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以攻代守,連環殺陣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以攻代守,連環殺陣

不得不說,這是一樁天大的機緣.

還是源自于自身.

旁人就是羨慕也是羨慕不來的.

甯清秋這個時候意識不清,倒是不知道自己占了一個多大的便宜.

當年正式進入道途之前,便是生死危機觸發一絲先天真氣,于是練氣築基一路走來,便是無比的順暢,即便是有著中途的種種奇遇,但是這先天真氣本就是站著無與倫比的重要作用.

想也知道,這麼純淨的先天真氣,本就該是築基期一縷縷的煉化出來的,卻是被她提前生出,不論中間有著多少的不可複制的巧合,對于她來說,就像是高屋建瓴一般,利用了大學高中的公式,代入初中小學的題目里面去結題.

由上而下,倒是彌補了她根骨方面的不足.

而在于悟性這一塊,她已經是出類拔萃了.

這個成語,還是七夜陸長生他們這樣的元嬰大能,絕世高手給她安上的成語名詞.他們本就是眼高于頂之人,給出這樣當的評價……可想而知,甯清秋的悟性是多麼的妖孽了.

不過她自己顯然是沒有意識這一點.

如今將要凝結金丹,她卻又是陷入胎息的狀態,又是一樁妙事兒.

這樣凝結出來的金丹,大概是等同于天地生成,不是靠著修士的自我意識催生的,即便是少了幾分控制自如,但是這個是可以後天補上的,但是帶來的好處卻是難以估量.

天地靈氣,不可避免的帶著道法自然的痕跡,雖然是一時半會兒看不出什麼來,但是絕對是對于她的未來有著巨大的價值.

這個,七夜和明遠也是看過典籍記載,據說是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奇妙之感,他們又是各自有著自己的道途和奇遇,凝結金丹和她的情景卻也是不一樣,便是沒有更多的想法.

反正是好事一樁,等到她金丹凝結成功了之後,再談其他.

明遠開始兢兢業業的設置陣法,一層套著一層,一個陣法套著一個陣法.

堪稱是懂行的人看著都是要眼花繚亂,即便是不懂陣法的修士,都可以感覺出這個陣法的殺伐無雙威力赫赫的.

明遠看著溫和,其實也是強硬派.

骨子里的霸道執拗和血腥氣重得很.

也就是甯清秋覺著他有書卷氣,當然,外表也是很能唬人的.

但是用七夜的話來說,一看就是個斗戰狂魔.

只是他因為自身血脈的封印的原因,走的是不爭的路線.

但是這並不代表明遠就是個溫吞的軟性子.

若是這樣,即便是有著甯清秋的原因,大概七夜也是不屑于和明遠稱呼同伴的.

除了甯清秋這個特例,自然是要有著足夠的實力才可以得到七夜的認同.

即便是現在還不行,但是未來也是必然的可以和他站到同樣的或者是不能太低的高峰處.

這就是七夜的准則.

這個時候,他倒是不管明遠在做什麼,只是默默地看著甯清秋,眼中金銀二色閃爍,重瞳再無遮掩,第一次全力運轉自己日月重瞳的特殊能力.

這雙眼睛,上可及九霄,青云直上,下可入幽冥,倒灌而下.

乃是無人可擋無物可擋的一雙眼睛.

比起世間任何的功法,法器都要厲害絕倫.

這個時候卻是被他用來仔細的觀看甯清秋的丹田中的金丹的凝結形象.

無數的靈氣朝著中間處極致的壓縮.

最里面的地方,已經是靈氣化霧,霧氣中也凝結出了晶瑩的水珠.

這是靈氣壓縮快要達到極致的表象.

七夜目光炯炯,一眨不眨的看著,避免任何可能出現的意外.

即便是如今看來一切順利,但是沒有完全的成功之前,他大概是要一直提心吊膽.

即便是當年自己凝結金丹的時候,也是萬萬沒有如今的這份心情,緊張?

那簡直是開玩笑.

不要說是凝結金丹,就是孕育元嬰的時候,他都是心神毫無波動,只是有了一種舍我其誰的近乎于自負的自信,當然,即便是那種時候,他也是平靜如水.

但是看著甯清秋……

所以,是真的栽了啊.

明遠也不是不擔心,但是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是更要全神貫注的布置陣法.

即便是知道外面的修士對于他們的到來一無所知,但是,面對著陰陽和合宗這樣的地方,沒有修士會不動心,就算是元嬰修士,不繼承這里的大道,也是希望得到點寶物法器的,若是有著靈丹仙藥,那就更是來者不拒了.

即便是自己用不著傳承功法,但是哪個修士沒有個後輩?即便是自己沒有,那麼認識的人總有人用得到吧?

即便是真的是個孤家寡人,那也可以拿著這樣的東西去和有需要的人交換自己想要的東西.

反正,除了某一些奇葩,眼高于頂,不然沒有人會推拒這樣的遺跡以及潛在的隱藏價值.

明遠知道甯清秋的胎息狀態凝結金丹,理論上非常的安全.

即便是有什麼意外,七夜守著她,也是萬無一失.

他知道,真正的考驗,來自于之後,他自己的突破,以及七夜的閉關.

重頭戲都是在後面的.

所以,萬一弄出來什麼大動靜,就是這個秘境都是擋不住這股波動風聲,或者是外界的修士感覺到了里面的靈氣大量的變化,那麼就是要迎來一場硬仗了.

必須要做到有備無患.

明遠的陣法沒有一個防禦用的,即便是為了阻擋其他的修士,他信奉的准則也是一條--以攻代守.

這一點,他和七夜倒是不謀而合.

等到全部布置好了陣法,明遠也是累得不行,氣喘籲籲,精血都是有點虧空,心神消耗極大,但是他的心情卻是非常的好,臉上雖然是蒼白,但是因為激動,卻也有了一絲血色.

陣法布置這麼多,他的損耗大,收獲也是不小,壓力就是動力,既然是有了小小的突破,可不要小看這一點突破,他竟然是把剛才的布置的陣法,基本上是三個一輪,全部都連成了連環殺陣.

這個可就厲害了.

七夜淡淡的掃了一眼,眼中閃過滿意.

明遠的陣法造詣,果然是不凡.

他眼眸突然一顫,立馬看向了甯清秋.

上篇:第四百五十二章 胎息,全身皆可呼吸     下篇:第四百五十四章 重重心魔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