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緒極端化,事不宜遲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緒極端化,事不宜遲

甯清秋被七夜這毫不客氣的說辭給哽了一下.

心里暗自翻了個白眼.

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陸長生好歹還是她的救命恩人啊.目前他們也是在人家的家里做客,你修為高自然是不把這些世故人情放在眼里,她甯清秋就是個築基修士,得了元嬰修士的救命之恩維護之情,竟然還敢拒絕人家要求同行的建議,還是在陸長生都說了路上所有的機緣寶物都是分文不取的情況下……

這樣的事,換了七夜之外的另一個修士聽到,都是要指著甯清秋的鼻子罵她不識好歹的.

但是甯清秋知道七夜的脾氣,可不像是陸長生自持身份,氣急了也不過就是拂袖而去面容冰冷罷了.

不認識的時候,這樣的高冷人設自然是挺嚇人的,出場就是自帶三萬米隔絕氣場,可是吧,熟悉之後就知道這人發起脾氣來,也最多是個冷漠以對罷了.

當然,甯清秋在這一點兒上實在是有了誤解.

陸長生雖然性格清冷,但是這並不代表他的脾氣好.

陸長生的脾氣古怪,整個九州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然的話,殺人名醫的名氣和規矩不會這麼廣為傳頌.

要是不了解陸長生的為人的,可以參考一下他的救人的規矩.

殺一人,救一人.

這麼多年,沒有人可以讓他改變規矩.

就連甯清秋,最開始的時候,陸長生不也是打算見死不救嗎?

後來有了平安用生命化作的那個禁忌防護罩,他才算是出手救人.

當時沒有想到,這一救,就是救了個大麻煩回來.

只是無論如何,多少年後,陸長生回想起來,總算是沒有後悔過的.

甯清秋自然是想不到很多年後的事兒,她聽了七夜的話,心里面雖然是半點兒不贊同,不以為意,但是面上自然是有些為難的模樣:"這樣不太好吧."

七夜冷冷道:"有什麼不好的,陸長生要是識趣,就不該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們和他交情不深,除了他機緣巧合救了你一命,沒有更多的情分,就這麼空口白牙的想要和我們一道去找岐江神劍和黃泉魔劍,虧他還真的是有臉提出來."

話中全是譏諷.

甯清秋完全的被七夜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給驚呆了.

陸長生哪里知道他們是要去找什麼?

"他都說了,即便是同行,無論是什麼機緣寶物一概不取……"

甯清秋到底是想要為他的人品據理力爭一下.

但是就在七夜冷冷的瞪視中,聲音越來越低.

在看著說下去就是要吵架的節奏,甯清秋自然是要轉移話題.

"好歹還是要面子上過得去,再說了,陸長生本來就是對這些事一無所知,我看這次他也不過是想要趕緊的離開陸家躲過朝陽郡主逼婚的事兒……我拒絕了,人家也沒有強求不是嗎?何必把話說得這麼難聽?"

她說話溫聲細語的,見著七夜的面色沉凝,便是說了幾句之後話鋒一轉.

"不過我們這一趟確實還算得上機密,若是陸長生加入進來,到底是難得磨合,他不一道,也算是好事兒,而且,你的功法隱患到了不得不治的地步,我們還是盡快的啟程去檳城,先把道心種魔的突破成功了再說."

這話倒是說到了七夜的心坎兒里面.

字字句句都是為了他在打算.

別提聽在耳朵里多麼的舒坦了.

于是他的面上露出一個笑來,恍若云破月開,乍暖回春.

特別的俊逸風朗,蕭疏軒舉.

"我就知道,你最關心的,還是我."

陸長生那個小白臉,還是哪里涼快哪里呆著去吧.

七夜卻是沒有注意到,自己這段時間太過情緒化,而且一點點微妙的情緒都是按耐不住的表現在了明面上.

對于陸長生更是從來沒有一個好臉色.

其實他的性格沉冷,即便是對于陸長生不喜,也是不會表現得如此的出格.

也不是說七夜就會面上不動,心中記恨.

他的性子驕傲,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對陸長生的不滿,是因為他和甯清秋之間的那種氣場和張力,即便是陸長生救了甯清秋,但是就是沖著他對于甯清秋的那種特殊,就足夠七夜警惕.

他不會這麼幼稚的吃醋,只會懶洋洋的表現自己對于陸長生的不屑.

這樣的直白的表現,吃醋吃得這麼厲害,多半還是道心種魔的種魔作祟.

甯清秋表面笑語盈盈,心里卻是提高了防備,七夜的狀態,已經是不可以拖下去了.

然而她還不能明說.

說了的話,七夜要是意識到了,說不定情緒起伏還會更為嚴重,要是被種魔鑽了空子,她就是後悔都是來不及了.

于是甯清秋見著七夜的臉色好轉,氣場也不是那麼殺氣騰騰了,便是提出了一個讓七夜十分欣慰的話題.

"既然都是拒絕了陸神醫,我看我們也不好繼續賴在陸家不走了,在說如今的陸家家務事鬧著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結局,我看我們還是今早的啟程離開,明天就出發前往檳城你看怎麼樣?雖然是那個陰陽和合宗的傳承之地被蘇紅衣封印了,但是到底是有沒有人聞風而來去解除封印就不得而知.我們還是要快一點,以免被人捷足先登."

開始不在意那個地方,自然是萬事不管,這個時候需要用到,自然是要擔心的.

甯清秋這麼一說,七夜簡直是不能更贊同.

他早就想走了--若不是甯清秋一直非要留在這兒,他又不想逆了她意思.

他的聲音都是帶著愉悅的溫度:"好,我們明日便啟程.我待會兒給明遠傳個訊."

甯清秋點點頭,她本來是打算親自去說的,既然七夜都是決定了,她就不多跑一趟了.

話說回來,提到蘇紅衣她差點忘了一件事.

"對了,你還記得那個被抓起來的碧鱗嗎?"

"那個妖族?"七夜蹙蹙眉,聲音有些低沉,那個妖族三番兩次威脅甯清秋,還動手動腳的,他留他一命,已經算是法外開恩,手下留情了.

甯清秋點頭:"蘇紅衣好像是有事要找那個妖族,我們走的時候和陸長生說一聲,那個妖族要是沒有什麼用處的話,我們走了之後既不用交給我們也不要殺了,直接留給蘇紅衣好了."

上篇:第四百四十六章 勃然大怒,轉怒為喜     下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雙喜臨門,兩個未來的金丹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