的牢房的方向.

那個妖族……

可不能這麼輕易的死了啊.

只是--

要怎麼才能夠從七夜手里把人留下呢.

這是個問題.

回去好好合計合計.

問題的關鍵點和突破口,在于--

他看了眼甯清秋,眼尾暈染上一點嫣紅,豔麗而危險.

甯清秋蹙了蹙眉心,直覺蘇紅衣打著什麼鬼主意.

但是他什麼也沒說,悠哉洋哉的走了.

寫意風流.

一身紅衣,穿起來都是比起朝陽郡主這麼一個美豔佳人更加的勾人心弦.

話說,這人怎麼看都是個風流人物,哪里像是傳說中那個殺人無算,冷酷血腥的殺人機器?

甯清秋搖了搖頭,不再深想.

司空摘星這個時候倒是想起了陸長生事先還允諾過他的三樣寶物,這個時候連忙屁顛屁顛的快步追了上去.

"長生啊,你等等我啊,話說,我們要是有空的話,你這個時候帶著我去寶庫里面選東西啊,我這個人動作很慢的,大概是要選很久啊……"

他一邊喊著,一邊跑得沒了影兒.

然後便是只剩下甯清秋還有明遠和七夜三個人.

也就是最開始的尋寶三人組.

明遠說道:"這會兒也是趕緊的回去休息吧,這鎮妖樓這事兒折騰下來,定然是不好受的."

甯清秋還被碧鱗劫持了啊.

他對于她以身犯險還是不滿的.

只是明遠到底是沒有表現出來.

就連七夜也是拗不過她的不是嗎?

不然也是不會答應她被個妖族劫持帶出.

他們這也是有點杯弓蛇影了.

是被甯清秋之前的那次失蹤嚇魔怔了.

這個時候,她恢複記憶了,自然是明白他的那點顧慮和心態.

她微微笑著,簡直是比璀璨的陽光還要奪目,還要明麗.

"明遠,我都忘了說了,我恢複記憶了."

明遠點頭:"哦,你恢複記憶了,那是好事兒,趕快的去休息……你說什麼?你恢複記憶了!"

他還在慢悠悠的接口,突然就是瞪大了眼眸.

看起來倒是沒有了平日的淡定自若和溫文爾雅.

最後幾乎是有點破音.

可見震驚.

"真的?"

他不太敢相信.

這期望的事兒突然變成現實,夢幻成真,還是有點不敢置信的.

甯清秋點頭:"當然是真的."

上篇:第四百二十二章 單方面的喜歡,沒有回應的義務     下篇: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拿起劍,就從沒有想過要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