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三十五章 月光琥珀  
   
第四百三十五章 月光琥珀

甯清秋覺著,朝陽郡主那一刻的眼神,簡直是堪比挖骨鋼刀.

讓人不寒而栗.

但是她還是硬著頭皮的走了.

朝陽郡主恨恨看著她走進了清風居的門.

她這輩子,從來沒有這樣的討厭一個人.

看著,就是發自內心的厭惡.

要不是有七夜和陸長生護著她,朝陽郡主想,她早就殺了她,劃花那張勾引人的漂亮臉蛋.

她狠狠地一跺腳,轉身走了.

甯清秋直到清風居的大門關上,才是舒了一口氣.

太嚇人了.

早知道朝陽郡主是個瘋子,但是陸長生干什麼還要刺激她.

真是的.

不用說,鐵定是恨上了她.

不過嘛,朝陽郡主對她的態度從來都是不會好的,甯清秋也是無所謂了.

清風居,是陸長生住的地方.

臨水而建,清新雅致.

有著紗幔,薄如煙霧,天青色朦朧,在夜風中凌亂飛舞.

清淺的柚木檀香徐徐擴散,甯清秋聞著,頓時覺著心曠神怡.

心中為之一清,精神也是倍感振奮.

識海都像是被滌蕩一空.

這是什麼香啊,這麼好聞--

陸長生清清淡淡的聲音像是縈繞在耳邊:"傻站在那邊干什麼,過來吧."

甯清秋微微一愣.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著陸長生的狀態和聲音有點和往常不一樣.

若是因為傷勢的緣故的話--

甯清秋面上浮現一點擔憂,快步朝著聲音傳過來的方向走過去.

拂開了紗幔,眼前一亮,看到目中所及的畫面,當時便是傻眼了.

窗門大開,陸長生就這麼隨意的靠著窗沿坐著,輕薄的雪白蟬衣就是這麼如水般的散落一地.

他取下了抒發的羽冠玉簪,滿頭黑發流瀉于肩頭,宛若流觴曲水.

手中執著一清透碧玉的酒壺,微微仰頭,便是灌下一口透明的琥珀色的酒液.

應該是酒水吧,有著淡淡的酒香彌漫在空間.

然後,他的背後,就是一片璀璨星空.

明明前面的路徑看著今夜雖然是月華如水,但是星辰卻是隱匿不出,稀稀拉拉的就那麼幾顆閃爍微弱的光.

怎麼就陸長生這里如此的星光璀璨華美無雙?

像是漫天銀河倒掛在他的身後.

等等--

該不會是幻術吧?

這麼說來,陸長生還真的是有閑情逸致啊.

喝美酒,看美景,賞美人兒......

咳咳不對,最後一樣沒有.

但是吧--

他是不是傻啊,就是因為把心儀自己的朝陽郡主拒之門外,才有這樣一個人喝酒的苦逼生活啊.

不懂享受,不解風情.

嘖嘖--

注意到甯清秋的動靜,他微微側頭,眼眸烏黑,羽睫如鴉羽,長長的,一側頭,便是在眼底投下濃重的陰影.

讓她有點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微微挑起薄唇,露出一個笑來.

當真是風華無雙,冰雪融化一般的讓人呼吸停止的美好.

五官精致,猶如雕刻,特別是一雙眼,清透極了.

甯清秋像是被蠱惑了一樣,走了過去.

就是席地而坐,在他的對面,看他的時候吧,需要微微的仰起頭來.

陸長生問:"你要走?"

簡單直接,一擊即中.

半點兒也不拖泥帶水.

甯清秋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

她還記得懸崖下初見的時候,第一眼看見他,就是震驚于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好看的人,驚豔時光,溫柔歲月.

像是山上雪,云中月.

那個時候還以為自己才穿越--

很怕他趕走她,雖然是一直沒說,但是甯清秋當時確實是想著要巴上他一段時間的,特別是知道這不是什麼封建古代,而是一個光怪陸離無奇不有的修仙世界.

外面的世界多危險啊,還是在他的身邊才有一絲絲的安全.

如今想來,也是會心一笑.

卻是心里帶著酸軟.

其實還是舍不得的.

陸長生像是哥哥或者是親人,她信賴他依賴他,但是到底是--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即便是多麼的舍不得.

但是都是有著各自的人生要走.

他們不可能一直呆在一起.

"嗯."她狠了狠心,點點頭,"我已經恢複記憶了."

陸長生飲酒的動作一頓.

兩個人視線相對,各自的心緒都是萬般的複雜.

她看不清他的眼底神色.

只是看著那里面風云翻滾,最後沉澱的是一片喜悅.

衷心的喜悅.

"恢複記憶了?真好."

陸長生為了她的失憶也是愁得不行,但是神魂損傷可是大難題,特別是甯清秋這樣情況比較特殊的.

若是普通的神魂受損,那就是補足就好.

她這個卻是表面看著好像是查不出問題,但是吧又確實是因為神魂損傷導致的記憶喪失.

又不像是凡人,要是在哪里磕著碰著撞個包有點淤血就是把那根神經堵住了,所以就失憶了.

修士失憶,可是陸長生知道的第一例.

所以是束手無策.

這個時候,甯清秋竟然告訴他不藥而愈.

陸長生即便是心里百般滋味,但是還是為她高興的.

"恭喜你."

甯清秋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時候難道要說謝謝嗎?

她看著陸長生又是飲了一大口酒,便是皺了皺眉,勸導他.

"我聽七夜說,你受傷了?傷勢如何了?這個時候最好不要喝酒了,酒性烈,傷身."

月光夜色中,她的聲音溫柔得像是早春的落花.

清淡而香.

陸長生突然有那麼一瞬間,覺得難過.

"只是小傷,不礙事,白日里打坐服了藥之後,已經是痊愈了.這酒叫做月光酒,乃是靈藥仙草凝練,是我母親釀的酒,味道清淡,對身體有著滋補的作用,喝點兒沒事--你要試一試嗎?"

"月光琥珀,真的是好名字."

月光酒看著就像是清透的琥珀液體,這麼想起來,還和萬湖大草原的那個萬湖的湖水有那麼點像啊.

"不過,我就不喝了."甯清秋心里還是有點不得勁兒,就只有一個酒壺,難道是要接過來直接喝嗎?

倒不是嫌棄陸長生喝過,而是--總覺得有點太過親密.

他們若是同飲一壺酒,到底是不合適的.

"我來找你,就是想要問你一件事,順便,讓你幫我再檢查一下身體到底是有沒有什麼問題,記憶雖然是恢複,但是七夜說神魂方面不一定完全的恢複如初了."

上篇:第四百三十四章 區別待遇--讓她留下,你走     下篇:第四百三十六章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