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一章 舌燦蓮花,莫須有的婚約  
   
第四百四十一章 舌燦蓮花,莫須有的婚約

甯清秋他們自然是來得最晚的.

前廳很寬闊,雖然說陸父陸母包括蘇紅衣他們一行人都是到場,但是總共就只有幾個人,前廳里面還是顯得分外的空曠.

陽光投不進簾幕,室內顯得有些冷清.

陸父陸母端坐首位高堂.

朝陽郡主今日仍然是一席紅衣,腰帶卻是織金的,上面星星點點的點綴無數的寶石,簡直是將月色星光就這麼活生生的扯下來一段做成腰帶一般.

絢爛奪目.

甯清秋一進門,就差點被晃花了眼睛.

說實話,陸父現在心里很是不舒服.

怎麼這關起門的家里事,這些人來來往往的都要來湊熱鬧?

本來陸長生言辭冷漠的拒絕,就已經是讓他顏面大失.

結果還有這麼多的看熱鬧的.

陸父覺著自己一世英明,都是毀了.

其實也不怪他不敢多說什麼,其他的下人也不敢攔著.

這些可是和自家少主一個檔次的人,哪里是他們這些小蝦米攔得住的?

若是平日里,陸父自然是不會不舒服.

在修士的世界里,拳頭大,那就是一切.

所以,只要是有實力,不要說參與他們陸家的家事,即便是真的要做點什麼,他們也是沒辦法的.

但是若是不給陸家人面子,他也不會輕易的放過就是了.

頭可斷,血可流,但是陸家人的名頭和節氣不能丟.

這個時候既然不是什麼威脅陸家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兒,陸父自然是沒有理由驅趕他們這些"外人".

好歹昨日也是幫助陸長生保護了陸家城的人.

欠著人情都沒有還,這要還是把人趕走了,那不就是恩將仇報了?

以後大概是沒有人會到陸家來做客交好了,特別是眼前的這些人大概是要得罪完了.

所以陸父只能是忍氣吞聲.

生怕他們察覺出什麼貓膩來.

這話又是不能明說.

天南王府的那一切都是隱秘中的隱秘.

他敢保證,這里的這些所謂的陸長生的朋友,要是聽說了這件事,立馬就會對他們陸家刀劍相向.

仙人洞府,仙元液,甚至是仙元晶.

這樣的誘惑實在是太大.

大到沒有人舍得放棄.

大到什麼交情都是轉眼是云煙.

所以陸父絕對不能說.

兒子向來是有主見,但是這次就是不能聽一聽他的話?

做父母的什麼時候會害自己的孩子?

他握著茶杯的手,青筋暴起,看著立在那里跟個萬年冰山似的兒子,恨鐵不成鋼的心滾滾沸騰.

"從小到大,父母也沒有要求過你什麼,就這一件事,當年是答應過朝陽他們家的,你就履行婚約,和她盡快的選個良辰吉日結為道侶,我和你母親才對得起天南王府."

"你就直說,答應不答應!"

之前陸母已然是苦口婆心的勸了.

但是不論是怎麼說,陸長生就是一個態度,不合作.

簡直是讓人操碎了心.

他這個時候心里也是滿滿的憤怒.

看向朝陽郡主的眼神像是夾著冰渣,冷得徹骨.

朝陽也是沒了辦法,昨日的那樣明顯的區別待遇,她已經是憤怒又恐慌.

就怕陸長生忽然就明了自己的心意.

他若是做了決定,就不會回頭.

那麼這一生,她就沒有辦法了.

所以才要快刀斬亂麻.

陸家父母昨夜也是思考了一晚上.

這婚事答應不答應?

肯定是要答應的.

這麼好的事兒,簡直是打著燈籠也是找不到的.

他們一邊哀歎著天南王生了一個不孝女,但是一邊也是高興自己兒子遇上了如此的驚天機緣.

若是事成,便是一步登天.

就連陸母,都是覺著這樁婚事簡直是無一處不妥帖.

即便是沒有朝陽吐露的隱秘,他們其實都是滿意自己的兒子和她在一起的.

就是願望並不強烈罷了.

若是可以自然是好事兒,若是兒子不開竅,那也就是算了.

多少修士都是孤單單的一個人修煉,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要結為道侶的.

找道侶一個是因為修士准則法財侶地,一個就是因為為了突破瓶頸,要找一個人和自己共參大道.

極少的一部分,是因為感情在一起.

對于修士而言,有感情的往往要不就是修為太高或是太低,們不當戶不對的.

要不然--就是那些合適的可以做道侶的沒有什麼感情基礎.

反正要圓滿的很少.

陸家父母也不強求.

但是既然是有了仙人洞府這一茬,那麼陸長生就必須得成婚.

這可是通天大道.

做父母的自然是要推著兒子走了.

陸父聲音吼得再大,對于陸長生來說,都是跟過眼云煙似的.

他眉頭都沒有動一下,就像是眉目已經是被冰霜封住,冷寒至極.

他不知道父母為什麼一反常態,以前他們雖然也是支持朝陽郡主對他的糾纏,但是也不會這麼強硬,這一次,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們湊成堆.

但是他陸長生可不是聽之任之的人,他們想要玩什麼把戲他不管,朝陽郡主給出了什麼樣的條件讓他父母甯願說謊也要逼婚他也不在乎,他不會奉陪!

對于陸父的質問,他冷冷的吐出三個字:"不答應!"

跟冰刀子似的,全部都是往陸家父母還有朝陽郡主的心口插.

半點兒沒留情.

陸父捏碎了手里的杯子,熱水倒了一地.

"你!"

簡直是氣得心口疼.

好說歹說,十八般武藝都是用盡了,奈何兒子不配合,他就是不松口.

他們容易嗎?

三人一商量,知道陸長生這里別的辦法行不通,只有一點,他是個言必諾行必果的人,一言既出,那就是千金不易.

所以他們就編纂了一個莫須有的婚約出來.

就希望陸長生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把這事兒給應了.

反正繼續拖下去,也是找不到什麼好辦法,而且夜長夢多,要是陸長生聽到了什麼消息跑路了--

所以立馬就是急急忙忙的把人叫來.

沒想到陸長生半點兒不配合.

陸父說:"長生啊,你知道我們陸家和天南王府多少年的交情?這個婚約你要是不履行,那麼天下人會怎麼看我陸家?所以你還是好好想想,朝陽她很好,有哪點兒配不上你啊!"

硬的不行就是來軟的,也算是沒辦法了.

陸長生冷笑道:"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婚約?莫不是臨時杜撰拿出來哄騙我的吧?要是有了婚約一說,朝陽郡主怕是早就傳得人盡皆知了吧?哪里還會留到現在才說."

他這話里話外,都是把朝陽嫌棄到不行.

朝陽臉皮再厚,在心上人的面前,也是一戳就破,立馬就是通紅了臉,也是通紅了眼.

雖然他說的這是真話,但是陸家父母敢應嗎?

說不得下一秒陸長生便是拂袖而去.

朝陽咬著唇道:"我想要讓你真心的喜歡我珍惜我,所以才按住婚約不提,但是我現在已經是沒辦法了,就望你看在我一片癡心的份兒上,履行當初的婚約吧."

甯清秋當即便是抖了一抖.

當真是--舌燦蓮花啊.

不過顯然陸長生是不會相信更不會感動的.

上篇:第四百四十章 大戲開場,被逼婚     下篇:第四百四十二章 她不走,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