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六十二章 金丹劍修  
   
第四百六十二章 金丹劍修

明遠帶著她直接沖出了秘境.

正好之前進來的時候,七夜斬開了一個通道口,如今即便是已經合攏,但是那個地方比其他的空間節點都要薄弱,堪稱是最好的突破口.

明遠何等記憶力?他一直是個有心人,自然是記住了這里,抱著甯清秋可不是像無頭蒼蠅似的亂飛,而是有目的的沖著那個最薄弱的節點沖過去的.

毫無阻礙.

若是其他的空間節點,以他金丹期的實力,卻是打不開的,畢竟不是人人都是七夜那種恐怖的實力和修為.

若真的是那樣,他這個時候都可以單槍匹馬的去闖萬妖城了.

甯清秋見明遠沒有停下,繡眉一蹙,卻也是安靜下來不說話任由他作為.

體現了真正的信任.

明遠向來不是什麼自作主張的人,做什麼事都是有著他的理由,既然聽到她的話都是沒有反應,必定是有著他想法,最好的選擇,就是靜觀其變.

他們隔得秘境遠遠地,都是可以感受到秘境中那股霸道絕倫的氣勢,堪稱是天下無雙.

天空上方,已然是一片黑沉.

比起之前在陸家城修羅之臂出世的時候也是不遑多讓,光是看上一眼,便是讓人膽戰心驚.

烏云滾滾,閃電雷蛇跳躍流竄,像是醞釀什麼磅礴的招式一樣.

許許多多的修士開始朝著這邊湧來,卻是遠遠地就停住了腳.

這是來觀看渡劫的修士,這千年以來,這應當是九州大陸第一位修煉到了化神的修士,不來看看怎麼行?

在檳城附近的修士還算是好,遇到了這樣的千年一遇的機會,自然是緊趕慢趕,至于說什麼關于比斗啊陰陽和合宗的傳承之地啊什麼的,都是被暫時放到了一邊.

事情總是有個輕重緩急的.

若是這個時候都是分不清自己該干什麼不該干什麼,那麼真的是該去洗洗腦子了,那叫做拎不清.

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拎不清的人,下場都是無一例外的十分的淒涼.

犯蠢的人,沒有幾個.

即便是真的不懂得,看著別人都是怎麼做的,自己也會在心里掂量一二的.

明遠帶著甯清秋也是穩穩當當的站在了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腳尖穩穩地踩著樹梢,周圍有修士看過來的幾眼,兩個人都是八風不動,根本就是看不出什麼異樣來的,更不會讓人猜測兩個金丹修士和前面那位正在進階化神的大修士有何關系.

都以為是一樣的趕過來看渡劫的修士.

唯一可以引起注意的,就是這兩位一看就是年青一代的修士,如此年紀便是如此修為,當真是惹人注目.

兩人故意沒有進行任何掩飾修為的手段,就是微微遮掩了一下氣息.

前者是為了震懾,不然的話,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沒有實力,那麼不論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會爬到你的頭上來,那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至于說後者,同樣是為了避免麻煩.

低調了不好,高調了也不行.

要是有什麼人看出蛛絲馬跡來,以後要是追蹤他們那不也是無從著手?

甯清秋也是從明遠的傳音里面明白了他的意思.

分化一下眾人的注意力,而且,七夜那邊已經是穩穩當當,他們若是隔得近了說不得他還會束手束腳,那不就得不償失?

甚至是兩個人在看到有人朝著這邊飛過來的時候,兩個人對視一眼,反而是朝著來的時候的方向慢悠悠的飛了一小段的距離才最終的選擇了這棵大樹作為觀察點.

也是為了個其他的來人一個錯覺,就是他們也是和其他的人一樣,"急匆匆"的趕過來的修士……

細節決定成敗.

果然,沒有任何人懷疑他們.

其實即便是不這麼處心積慮的考慮細節都是沒有問題的,因為這個時候四面八方的修士所有的注意力基本上都是貢獻給了渡劫的中心地帶.

人人都想著可以從元嬰晉升化神的場景里面,學到一些東西,若是能夠蹭到那麼一點大道綸音或者是洗禮之花那就是再好不過.

滾滾雷劫轟轟而下.

修士討論的聲音充斥她的耳朵.

"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前輩高人在此渡劫……非要在這個地方,莫不是和我們檳城有什麼莫大的關系?"

光是聽聲音,就可以想象說這話的人多麼的眉飛色舞.

想想也是,若是檳城走出去的修士成就化神……對于檳城的修士而言,那簡直是大大的長了臉,走出去都是虎虎生風啊.

說不得檳城這麼發展一段時間,就會成為巨無霸一樣的超級修仙大城,他們這些檳城修士不只是與有榮焉,還會有著方方面面的好處.

另一個立馬就是反駁了:"你這話倒是想得太美,人家大能渡劫,說不得只是隨便的選擇一個地方,進階化神的元嬰修士,數來數去多半就是來自于九州風云榜上的那些絕世高手,我可沒有聽說你們檳城哪個修士上了榜的."

帶著冷嘲熱諷,卻還是有著掩飾不住的酸溜溜.

甯清秋微微的瞟了一眼,前面的說話的修士也是一位金丹,不過看起來普普通通,沒什麼特點,倒是後面說話的這位,錦衣華服,還拿著一柄極為華麗的細劍,看起來倒是比前一位年輕許多,不過三十多歲的模樣,俊美風流,就是眼睛細長,帶著點薄薄的譏嘲.

正好與她的視線相對,便是微微一笑.

甯清秋一愣,轉而便是不動聲色的偏移了視線.

前面說話的那位氣紅了臉,但是一看就知道後者來頭不小,便是訥訥的閉口不言.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自然是觀看大能渡劫,吵吵什麼?

旁邊也有著和事老出來和稀泥,也有人說道要吵走遠點,總而言之,便是偃旗息鼓了.

明遠倒是笑道,輕聲說:"沒想到啊,竟然是會被人誤會成了檳城的修士……不過那個人後半句話倒是沒有說錯,看來還是有點水平,應該是出身世家宗門."

甯清秋微微點頭,卻是不再關注.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修士也是用劍的,她自然是不會多看一眼.

劍修不常見,大多數磨礪苦修,或者是仗劍行天下,卻是挑戰者居多,像是那個騷包男那樣的倒是少之又少.

就是不知對方到底是不是正宗的劍修了.

上篇:第四百六十一章 暴靈丹     下篇: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成文的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