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四章 荒唐的理由,拒絕的藝術  
   
第四百四十四章 荒唐的理由,拒絕的藝術

今日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昨日的那一場陰霾已經是徹底的消失無蹤,陸家城也是恢複了往日的歡聲笑語.

陸家的威望又是高了一籌.

雖然是沒有了鎮妖樓,但是陸家的底蘊還在,關鍵是還有這陸長生這樣的絕世天驕引領,必將是攀上新一輪的巔峰,帶來的好處又其實一個屠妖大會這些能比的?

禁地沒了可以再造,陸長生給陸家必定是可以帶來更多的類似于鎮妖樓這樣的秘境或者是禁地以供後人瞻仰,曆史的痕跡沒了,就再創造曆史便罷!

所以陸家城反而是更熱鬧了,有沖著行蹤不定的陸長生陸大神醫來的,也有沖著只聞其名的修羅之臂來的,可謂是讓陸家城因禍得福.

也不知道地牢里面的碧鱗知道這個消息,會不會吐血三升?

天空碧藍澄澈如洗,白云蒼狗,靜觀人世變化.

陸府占地面積極大,少說也是比得上凡世的皇宮的幾倍大.

主要是云荒大陸土地廣袤無垠,即便是修士眾多,數不勝數猶如琲e沙數,卻也占不滿這無盡大地.

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其長與其寬.

修士走路也是比起凡人快了不知道多少,有的時候還可以飛,所以房子修大點完全的沒有問題.

但是吧--

這個走廊怎麼就是空蕩蕩的?

拐角處的那個小亭子都是要走好久才可以到,這里就是寬闊的沒有躲藏的地方.

甯清秋一顆心都是揪了起來.

陸長生剛才是說什麼來著?

分好像是有點大,她沒有挺清楚啊.

不知道這個時候裝聾作啞怎麼樣?

她在心里暗忖.

怎麼表現比較自然而又可以取信于人呢?

她冥思苦想,眉尖都是不由自主的蹙成了一團.

陸長生的心漸漸地冷了下來,好像是剛才的那點沖動的熱氣便是遇到了霜寒,嗤嗤的冒著冷氣,就像是要化作水蒸氣化作冰晶.

他沉聲道:"清秋?"

甯清秋啊了一聲,哭著臉,有點打馬虎眼的說:"陸神醫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吧?父母在不遠游啊……"

她不自覺的拽了一句古文.

主要是不知道怎麼勸他.

陸長生整張臉都是沉了下來,這話雖然聽起來奇怪沒有聽別的人說過,但是意思就是很清楚了,可是--

"你即便是要拒絕我也要找個好點的理由出來的吧?"陸長生眉目冷凝,帶著慍怒,"修士外出游曆,走遍九州,曆練己身,和父母有何關系?"

他直接理解成了甯清秋的拒絕.

就是這個理由說出來實在是貽笑大方,讓人只能給出兩個字:荒唐!

甯清秋也是苦著臉.

她完全是沒話說口誤了啊,但是陸長生其實還真的是沒有理解錯,她就是想要隨便的搬扯出一個理由,絕了陸長生的念頭.

"讓我與你們一起同行,你就這麼反感?"

陸長生從來都是被人應承,從來都是沒有過這樣的小心翼翼的詢問,卻第一次就是出師不利,遇到了甯清秋這麼個完全不給面子的人.

看她的臉,都是皺成了一團.

那個不樂意簡直是昭然若揭,擺明了的.

他背負在身後的雙手已經是死死交握.

說出來的話也不免慍怒中喊著自己也沒有察覺的黯然神傷.

他這個時候倒是第一次有了點對于朝陽郡主的理解,他雖然是對于甯清秋沒有朝陽郡主那種不依不饒的不折手段的癡纏,但是到底都是被拒絕的一方,果然是心里難受極了.

但是想是這麼想,陸長生沒有半點兒對著朝陽郡主心軟了的意思.

他這個人向來是情感分明,或者說,冷心冷情,若是真的這麼容易被打動,那就不是那個脾氣古怪,性格清冷,守規矩不守人命的殺人名醫了.

甯清秋趕緊的搖了搖頭,陸長生怎麼能有這樣的誤解呢?

若是普通的道友結伴而行,她又不是去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但是有著七夜在,這件事就是萬萬不可啊.

七夜什麼樣的性格,她還不知道?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喜好厭憎都是一目了然的分明.

他本來就是極為厭惡針對陸長生,若是她這里答應下來,要陸長生和他們一路同行,恐怕七夜立馬就會拔刀相向.

到時候,場面就是難以收拾的.

七夜對她的好,她都是知道,而陸長生,三番兩次的救過她,贈她丹藥,為她療傷,甯清秋也是真心的把他當朋友的……

若是鬧起來,要怎麼辦?

到時候還不是她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所以,源頭從一開始就是要被掐滅.

這件事多半是沒可能的,所以還不如她直接點把他給拒絕了.

呸呸呸,說什麼拒絕,陸長生這表達能力真的是有點問題啊.

擺著這樣的表情說什麼拒絕不拒絕,生怕別人不誤會嗎?

她心里砰砰直跳.

嚇的.

就怕七夜速度太快,這會兒已經是采了流云果回來了.

她余光瞟了瞟四周,心里那叫一個七上八下,心如擂鼓啊.

"這倒不是反感,有你這樣的大高手和神醫加盟,誰不是感恩戴德?但是吧……我覺著你還著不適合跟著我們一起出游,七夜的性子你也知道,不太好相處,這一次我們是有目的地的,之前我給忘了,但是現在想起來了,就是要完成那些沒有完成的事兒可是吧,這件事我之前都是和明遠還有七夜商量好了的,不太適合加一個人進來."

"你若是想要出行,以你的實力,天下之大,都是可以去得,何必和我們結伴?若是想要和人組隊,這天下的修士想必是趨之若鹜,所以……"

陸長生淡淡的看了她半晌,自嘲般說道:"說來說去,不過就是認為我是個外人罷了.我若說和你們一道,但是中途遇見的機緣寶物包括你們要去的目的地里面的東西,我都分文不取,你看怎麼樣?"

他知道甯清秋是搪塞她,這幾個人,都是沒有誰把寶物法器機緣看在眼里的.

陸長生作為大神醫,更是什麼都不缺.

要什麼,都是有人雙手奉上.

或者是他自己去取.

這話,說得是有底氣的.

上篇: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和你們結伴同行,你看如何?     下篇:第四百四十五章 無緣不必強求,等價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