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八章 雙喜臨門,兩個未來的金丹修士  
   
第四百四十八章 雙喜臨門,兩個未來的金丹修士

除開在對待陸長生這件事上,迄今為止,只要是甯清秋說的,七夜還從來沒有反對過.

碧鱗對他來說,就是個無數手下敗將之一,要是她不提起,要不是修士的記憶力堪稱是逆天特別是他這樣的大能天驕,他指不定早就把人給忘到了九霄云外.

于是他二話不說,爽快點頭:"可以."

甯清秋舒了一口氣.

好歹是還是把蘇紅衣給安撫住了,雖然是暫時的,但是只要是不立刻鬧出動靜來就行.

修士都是些土匪性子,她威脅了蘇紅衣,他暫時按兵不動,她還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這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七夜半點沒有忸怩.

其實甯清秋還是很聰明的,知道這會兒七夜心情還不錯,自然是順勢提出了要求,若是之前那會兒還有點劍拔弩張的時候說出來,說不得為了讓她不痛快,七夜還會故意刁難一會兒.

所以說,女人都是有心機的.

--或者應該叫做小聰明?

對付男人,順毛捋總是沒錯.

當然,這個前提是,這個男人要足夠的重視你,不然的話……

呵,也就是說,七夜也不是對著誰都是這麼買賬的.

至于說原因,不論是他還是她,都是心知肚明.

甯清秋跟七夜說好了,便是各自打坐,一夜無話.

清晨,和光熹微.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睜開了眼睛.

甯清秋恢複記憶了,和七夜同步調的習慣又是恢複了過來.

和另一個人生活在一起久了,會不自覺的染上了對方的某些行為習慣,或者是相互的潛移默化,用一個慣用的計策來形容,叫做--溫水煮青蛙.

敲門聲傳來.

甯清秋翻身而起,拿起煉心劍附在背上.

"進."

明遠推門而入,先是環顧了房內一圈.

甯清秋正在綁著腰間的一塊玉玨,七夜則是散漫的斜靠軟榻上,漫不經心的抬起眼皮淡淡的撩了他一樣,眸色深沉.

眼底卻是空無一物.

看向甯清秋的時候,才帶著點暖意.

甯清秋對著明遠笑笑:"這麼早?你收到了七夜的傳訊了吧?我們時間不多,你要是收拾好了,我們這就拜別陸長生他們,離開陸家吧."

雖然說傷醫好了,記憶恢複了,這麼快就走人,頗有些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的架勢,但是她不得不這麼做.

七夜再待下去,就要狂化,甚至是魔化了.

到時候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明遠頷首,他想來在三人小隊伍中,都是最沒有話語權的那一個.

或者說,他和七夜,都是聽甯清秋的.

只是兩人的出發點不一樣罷了,而且他的性格,本就不是和人爭斗的性格,相當的溫和,當然,這個溫和也是相對而言的.

沒有絕對溫和的修士,就像是沒有絕對靜止的事物一樣.

都是真理.

"你們昨晚相處得不錯,至少今天是用不著我來收拾屋子了."

昨兒那一架,弄得真的是滿地狼藉,明遠想著要是他們走了,給陸家下人見著這麼大一爛攤子,可不得糟心死.

當然,明遠也不是聖父到了還要為陸家這些練氣期的小修士擔憂,主要是自己的臉面也是要的,在人家家里做客,基本的禮節還是要齊全吧?

又不是專門搞破壞的.

甯清秋臉微微一紅,輕咳一聲.

七夜倒是臉皮厚,半點兒不動容,眉毛都沒蹙,或者說是人家心大,他能弄亂陸家的房屋而不是拆了,算是他們的幸運了.

這說出去有點討打,但是在修士的世界,只要是有實力,這樣的行為,絕對是大眾行為.

明遠也就是這麼提一句,見著甯清秋有點不自在,自覺轉移話題道:"我們也確實是該離開了,朝陽郡主和陸長生的事想來也是鬧上許久,兩方都不像是輕易認輸的人,我們作為外人,杵在中間不尷不尬,確實是立場微妙."

"而且,你我都是要突破金丹期,需要找個地方好好閉關,特別是七夜……想來已經是突破迫在眉睫了吧?"

雖然是疑問句,但是卻是陳述的語氣.

甯清秋眼眸一亮:"你也要突破金丹期了?"

明遠頷首:"自然."

七夜一路上收獲了水中火這樣的天地異火,他自然也是沒有閑著.

無獨有偶.

他也在罪惡之城找到了一種極為珍貴的鮫人木,有助于他開啟一部分血脈封印卻不會遭受到體內血脈之火的焚燒.

于是突破,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兒.

只是他解開封印的勢頭必然是有點大,他一路上忙著和七夜趕路找人,哪里還有時間突破修煉?

不然的話,早就是突破金丹了.

當然,個中內情,他自然是不會告訴甯清秋的.

她不需要知道他們為她做了什麼.

說來明遠其實不像是普通的修士修煉,其他的修士也是沒突破大關卡的時候,必然是會遭遇瓶頸的,有的人被卡著就是一生,直到壽命耗盡魂消骨融.

但是對于一些絕代天驕來說,就是不存在瓶頸這個問題.

突破大關卡和小境界都是完全沒有兩樣,而且進展飛快.

典型代表人物,比如說那邊翹著腿悠哉洋哉的--七夜.

甯清秋也算是半個.

她突破大關卡的時候,總是機緣巧合或者是有了新的領悟,心境上升,反而是超過了體內的靈氣修為.

倒算是個不小的異類.

可是明遠是截然不同的.

他沒有瓶頸.

對他來說,突破境界,在某一種程度之前,都是--本能.

他的體內有著一種強絕的封印.

倒不是敵人看著他天才下的,而是自家的長輩,知道他的身體暫時還承受不了如此強大的靈氣,所以才封印,讓他逐步的鍛煉肉身強度和神識方面,達到匹配的程度,然後開放封印,讓他靈氣修為和自身的其他的方方面面達到一個相適應的程度.

甯清秋不知道這些詳情,她第一反應,就是高興.

"太好了!"

可謂是雙喜臨門.

到時候先讓明遠突破,他一旦是突破金丹,定然也不會是普通的金丹修士.

她和七夜需要兩人一同閉關,到時候明遠修為高來守護他們,必然是更為安全.

上篇: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緒極端化,事不宜遲     下篇:第四百四十九章 各有各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