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各有各的路要走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各有各的路要走

大清早起來,就是收到這麼一個好消息,甯清秋那叫一個紅光滿面.

看起來簡直是花骨朵吸收了充足的水分還有陽光,顯得格外的飽滿鮮豔.

都快是盛放的狀態了.

所以,他們一行三人組的好氣色,更是顯得東面過來的陸長生和蘇紅衣臉色不虞.

當然,可能是甯清秋的心理作用.

總之,事情就是這麼巧,兩方人馬就是這麼撞上了.

不過……

蘇紅衣怎麼是和陸長生一起來的?

別看,這一紅一白,都是罕見的美男子,看起來還是挺般配的啊.

這麼詭異的念頭,就是在她的腦海里面轉了一圈,立馬就被她自己給pass掉了.

這想法要是被對面的兩個人知道了--無論是哪一個,她都是死定了.

所以……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難怪那些佛修總是要念著這兩句,有事兒沒事兒都是要念的,走路要念,打架也要念,原來還真的是有那麼點鎮定劑的效果啊.

她表情有點微微扭曲,詭異微妙.

陸長生和蘇紅衣幾乎是同時眉頭一蹙.

心里不知怎麼的升起了淡淡的寒意.

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兩個人都是當世的大高手大修士,哪里有人可以這麼明目張膽的藏匿于此並且對著他們懷抱惡意?

雖然是想起來不可能,但是剛剛那一瞬間的遍體生寒,也只能是歸類為錯覺了.

正所謂,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即使是再不可能,那也是唯一的真相.

甯清秋有些尷尬,但是她向來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

"呵呵,兩位早啊."

蘇紅衣就是這麼冷冷淡淡的嗤笑一聲.

意味不明.

七夜和明遠臉色都不是很好,但是想著馬上就是要走人,照著甯清秋的意思,還是不要橫生枝節.

于是也是對于蘇紅衣毫不搭理.

至于說七夜和陸長生,頗有些王不見王的架勢.

兩個人說是想看兩厭,那都是輕的.

看都不想看見對方啊--

甯清秋也不在乎蘇紅衣到底是對她態度如何.

主要是陸長生……

昨天是真的把人惹毛了,她對著他的時候,到底是心虛啊.

看人家那一張冰山臉,也就是剛才遇見的時候打照面看了她一眼,旋即像是看見了什麼不想看見的東西一樣立馬就是轉開了目光,甯清秋不否認自己有那麼一丟丟的委屈.

她眼巴巴的朝著陸長生那邊看過去,烏溜溜的眼睛有點水潤,看起來和小奶狗似的.

只是……陸長生顯然是要把自己的高冷人設進行到底,像是那天晚上月下飲酒的那個人,曾經對著她指導劍法丹藥術的那個人,昨日輕聲詢問是不是可以和他們結伴同行的那個人……都只不過是她想象中的一個幻影罷了.

他連眼角的余光都是沒有給她.

冷淡的擦肩而過.

只有白色的衣袍,還有繡著精致暗紋的靴面在她的眼底映過.

甯清秋心里一沉.

看來,這次陸長生是真的,對她心灰意冷啊.

想想也是,不過是結伴同行,還是她的救命恩人,且都已經是把話說到了那個份兒上……還是被她那麼敷衍的拒絕,定然是心里難受至極.

她不是都猜到了?

現在還這麼驚訝做什麼?

但是預想和現實真的是兩回事兒,想過和陸長生再遇的場景,卻是沒有想到,這麼讓人難過.

甯清秋垂著頭,有點懊惱.

烏黑的發絲落下,看不清她的臉上的表情,只有一點瑩白的下頜和挺翹的鼻尖露了出來,可憐可愛.

七夜盯著陸長生的後背,眼中冷光四射.

但是到底是他期望的場景,所以他就忍了.

他冷冷看著那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轉頭看向了蘇紅衣.

聲音冷淡,帶著距離感的疏遠.

"清秋已經是和我說了關于那個妖族的事兒,你想要的話,就給你.只有一點,在她的面前,把你的那眼高于頂的樣子收一收,不過也沒關系,只怕沒有相見的時候了."

一句話,便是劃拉下了楚河漢界.

清晰分明的界限.

蘇紅衣倒是不以為杵.

他的目的達到了就行.

他今日出來,也不是偶遇陸長生,他是專門的等在他的必經之路,把人截下來的.

也是把自己想要那個妖族的事兒說了.

陸長生沒有提出什麼要求,他還欠著蘇紅一個人情來著,自然是答應下來,不過要等幾天,讓他把該問的東西都問了,自然是會把碧鱗毫發無損的交給他.

蘇紅衣自然是沒有不同意的.

這麼兩三天,他自然是等得下來的.

他們蘇氏一族的仇,已經是等了千百年,自然是不愁這麼幾天的時光.

蘇紅衣自認還算是個有耐性的人,主要是最近諸事不順,所以看見仇人或者說仇人的後代就在眼前,心里難免焦躁了些許.

于是他點頭,轉身便是走了.

沒有說謝,畢竟是他和甯清秋的等價交換.

既然七夜和陸長生都是同意了,那麼碧鱗就是他蘇紅衣的階下囚了.

至于說他們要離開,關他什麼事兒?

七夜還有甯清秋他們到了前廳,便是辭行,陸長生沉默不語,絲毫不作挽留.

蘇紅衣無所謂的點點頭,就是等著陸長生把這里的事情料理完了,帶著他去地牢.

至于說司空摘星,他本就是個無拘無束的人,竟然是昨天半夜便是走了.

七夜和明遠都是沒有強留他.

七夜沒興趣,明遠那是想留都是留不住的.

明遠的想法很簡單,隊伍里面多一個元嬰修士自然是好事兒.

特別是司空摘星……這位可是偷王之王,于這一道上大概是無人能出其右.

他們要去誅魔谷,甚至是路途中遇到的各式各樣的遺跡或者是秘境,或者是哪家的藏寶庫房之類的,要是有了司空摘星,那必然是事半功倍.

但是七夜顯然是沒有興趣讓隊伍里面多出一個雄心生物的.

于是明遠也就沒有提議.

司空摘星見著七夜已經是對他不管了,他來的時候本就是被七夜抓著來的,自然是屁股一拍,見著沒有好處了,溜溜的就是走了.

上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雙喜臨門,兩個未來的金丹修士     下篇:第四百五十章 曾經的路癡,如今算是老馬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