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二章 她不走,我走  
   
第四百四十二章 她不走,我走

對于朝陽郡主這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陸長生的回應那叫一個簡單粗暴外加冷漠無情.

"哼--"

"一派胡言."

朝陽郡主一張美人臉氣得紅脹,淚珠子滾啊滾啊的,到底是沒忍住.

淚流滿面.

"長生,我們這麼多年的情誼,我在你心里就是這麼個,這麼個……"

她自己都是說不下去了.

真委屈啊.

但是又做不到真正的理直氣壯.

她氣苦的想到,若不是你油鹽不進,你以為我願意舍下臉面做這樣的事兒嗎?

他就真的以為她沒有臉皮?沒有自尊心嗎?

她也是有的,比起旁人還要強得多,只不過是為了他,全部都是不值一提罷了.

若是陸長生知道朝陽郡主這樣的想法,必定是要嗤之以鼻懶得爭辯的.

這個世界上,不是說你付出了就一定要有回報.

特別是在他沒有給你任何的要求承諾的時候,這樣的行為只能是--

帶來什麼樣的後果,都是要自己承受.

陸長生冷冷道:"我也不和你們爭辯,我就把話說清楚了,我是不會娶你,不會承認所謂的婚約的,不論是你們用什麼辦法,我都是不願意的."

"朝陽郡主,雖然說來者是客,但是你已經是在陸家呆了不短的時間,陸家城和天南王府雖然是同氣連枝,但是你也不要過家門而不入,還是早日回去吧,想必天南王也還是十分的思念你的."

語氣極為冷漠,那叫一個決絕.

甯清秋滿眼歎息的看著朝陽郡主和陸長生.

朝陽就是太作了啊.

你看,陸長生這會兒都是下了逐客令.

要是遇到一個面皮稍微薄一點的,這會兒都是淚奔了.

但是朝陽郡主到底是長年累月在陸長生的冷臉下面磨礪出來了,雖然是身形搖搖欲墜臉色無比蒼白,但是好歹還是撐住了.

她也不說話,只是咬著唇看著陸家父母.

這個時候,她說什麼都是錯,且是自討沒趣,只有靠著陸長生的父母來說服他了.

畢竟--

她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

而且,她也知道,沒有人可以抗拒那個誘惑.

即便是陸長生可以,他的父母也是拒絕不了的.

而在這個世上,若是說唯一可以影響陸長生的決定的,大概也就只有他的父母了.

感情淡漠也不是沒有啊.

陸母也是看不下去了.

朝陽到底是個女孩兒,陸長生這樣做,不只是她沒臉,包括他們兩個外加陸長生自己都是要被人看笑話的.

她便是勸道:"長生你說話怎麼這麼不中聽?朝陽就像是我的女兒一樣,在陸家住多久都沒有問題,你這麼說,怎麼向你天南王伯交代?"

陸長生倒是不怕事兒的接口道:"母親你既然是這麼喜歡她,不如認了朝陽郡主做你的干女兒,那不是親上加親?我也是樂意的."

一個軟釘子就是這麼頂了回去.

甯清秋差點沒有繃住自己的表情.

就連蘇紅衣和司空摘星他麼都是暗自佩服.

陸長生這話,還真的是絕了.

陸母一時卻是說不出話來了.

給氣的.

呵呵噠,要是真的是認了女兒,那朝陽和陸長生就是兄妹了,還成親?還結為道侶?

做夢呢吧!

釜底抽薪,也不過如此了.

甯清秋要不是看著場合不對,還真的是要給他豎一個大拇指.

對于朝陽郡主來說,最大的詛咒和世上最悲慘的事兒大概就是這一件了.

--願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

何況,陸長生對她還沒有什麼情.

七夜倒是不陰不陽的說了一句:"陸長生這人看著冷冰冰的,沒想到身邊的桃花這麼瘋狂,要是和他有了點什麼,這個朝陽郡主大概是死也不會樂見其成的."

話中暗暗含著提點的意思.

當然,這是單獨傳音給甯清秋的.

她什麼也沒說,不發表意見,只是暗暗地翻了個白眼.

喂喂喂--

別以為我沒有看出你的狼子野心.

其實這事兒說白了,陸長生也是個受害者啊,就是倒黴的遇上了死纏爛打的追求者,關鍵是以前還是遭受一分壓力,礙著世交的情分有的時候要留點情面.

如今長輩也是加入了這個行列,說不定陸長生這會兒心里都是說不出的悲憤來著.

只是她這個沉默,倒是讓七夜不舒服了.

他斜飛入鬢的眉毛微微一蹙,帶著點不悅的意味.

這麼說來,這一場婚事,他是不是要出手幫一下那個什麼朝陽郡主的忙?

雖然是覺著一個女子這麼倒貼一個男人已經是稱得上一句不知廉恥,若是平日里自然是入不得他的眼,但是這個時候嘛--

既然是對著陸長生上了心,他倒是有合適的機會可以幫上一幫.

蘇紅衣一直在冷眼旁觀.

他心里有些陰暗的想著.

陸長生若是知道他的父母為什麼會一反常態,像是被朝陽郡主給施了法一樣的硬要他娶了她,會不會也是改變自己這麼一副拽上天的樣子?

他就不信面對著仙人洞府,和提早一步踏入化神期的誘惑,拒絕朝陽郡主.

虧甯清秋還心心念念的威脅他,不准他擅自出手搶奪了陸長生的機緣……

七夜要是知道了,還不得怎麼想呢!

蘇紅衣心里有氣,想著自己還是要刺激他們一下,來而不往非禮也.

他可不是個吃虧的人.

陸父已經是氣得暴跳如雷.

第一次覺著自己的兒子不是驕傲,而是--討債鬼啊.

知不知道這是多大的好事兒?天上掉餡餅也是不為過的.

非他硬是要拒絕,可把人給氣死了.

他咬著牙道:"你胡說什麼?!此事休要再提!否則的話,莫怪為父翻臉!"

這話說得重了.

陸長生卻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只是拱了拱手.

"讓父親和母親不高興,是我的過錯."陸長生有些膩味的看著陸家父母包括朝陽郡主臉上乍然生出的喜悅,心里有些厭煩,"……既然我呆在這里讓父母不滿,甚至是惹怒朝陽郡主或者是天南王府,那麼……兒子便是啟程外出游曆,不給家里添亂了."

這話說得好聽,翻譯一下,不就是她不走我走嘛!

上篇:第四百四十一章 舌燦蓮花,莫須有的婚約     下篇: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和你們結伴同行,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