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三十七章 唯有這一刻,陸長生不願求長生  
   
第四百三十七章 唯有這一刻,陸長生不願求長生

陸長生仔細的回憶了一下.

皺著眉頭道:"沒有,最先發現你的是童童,我看了,當時就是只有你一個在那個防護罩里面,沒有其他人."

甯清秋面上的表情有點失落.

"你仔細想想--或者可能是她離開了,你沒有發現?"

陸長生搖了搖頭.

"若是她不過是你說的練氣築基的修為,我不可能沒有發現的,在落崖山底,若是突然多出了一個大活人,我不會不知道.而且,她單憑自己不可能逃離那里,除非她像是個鬼魂一樣一直跟著我們,然後在我們用傳送陣出來的時候,她跟著一起離開了."

落崖山底也就是那麼大,自然不會有什麼能夠逃出陸長生的法眼.

而且,甯心蓮即便是再厲害,在陸長生這樣的大高手面前,也不可能翻出什麼風浪來.

至于說鬼修--

這玩意兒已經是多少年沒有出現了?

甯心蓮也沒死,好好的呆在她的儲物戒指里面,怎麼可能是成為了鬼修?

甯清秋直接pass掉這個想法.

陸長生看著她愁眉不展的樣子,心中微微一動.

眼眸微深,卻只是垂下了眼簾,問道:"怎麼,這個人很重要?或者說,非常的不好對付?"

甯清秋搖搖頭:"倒也不是,就是--有那麼點麻煩.不過不要緊,既然是沒有發現,那就是算了吧,以她對我的敵意,即便是我不去找她,她也會滿懷恨意的自己找回來的."

"或者說,我甯清秋在哪里她就會去哪里."

最後一句,顯然是有點自嘲.

陸長生倒是記在了心上.

"你去哪里惹的這麼不死不休的敵人?若是下次抓住,該問的問清楚了之後,還是直接殺了吧,或者是廢了她,讓她再沒有東山再起死灰複燃的可能."

甯清秋想,陸長生看著再怎麼清淡如水寒冷如冰,其實說起話做起事來也是一樣的殺伐果斷雷厲風行啊.

或者說,風云榜前面的這些修士,都是同樣的畫風?

也是,要是不夠狠的話,也走不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我知道了,下次會注意的."

甯清秋覺著自己有點像是給老師保證再也不會犯低級錯誤的小孩子.

主要是陸長生太嚴肅了啊.

不怪她老老實實的聽話.

其實她面對著七夜的時候還經常地對著干,陽奉陰違把人嗆的事兒沒少干,但是對著陸長生--

大概是因為救命恩人和人格魅力吧,老是覺著自己矮人一頭.

說什麼就是什麼唄.

陸長生見她不說話,乖乖的低著頭,心里有些什麼東西像是下一刻就要噴薄而出,但是他到底是忍住了.

有些事,不能開頭.

某一步踏出,就是回不了頭.

他不會讓自己落入那樣的一個境地.

很早的時候,在朝陽郡主死死的纏著他的時候,陸長生就覺著,自己終其一生,都不會變成一個自己最討厭的模樣.

他微微側頭,看著星空.

月光酒,涼,清甜.

這一口喝著,卻是有點苦.

她既然已經是恢複了記憶,應該是想起了和七夜的點點滴滴吧?

在她的過往的人生中,已經是有無數的人來了又去,而他陸長生,大概也是其中的過客.

只有七夜,會永遠的陪著她.

陸長生問:"你們已經是定好了時間明天便走?是因為有什麼事趕得急嗎?"

他的手指,微微的痙攣了一下.

明明想的是不要問的.

卻還是脫口而出.

甯清秋一愕,然後便是說道:"那倒不是,我們確實是有事,但是也不趕時間.我就是--剛剛就是忽悠朝陽郡主的.不扯點理由出來,她才不會善罷甘休."

說著,便是撇了撇嘴.

可是還是被陸長生這一喊給毀了.

早知道就不編了.

到時候明日不走,朝陽郡主也不會非要問你們怎麼還不走吧?

她明天就是跟著七夜一起,寸步不離,她就不信,朝陽郡主還能把她怎麼樣!

烏溜溜的眼睛,古怪精靈的轉了轉.

陸長生微微的笑起來.

"那就好,要是不急的話,你們可以多呆一段時間.畢竟--陸家現在是百廢待興,你們要是留下來,倒是可以幫幫忙."

陸長生這話說得自己都是好笑又不信的.

陸家有什麼事嚴重到需要他們幫忙的地步?

不過是為了--多挽留她一會兒罷了.

修仙世界太大,九州廣袤無垠,他們這一走,倒是不知道何時才能再相見,陸長生想,他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准備.

甯清秋一聽,便是點了點頭:"好,沒問題."

答應的爽快,心里卻是淚流成河.

七夜要是知道了,不會剝了她的皮吧.

才說要走,這麼嘴皮子一碰,就是非要留下.

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說不定因為朝陽郡主想要"逼婚"的這件事,以及天南王府的仙人洞府遺贈的事兒,他們確實是還得留下來看看呢.

陸長生不知道她這糾結的心態,反而問道:"清秋,你有沒有什麼對于未來的打算?"

甯清秋一愣.

"什麼具體的打算倒是沒有,左不過就是練劍,游曆,修煉--若是有朝一日,仗劍天下,威震九州,那就是做夢都是會笑醒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的,就是這麼老老實實的說了出來.

也不怕陸長生笑話她.

她眼眸晶亮,面頰帶著微微的紅暈.

有些羞赧,有些激動.

事無不可對人言!

即便是她還弱小,但是她的道心還是非常的堅定的.

就像是那句話說的,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對她來說,那不是萬一.

只要是不死,就會繼續走下去.

陸長生有點震驚,有點歡喜.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沁涼的柔滑的發絲.

溫柔一如月光.

"會實現的."

他這麼說.

甯清秋抬著眼眸,杏眼瞪得大大的,眼睛里面是他的影子.

陸長生思維有些散漫的想著:也許就是這一刻,也唯有這一刻,陸長生其實不願求長生.

只要這一刻凝固化作永.

甯清秋磨蹭了一下,到底是呆不下去了.

總覺得氣氛有點微妙.

她微微偏頭,躲過了他的手,裝作是不經意的樣子.

"恩,時間很晚了,我就先走一步,有事兒明天在說."

然後就是一溜煙兒的跑了.

上篇:第四百三十六章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     下篇:第四百三十八章 水中火,異火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