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六十九章 邊凜入魔,叛逃宗門  
   
第四百六十九章 邊凜入魔,叛逃宗門

最怕空氣……忽然變得安靜.

韓越這句話問出來不過就是個客套話,拋磚引玉的那種.

但是吧--

這沒有人接下茬,全部都是詭異的沉默.

這讓他後面的戲,怎麼唱啊?

要說濟州青云宗,那才是真的大名鼎鼎如雷貫耳.

至少比起他們凌云宗這個新上任的六階宗門來說,青云宗在這個品級上面已經是紮根了許多年了.

底蘊,曆史,高手……

不知道有多少.

是濟州無數的修士向往的聖地之一.

甯清秋對于凌云宗說一聲久仰大名可能是吹得,但是如果是換算成了青云宗……這話就假不了了.

所以問她知不知道濟州青云宗,真的只是開個頭而已啊.但是甯清秋竟然是不接話?

不會真的沒聽說過吧?

那她就不是濟州的修士,或者說--修煉有成以前,一直都是呆在了哪個深山老林里面,等到有了一定的修為出來曆練,便是立刻離開了濟州.

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

甯清秋實在是太過驚訝了,怎麼都是沒有想到韓越竟然是突然提起了青云宗.

這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

她遲疑了一下,卻是緩緩說道:"青云宗啊……我自然是知道的,不過韓越你突然提起青云宗有何深意?莫非和凌云宗有什麼關系不成?"

韓越出了一口氣,接話就好,不然的話,那就是太尷尬了.

他這個人別的毛病沒有,就是好美酒美食,外帶喜歡談天說地.

"青云宗和我們凌云宗雖然是都是有個云字,並且同出濟州,但是要說什麼關系……那還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關系,只是--甯姑娘已經是離開濟州一段時間了吧?"

甯清秋點點頭.

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韓越歎了口氣:"青云宗出了大事兒了.就在前兩個月.說來,大概和黃泉魔宗還有點關系."

"青云宗有一個極為優秀的弟子,好像是入魔了,竟然是魔修臥底青云宗,在五峰大比的時候,與其他的魔修,里應外合,重創了青云宗,新一輩的青云子弟幾乎是損傷殆盡,可謂是元氣大傷,甚至是還死了兩位元嬰修士,重傷了一位,據說重傷那位靈慧上人,正是那個叛逃的弟子的師父……"

甯清秋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青云宗那是何等地方?怎麼可能輪到魔道修士猖獗?

若不是韓越說得信誓旦旦,她幾乎要以為他不過是胡說八道而已.

韓越接著說道:"這件事確實是大家都是沒有想到的,誰知道一個前途無量的真傳弟子,竟然是背叛師門遁入魔道?竟然還有著一批魔道高手埋伏青云宗,活生生的在青云宗的五峰大比這樣的盛典里面,給出致命一擊?"

"若不是有著叛徒,而且叛徒地位還挺高,那麼不論是魔修有著再多的高手,都不可能在青云宗的地盤放肆,這一次青云宗吃了大虧,關鍵是年青一代除了少數的有任務在外的,或者是閉關修煉的弟子,基本上都是傷亡慘重,可謂是全軍覆沒,青云宗,未來堪憂啊.而濟州唯一的有能力做出這件事的魔道宗門,只有一個,黃泉魔宗."

所以,這屎盆子就是這麼呼啦一下就是扣在腦袋上了.

不論是不是黃泉魔宗,這個時候青云宗和其他的濟州修士,第一懷疑的必然是這個魔道宗門,即便是它往日里再低調也是不行的.

要是相信了魔道修士開始茹素守規矩……那就真的是修士都變傻了.

魔道六脈,那就真的是沒有一個善茬兒.

雖然說不至于像是無生道的那些瘋子神經病變態一樣做事天怒人怨,但是也不至于像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媳婦,低調?說不定就是為了偷偷摸摸的憋一個大招.

之前其他的宗門世家只是懷疑,如今青云宗出了這一檔子事兒,那麼最有可能的對象,就是黃泉魔宗.

甯清秋這麼一提,韓越便是說起了這件事.

同時也是意在提醒,即便是有仇,姑娘你也要自己掂量一下,青云宗那樣的無數高手坐鎮,都是差點被年青一代連鍋端了,你也要想想自己到底是能不能對付那麼凶殘的敵人.

是好意.

甯清秋心里那叫一個驚濤駭浪.

青云宗竟然是發生了這麼大的變故?她幾乎可以想象,在五峰大比這樣的時刻,竟然是被一群魔道修士逼近了宗門,殺戮了無數的年輕弟子……對于青云宗來說,元氣大傷都是輕的.

這意味著,青云宗的這一代,基本上是毀了,一個宗門世家最怕的,就是後輩子弟不出息不爭氣,青黃不接,那就是衰落的開始.

何況,還隕落了兩位元嬰大能,甚至是重傷了一個.

這一次的魔道出擊,對于青云宗的聲望,是一個莫大的打擊.

可以想象,青云宗是有多麼的焦頭爛額.

他們必然是會對黃泉魔宗施壓.

因為找不准那一群魔道修士到底是哪一家出來的,而濟州本就是只有黃泉魔宗有這個資本,若是其他的外界的魔修進入,他們也相信,這些外來者必定是先接觸本地的魔道修士.

要說黃泉魔宗沒有得到半點兒相關消息,那是騙鬼,所以也不算是冤枉了他們.

若是真的找不到罪魁禍首,那麼必然是要找一個夠分量的替罪羊,來殺雞儆猴,重新恢複宗門威視聲望.

只是……

甯清秋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朋友.

甯妍和沈柔,她們如何了?不,想想也不可能所有的年輕弟子都是死絕了,不然的話,青云宗早就瘋魔了.

那就是結了不死不休的死仇--雖然現在也差不多是這麼個意思……

她心里煩躁,卻是不好提出這個時候便是返回青云宗的要求.

說到底,她對于那里,並沒有多深的感情.

不對,等等,她剛才好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那個叛逃的魔道臥底原青云弟子叫什麼名字?"

她追問道.

韓越有些奇怪,回想了一下,皺著眉頭,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好像是叫什麼凜…..邊,對邊凜!好像還是那個國家的小侯爺來著,被他拖累,他們一家一百八十三口人,都是被青云宗派人給殺了,就留了他的父母和妹妹想著要他自投羅網來著."

上篇:第四百六十八章 正邪,不過人心     下篇:第四百七十章 黃泉魔宗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