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拿起劍,就從沒有想過要放下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拿起劍,就從沒有想過要放下

明遠覺著,眼前像是綻開了極其美麗的煙火.

絢爛無比,五光十色.

心花怒放.

原來,不只是個形容詞,它還是個動詞.

他的心上,真的是開了一朵花.

高興得不得了.

簡直是想要把甯清秋抱起來,旋轉個幾十圈再說.

當然,有七夜在一邊虎視眈眈的看著,他自然是不敢動手的.

倒不是怕了他,主要是……

抱著人家的准道侶,自然是要心虛的.

所以,也就只能是想想.

千言萬語,萬千思緒,全部都是在不言中.

明遠其實一直是很愧疚的.

他弄丟了甯清秋.

即便是她不怪他,自己心里也是總是有著一個結.

特別是找到了她之後.

即便是心頭的大石落下,到底是因為她的失憶還有受傷,內心煎熬.

陸長生說了,在落崖山地撿到……不要誤會,這就是他本人的原話.

--撿到甯清秋的時候,身受重傷,渾身筋脈具斷,丹田氣海,空無靈氣,已經是個和凡人無異的廢人.

虧她遇到的是陸長生.

這位九州大地,敢說自己醫道第二就沒有人敢說第一的殺人名醫.

也多虧平安用了燃燒神魂生命的禁忌之法保護了她.

不然的話,沒等到陸長生到呢,她就已經是摔成了一堆枯骨爛肉.

而且,若是沒有平安用命換來的血祭保護罩,也就是沒有滿足陸長生的那點子古怪的規矩,那個時候,陸長生還不知道甯清秋是哪根蔥呢,自然是不會破了自己的規矩去救她的.

那麼,甯清秋也危險了.

總而言之,一堆的巧合,讓她得以重拾第二次生命.

也就是說,他幾乎是害得她死掉一次.

明遠心里,簡直是油煎火熬.

即便是甯清秋在他們面前,已然是活蹦亂跳,甚至是修為提高凝練劍意,都沒有給他們帶來多少安慰.

因為……

她失去了記憶.

也就是說,她的神魂受損.

靈魂的傷,向來是難以治愈.

明遠和七夜雖然沒說,但是心里時時刻刻都是記掛著這件事.

忘了他們,不是最要緊的.

最要緊的,是對她的身體有什麼影響,有多大的影響.

但是兩個人都是沒有什麼多余的動作.

因為有著陸長生在.

這位大神醫沒說話,都在苦苦思索幫助她修補神魂彌補記憶的事兒,他們自然是不會輕舉妄動.

這個方面,陸長生可是權威.

所以即便是七夜的心高氣傲,也是陪著甯清秋呆在陸家.

不然的話,說不得第一時間就是帶著人走了.

那里會這麼遷就?

早就滿天下去找修補神魂的靈藥.

這藥也不是亂用的.

不然的話,表面上看修補好了,說不得還是有所精進.

實際上呢?

隱患還在,只是他們不知道.

所以七夜和明遠都是不敢做出任何的改變.

全部都聽陸長生的.

如今,甯清秋竟然還是自己恢複了記憶,這不是意外之喜是什麼?

她詳細的贅述了一遍,關于如何的恢複記憶的過程.

明遠聽著,時喜時憂.

聽著七夜故意的毀壞了傳送玉符,讓甯清秋面對著金丹期的妖族幾次險象環生,竟然還領悟了兩式無上劍招.

眼神變得很是古怪.

他看了七夜一眼.

還是那張光華燁燁的面容,完美絕倫,每一條弧度都是上天嘔心瀝血的傑作.

就是--

沒什麼表情.

別說,七夜竟然還真的是狠得下這個心啊.

明遠有些感歎.

看著七夜的樣子,像是把甯清秋捧在手心,半點兒不願意她受委屈,還以為……

這樣也好.

這樣的話,甯清秋才能夠真正的成長起來,獨當一方不再是夢想.

只有這樣,她才可以在這個殘酷的云荒世界,九州大陸立足.

只有七夜自己知道,看著她受傷,心里多痛.

可還是要忍著.

就因為她戰斗的時候,眼睛里那永不服輸的光芒.

簡直是火一樣的燃燒.

美麗的,生動的,鮮活的.

所以,他不忍心扼殺.

若是折斷了她的羽翼,甯清秋便是再也無法快樂.

她不會原因活在金絲鳥籠里面的.

"無回劍?無生劍?"明遠喃喃念叨,看著甯清秋不用靈氣,直接並指成劍的給他比劃了一下,便是看出了這兩式劍招的不凡之處.

"倒是很不一般,成長性的劍招,很有發展的空間,至少是到了你元嬰期,都是不愁劍招了,當然,光是兩招還是不夠,還需要繼續體悟."

"說不得,你還可以開山立派,走出一條不一樣的劍道來."

甯清秋臉頰滿上紅暈,這是激動地.

"七夜也是這麼說的,不過……我自己還覺得很粗糙,真的有你們說的那麼厲害嗎?"

七夜抱著雙臂靠在蘭亭的柱子上.

微微揚了揚眉.

說不出的傲岸.

"我從不撒謊."

明遠卻是鼓勵道:"不要妄自菲薄,真的是很不錯."

"你這個年紀這個修為,自創劍招,能人所不能,倒是讓我都是自歎弗如啊.清秋,你真的,非常的棒,走劍道一途,成為劍修,真的是再合適不過."

七夜不會長篇大論,只是給她蓋棺定論.

"你適合練劍,繼續走下去吧.就像是我當初拿起我的刀,從此以後,再沒有放下過."

他眼眸中,帶著對往事的懷念.

那個時候年少輕狂,說是要學習一種武器,他一眼,就是看中了刀.

沒有理由.

喜歡.

就像是對甯清秋,看上了,絕對不會放.

沒有什麼可以阻撓他得到.

千方百計,百折不回.

他只會做一次選擇.

甯清秋眸光一震,大力的點了點頭.

她微微仰著下巴,看他的時候,眸光璀璨若星辰.

"我拿起劍的時候,也沒想過要放下它."

算是回應.

七夜笑了.

明遠眸光溫柔.

三個人都笑了起來.

時光也仿若在此刻停駐.

驀然凝結.

這個時刻,無一處不美好.

甯清秋突然想起了曾經在出發前往青云宗的前一晚,她和甯妍,在她的小院子的屋頂上,喝著梨花酒,賞著星光月華,立下了那麼美麗純粹的誓言.

她--

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上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紙上談兵的知心哥哥--明遠     下篇:第四百二十五章 記憶回溯,想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