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四百七十三章 遠離那個漩渦  
   
第四百七十三章 遠離那個漩渦

關于陸家的發生的事兒,遠在檳城的甯清秋他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聽到明遠提出的建議,甯清秋倒是真的愣了愣.

她還真的沒有想過要立馬回去青云宗看一看.

說實話,甯清秋和青云宗真的是沒有什麼感情,就是出身的甯家,在她的記憶里,都是一個模糊的印象.

就像是聽說別人的故事一樣,甯清秋沒有辦法代入自己,自然是沒有云荒修士那種對于家族和宗門的感情.

這東西,強求不來.

所以,即便是青云宗遭到了魔道和叛徒的聯合襲擊,元氣大傷,這樣的事確實是挺震撼的,但是她的關注點和其他的道聽途說的修士,也沒有什麼兩樣.

最讓她驚訝的,無疑就是那個青云叛徒竟然是邊凜罷了.

想來想去想不通,她到底是事兒不存心的人,就是把這個疑問壓在心底,暫時性的遺忘.

畢竟是別人的事兒,與己無關.

想要她同仇敵愾,還真的是做不到.

沒到那個份兒上.

她唯一擔心的,不過就是在青云宗的兩個朋友.甯妍和沈柔的安危,才是她唯一掛心的事兒.

但是想想,真的是要出事,那麼即便是她現在趕回去也是為時已晚.

五峰大比,甯妍和沈柔這樣的剛剛入門的外門小弟子,應該是沒有資格參加上台的吧?

想一想,若是她是魔修,那麼自然是會把目標放在出眾的年青一代身上,那麼像是外門弟子這樣的一抓一大把的,他們大概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包括人力去對付吧?

這麼想著倒是有點自我安慰的意思,但是甯清秋便是暫時只能這麼想.

她沉吟了一下,卻是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反而是問明遠:"對了,你有沒有辦法聯系到林驚風和花英?他們也是青云弟子,算算時間,他們應該是避過了這一次的事件,你問問他們具體的情況,倒是比起我們光是從那個韓越那里聽來的只言片語要更加的具體."

明遠眼眸一亮.

確實,都快忘了,他們倒是和兩個青云弟子認識來著.

只是……甯清秋的這個態度,明遠和七夜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一眼看透,她並不是很想要這個時候返回青云宗.

甯清秋也是有著自己的考慮的,濟州這個時候顯然是多事之秋,青云宗更是焦點中的焦點,她雖然已經到了金丹期,但是這個時候回去,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的質疑.

想一想,一個入門都沒有接受過宗門的傳承的外門弟子,便是于後山禁地失蹤,這麼一年不到的時間回去,竟然發現已經是突破到了金丹期……說出來可不是倒抽一口冷氣那麼簡單,不知道多少人要疑心她.

這個時候,可正是發生了邊凜叛宗的大事,槍打出頭鳥,她要是這個時候回去,那就是迎接狂風暴雨和無數的質疑.

最最關鍵的是,甯清秋心虛啊.

她的明淨琉璃火,可是來自于青云後山的禁地,誰知道就這麼回去,會不會被青云宗的高層給解剖了?

這樣的至寶,甯清秋相信青云宗不會一個人都是不知道,光是看看那個被封印的石台就知道,必定是有高人出手將琉璃火的火種封印在那個地方.

她並不能全然的保證,沒有任何人知道青云宗擁有琉璃火的消息,若是有人知道,她回去,必然是惹來無數的覬覦敵對的視線,對她來說,形勢定然是不美妙的.

甯清秋暫時不想讓自己落入那樣的進退兩難的地步.

先問問林驚風和花英,看看青云宗如今的境況,要是方便,讓他們幫忙打探一下甯妍和沈柔的情況,無疑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明遠心念急轉,雖然並不明白甯清秋為什麼對于自己的宗門有些抵觸的模樣,但是他立馬就是想到了她之前提到過的被那個邊凜的未婚妻陷害的事兒,而且據說那個女人還有著一個位高權重的長老父親,他便是以為自己猜到了真相.

雖然對于甯清秋的小心謹慎不以為意,但是明遠作為知心小伙伴,自然是指哪兒打哪兒,一切都是順著甯清秋來.

也許是因為出了大唐之後,第一個談得來的朋友並且坦誠相告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恩,雖然這個身份也是打了折扣避重就輕,但是他到底是沒有騙過她,只是語焉不詳而已……

--所以對于甯清秋,明遠是十分盡心盡力的,真的是把她當成了至交.

他點點頭:"我之前倒是給他們留過傳音符,但是都是已經出了濟州到了幽州,這麼遠的距離,多半是聯系不上,不過待會兒我回去試一試,用精血重新祭煉一下傳音符箓,爭取和那邊聯系上."

甯清秋眉頭一蹙,有些擔心:"不要緊嗎?若是對于身體有什麼損害,那便算了."

明遠微微一笑:"說是精血,不過最多幾滴罷了,吃點靈藥便是補回來,耽誤不了什麼,你不用太過憂心.只是到底是聯系得上與否,還是要看天意."

七夜突然出聲:"實在不行,你想要回去,我們便是陪你一道,你也不用擔心什麼危險,若是有人敢對你出手,我就教教他們怎麼做人."

平淡中透露極致的殺氣.

甯清秋搖頭歎息:"我只是有點擔心我的兩個朋友,不過……遠水救不了近火,事情都是發生了這麼久,我們還是遠在幽州,即便是這個時候回去也是晚了,不如先試著聯系一番,若是她們沒事,我就沒有必要跑這麼一趟,我這時候回去,說不得還會給她們帶來麻煩."

她不只是擔心鄭芸和鄭長老,說實話,鄭家既然是選擇了和邊凜聯姻有著婚約關系,無論是邊凜到底是和鄭芸舉行典禮沒有,這樣的關系已然是人盡皆知.

那麼,邊凜事發之後,鄭芸和鄭家必然是要受牽連的.這個時候,他們說不定已經是自身難保.

所以甯清秋並不是擔心鄭家還有著那麼多的閑心給她使絆子.

就是擔心一些未知的敵人,特別是那些想要殺她的魔修.

濟州危機四伏,她要是一不小心陷進去,就不好脫離了.

上篇:第四百七十二章 陸家父母的妥協     下篇:第四百七十四章 遠在濟州的故友,恢複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