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二十六章 百煉鋼也成繞指柔  
   
第四百二十六章 百煉鋼也成繞指柔

最開始聽到邊凜的事,還是在百花城外.

他們當時正好是准備吸收帝流漿.

七夜記得非常的清楚.

只是……

當時也只是聽過就算.

沒想到--

那個時候哪里能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陷得這麼深?

于是,對于邊凜的事兒便是如鯁在喉.

即便是當時甯清秋已經是解釋過了.

但是啊……

還是不好受啊.

明遠倒是見到情況不對,這個時候,已經是不太適合他在場了.

若是甯清秋對于七夜無意,那麼這個時候作為朋友好像是不該棄她而去,不然的話,要是七夜惱羞成怒……事情就不太妙了.

可是吧,顯然是郎有情妾有意啊.

甯清秋對于七夜顯然是不同的.

所以--

他覺著自己還是就看著吧.

最多,情況不對的時候幫她一把.

雖然是看樣子甯清秋還是有點沒有開竅的樣子,好像是自己都沒有想明白自己的心.

他自然是不會越俎代庖.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你們慢慢聊."

明遠給了甯清秋一個安撫的眼神,帶著微微的暖意還有打趣.

甯清秋喊了他一句:"哎,明遠……"

那人背脊挺直,藍色的仙鶴祥云紋路隨著他的動作,搖擺不定,絢麗流光.

美不勝收.

她梗了梗.

在心里罵了他一句.

這種時候,怎麼能夠二話不說甩手走人?

七夜不知道怎麼的,身周氣場都是一變再變,雖然是沒說話吧,但是那張臉冰寒沉凝,怎麼看都是嚇人啊.

她苦著臉,縮了縮自己的小肩膀.

面上有些訕訕:"那我……也走了?"

七夜挑眉:"你也有事?"

聲音不咸不淡.

顯然是不樂意.

寶寶心里哭啊.

甯清秋覺著自己真的是欲哭無淚.

那--顯然明遠也沒事兒啊,這就是個托詞啊托詞.

怎麼明遠就是百試百靈,她說出來從來就是沒有成功過啊.

于是甯清秋便是沉眉肅目道:"可能是……有--還是沒有啊?"

看著七夜的面色不對,大有下一刻就是拔出森羅刀的意思.

她的那顆心也是拔涼拔涼的.

雖然說知道七夜不太可能對著她刀劍相向,但是光是想想就是足夠的駭人了.

于是她慫了,話到了後半句便是全然變了.

"如果你有什麼話要說,那我必定是沒有事啊,有事我也可以拖著,你說吧."

她那個樣子吧,簡直是壯士斷腕一般.

要是配點音樂,這個時候大概就是豪邁哀涼的慷慨悲歌.

七夜被她逗笑了,神情也不像是開始那樣的--沉重?

像是一不合心意,就要找人出氣.

他問道:"你說的那個甯心蓮我也是有印象的,即便是跑了也是不要緊的,她要是敢出現,有我在你身邊,隨時都可以殺了她,翻不出什麼風浪來,你不要耿耿于懷.專心修煉便是."

"至于說……她提到的那個什麼邊凜,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是什麼關系?"

七夜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大有不給一個滿意的答複就是不放人的意思.

甯清秋沉默了一下.

恨不得伸手抹一抹自己頭上可能存在的汗水.

還不忘確定下一下:"你要跟我說的,就是這個?"

竟然還折騰這麼一副架勢,她還以為怎麼了……

七夜煞有介事的點點頭.

這個對他來說,可是大事兒.

甯清秋只好回答道:"我跟他……並無太多的來往,也就是旁人以訛傳訛,就是非要把我牽扯到他身上,像是恨不得把我給抹黑似的,關鍵是有眼睛的人都是不會相信的,畢竟我們兩個人並沒有什麼交集."

"但是吧,他有一個未婚妻准道侶,聽說在築基期之後,兩個人就會舉行大典,但是他那個未婚妻自己天賦高不說,還有個位高權重過的父親在青云宗門,對我心懷惡意,像是相信了那些傳言,然後……我就被設計了,一路陰差陽錯,就是來到了百花城外,遇到了明遠,之後的事兒,你都知道了."

這麼一頓解釋下來,她覺著自己有點口干舌燥.

但是就怕七夜還是扭著不放,所以解釋得特別的認真.

七夜舒坦了.

但是還是追問了一句:"所以簡而言之,你和那個男人就是……沒有什麼關系?"

甯清秋:……

然後她點點頭,猶豫的說道:"也是可以這麼說的吧."

話說,她自個兒倒是可以保證,但是這個身體的原主……還真的是不知道怎麼想的.

這個的話,大概也就只有邊凜清楚一點.

"但是,我因為他遭受了這樣的無妄之災卻是鐵板釘釘的事實,所以,我依然是要返回宗門,對付鄭芸的,如果他要維護自己的道侶,那我們就是敵人."

甯清秋說得很肯定.

鄭芸,她是一定要報複的.

不只是為了她自己,還有這個身體曾經遭受的死劫.

修士總是有直覺的,她覺著,這件事多半是和鄭芸脫不了干系.

七夜眸光冰寒:"她竟然敢害你?那麼除了死之外,好像是沒有第二條路給她選了."

說著,他薄唇挑起了一個薄薄的弧度.

冷漠,譏嘲.

之前聽過就忘,但是吧……

現在甯清秋的事兒,那就是他的事兒.

甯清秋的仇,他自然是想要替她報複.

"我自己心里有數,你不要隨便插手啊,不然的話,這個仇若不是我親手報的話,可能是會有著心魔滋生."

她說這話不過是為了嚇嚇七夜,提高嚴重性罷了.

那點子恨意,還不到阻礙她的仙路的地步.

七夜卻是信以為真.

他有些訝異:"你竟然是如此在意那個鄭芸?那好,我不會出手,我就在一邊給你護法."

甯清秋總算是回過味兒來了:"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一起回青云宗?!"

七夜點頭,黑眸流光溢彩.

"怎麼,你不同意?"

甯清秋心里苦啊.

這是她不同意他就不會做的事兒嗎?顯然七夜這個表情,是早有預謀啊.

拒絕不了,那就是只能認了.

這個男人,好像是招惹了就沒有辦法甩掉的樣子啊……

"那我先回房了."

七夜點頭:"你去陸長生那里的時候,需要我陪著嗎?"

甯清秋趕緊的擺了擺手:"用不著用不著,有什麼需要的話,我會去找你的."

上篇:第四百二十五章 記憶回溯,想起來了     下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遇"歹人",暴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