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章 大戲開場,被逼婚  
   
第四百四十章 大戲開場,被逼婚

甯清秋好不容易熬過了一晚上的煎餅時光.

聽了七夜的真情告白,她顯然是沒有辦法靜心修煉.

主要是他一直是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看.

就差沒有把人生吞活剝了.

于是她決定給自己放個假,好好地睡一覺.

即便是修士不需要睡眠,但是她也無法放棄這樣的休息.

結果,悲劇的是,沒有睡著.

于是一早上起來,在七夜神清氣爽的笑容里,她直接的就是拿起煉心劍蹦了起來.

然後兩個人就在屋里面打了一架.

當然,沒有用靈氣.

甯清秋自然是拼盡全力,至于說七夜嘛--

就是為了指導她,把自己的水平壓低到了極點,游刃有余的指導.

還時不時的揩點油.

甯清秋起床氣打著呢,更何況還是沒睡著,失眠的人那叫一個暴躁.

雖然這睡不睡對于身體已經是沒有損害的關系,但是心理還是很不好受啊.

于是甯清秋越打火越大,簡直是怒發沖冠,打出了真火.

然後--

房子差點沒有被拆啰.

明遠來的時候,兩個人差不多已經是要鳴金收兵了.

主要是甯清秋體力透支來著.

她氣喘籲籲地軟了手腳.

七夜自然是一把把人接住,直接就往懷里攬.

甯清秋要不是這會兒沒有力氣了,定然是要給他個十刀八刀的,每一刀都是要來一個一刀兩洞.

明遠扶著門框,要不是涵養好,差點就是笑彎了腰.

那門也是爛了一般,半耷拉在門框上,搖搖欲墜.

上面還有著甯清秋的一道劍痕.

"你們這是--干什麼呢?"

要是打架,好好地練武場不用,把人家招待客人的房間打的是七零八落,這是什麼新的玩法?

甯清秋踩了七夜一腳.

七夜倒是不痛不癢,但是知道她的那點兒小脾氣爆著,自然是見好就收.

把人松開了.

甯清秋喘了口氣,趕緊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頭發.

好在修士不像是凡人,要是一晚起來不打理一下簡直是人憎狗厭的,修士像是身上自帶柔光效果,外加ps神器,即便是不洗臉不梳頭,那也是盤順條靚,怎麼看都是好看的.

反而是她臉上帶著運動過後的紅暈,看起來紅撲撲的,特別的水潤.

她笑了笑:"沒什麼呢,就是有些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這是和七夜活動活動筋骨呢,不是都說了,一日之計在于晨嘛--"

甯清秋說著自己都覺著是沒話找話,說借口來著.

七夜當然是知道她說的什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指的他,也不是什麼好話,但是他就是心里舒坦.

樂得縱容她.

甯清秋恢複了記憶,對待他們的態度一如從前.

當時只道是尋常.

後來失去了,那才叫彌足珍貴.

現在失而複得--

別說甯清秋就是拐著彎的埋汰他們兩句,就是真的是拿著劍在他的身上戳個洞,七夜都是高興的.

即便是他們說了和甯清秋是同伴,七夜和明遠也是發自內心的待她好,但是沒有恢複記憶的時候的甯清秋,雖然是沒有什麼壞心,但是對著這麼兩個突然冒出來的說著熟悉的陌生人,到底是萬分的警惕的.

如今--

一切都已經是過去了.

他們相處,本就是這樣無拘無束,玩笑打鬧的.

"那些陸家的服侍的下人可是被你們嚇慘了,又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又不敢來問,倒是有人看著我住得近,讓我過來看看--話說,你們不過是活動筋骨,在哪里不好,你看看這房子,被拆成什麼樣了?"

明遠有些無奈.

但是話語里面並沒有什麼譴責.

甯清秋左右看了看,然後就是有些理虧,不過還是狠狠地瞪了一眼七夜.

"都是他的錯."

七夜表示無辜.

"我早上起來什麼也沒做,連句話都沒有說,你就是拿著煉心劍沖了過來,我還以為你是太久沒有和我過招,想讓我指導你一下,我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

"--難道是因為昨天我說的那些話?"他一臉的恍然大悟,"我說的都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你要是--"

話還沒說完,就是被甯清秋飛身撲了過去,直接一個餓虎撲食,捂住了他的嘴.

七夜不說了.

狹長深邃的眼眸微微一彎.

笑意就像是水一般的流瀉.

簡直是妖孽橫生.

伸出了猩紅的舌尖,微微的舔了舔.

甯清秋像是被電擊了一般.

她飛快的收回手,不敢置信的看他一眼.

簡直是--

不可理喻啊啊啊!

明遠無奈的搖了搖頭,手開始輕輕的擺動,凌亂的屋子隨著他的動作,開始恢複了以往的模樣.

所以說,修士的術法就是好用啊.

甯清秋笑眯眯的道謝:"多謝道友拔刀相助!大恩不言謝!"

也不管自己前後矛盾.

明遠只是說道:"我們還是去前廳看一下吧,出事兒了."

清秋心神一緊.

這不是才風平浪靜怎麼的又出事兒了?

難道說有什麼妖族巨擘來了?

或者說碧鱗給跑了?

七夜可有可無的問了一聲:"什麼事兒?"

要是和他們沒有什麼關系的話,就不用去湊熱鬧了.

明遠頓了頓,像是在組織自己的語言.

"--好像是在商談關于陸長生和朝陽郡主結成道侶的事."

關鍵是,已經是劍拔弩張.

感覺陸家父子已然是要翻臉的節奏啊.

蘇紅衣和司空摘星早就已經是跟過去看熱鬧了,至于說他--自然是來請人了.

不過不得不說,那位朝陽郡主果然是彪悍.

甯清秋那點兒擔心都是白瞎了.

人家根本就是沒有傷到心,或者說傷心了也沒有氣餒.

用了不知道什麼辦法,說通了陸家父母,這個時候竟然是對著自家的兒子逼婚.

嘖嘖,簡直是比年度大戲還要精彩.

要是傳出去,不知道多少的修士又是找到了新的精神食糧,八卦話題,朝陽郡主和陸長生的事兒,本就是大家津津樂道的,這下有了全新的進展,要是傳出去,必然是軒然大波啊.

七夜的眼睛瞬間就是亮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甯清秋.

結果看她卻是毫不意外的樣子,臉上也只是果然如此卻沒有什麼其他的諸如失落之類的表情.

心里立馬就舒坦了.

不過--

"你知道?"

明遠也是看向了甯清秋,七夜這麼一說,才發現甯清秋的表現確實是有點不對啊.

甯清秋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我昨天和蘇紅衣一起去聽牆角去了--哎哎哎,別誤會,也別這麼看著我,都是蘇紅衣那個混蛋硬拖著我去的,我那也是沒有辦法."

"只是不知道,朝陽郡主和陸家那兩位竟然是這麼著急,難道不知道陸長生這個人是逼不得的嗎?"

她有些歎息,已經是可以想象那邊鬧得不可開交的場景了.

七夜拍板道:"那我們就去看看吧,看一下這場拉鋸戰到底是誰輸誰贏."

最好是陸長生和朝陽郡主就此湊成一對兒,那麼就再沒有理由覬覦甯清秋了.

別以為他看不出來陸長生的那點兒心思.

也就是甯清秋大大咧咧神經粗不開竅,不然的話--

要是趁著她失憶的時候被陸長生把媳婦兒拐跑了,七夜這個時候才是要捶胸頓足的後悔莫及.

上篇:第四百三十九章 原來從最開始,我就想要綁住你     下篇:第四百四十一章 舌燦蓮花,莫須有的婚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