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零五章 施恩不圖報  
   
第五百零五章 施恩不圖報

兩個人並肩,默默地朝著營地......也就是昨晚生火的地方走.

明遠有些擔心的看了她一眼,見她的表情看不出多少的神傷,便是知道好歹不是七夜不辭而別,至少是好聚好散的走了......呸呸呸,這個詞可不該這麼用.

甯清秋有些無奈:"你想問什麼就問吧,還有,放心,七夜是真的家里有事,不是想要和我們分道揚鑣."

所以,不要想東想西,還用這麼一臉怕我被拋棄,然後便是失落頹喪的一蹶不振的表情啊我的哥......

明遠想想也是,就七夜那個性格,要不是因為萬不得已的原因,怎麼會離開甯清秋?

就是不知道那家伙有沒有後悔,要是之前知道自己會迫不得已的離開,會不會答應陸長生和他們同行的事?

畢竟人家也是個大高手,七夜對于甯清秋的安危想必是十分的重視,這下自己作為保護者要走了,若是甯清秋身邊有著陸長生這樣的大高手加上大神醫在的話,無疑是更加的穩妥.

可惜啊可惜,現在後悔也是晚了.

只是明遠也沒有太多的擔憂,他也就是這麼想想罷了.

說實在的,沒有哪個高階修士,是在安穩的環境里面修煉有成的,需要不斷地戰斗戰斗戰斗,當然,若是你足夠妖孽,也可以不斷地突破突破突破,並且常常隔三差五的來一個頓悟,那麼即便是不戰斗,也許你也可以立地成仙.

真的天才,從不需要解釋.

只是明遠覺得,有了實戰經驗,才能更好的安身立命.

保護是一時的,不是一世的--

也不對,要是七夜和甯清秋成了的話,保護她一世,好像是不怎麼難完成的任務,只要是七夜和她形影不離,那麼還真的沒有幾個修士膽大包天的可以去傷害她.

明遠一路發散思維,可謂是為了甯清秋和七夜的事殫精竭慮.

"那七夜留下的那些設置空間傳送法陣的東西......"

明遠什麼身份?難道還貪這些小便宜不成?

只是最近他卻是稍微有一點捉襟見肘.

布置空間傳送法陣的那些東西,他本來自己備有許多,但是吧,之前一路從濟州趕到幽州,為了搜尋甯清秋的蹤跡,他可是設了好幾個空間傳送法陣,這一下,再多的材料都是告罄了.

最後他們還不得不去了一趟罪惡之城,順道大采購了一番,然後轉道來了幽州,不也是在某個地方停留一瞬,采買部分需要的材料.

司空摘星那個家伙,就是那個時候被他們給抓了的.

好好地神偷,非要扮作車馬行的人,活該他倒黴,遇上了他們......

甯清秋便是直截了當的回道:"給出來的東西,難不成我們還要還回去?你就拿著吧,總有用得著的時候,再說了,除了你七夜也不會設置空間傳送法陣,留下這些設置陣法的材料有什麼用?"

留著發黴啊?

說到底,甯清秋對于七夜這個家伙還是有些怨氣的.

早不說晚不說,偏偏要等到離開之前來撩她一把,真當她沒脾氣啊?

搞得都快內分泌失調了.

等那個家伙回來,不好好的折騰他一下,甯清秋都是對不起自己.

七夜倒是不知道有她在念叨他,一路回去,心情都是保持高度愉悅.

這一次,把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解決了,回去之後,便是再也不離開她.

甯清秋和明遠一到,便是和東海龍庭的修士碰了個正著,當面的就是敖烈.

該說天河星辰丹不愧是療傷聖品,經過服用和一夜的修整,敖烈的臉上不要說蒼白了,那個血氣充盈,精氣旺盛,一看就是極為強悍的修士,只是丹藥效力還沒有完全的揮發使用,他看起來整個人都跟個人形大補丹似的,一眼看去,特別的打眼.

她挑挑眉,怎麼,這些家伙還沒走?

這是打算軟的不行來硬的,賴上他們不成?

這麼一想,心里便是有些不愉快.

可是甯清秋好歹還是在云荒九州曆練了兩年,如今也不是當初那個剛剛穿越六神無主還有點傻白甜的修士了.

她微微一笑,矜持禮貌,卻帶著距離感和疏遠,態度立場表現得非常的明顯.

昨天七夜走之前,還叮囑了她一句,盡量離這些東海龍庭的修士遠一點,具體因為什麼,他卻什麼也不說.

甯清秋覺著莫名其妙,雖然說並沒有打算和東海龍庭的人一起,也不打算接受敖烈的雇傭,但是七夜多此一舉般的這麼一提,她心思就多了.

七夜可不是什麼閑的沒事兒的人,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深意的,無緣無故他不會在走之前提這麼一句.

到底是因為什麼?

要說七夜是看不上這些混血種族,甯清秋第一個不信,他並不偏激,對于看不上的人那可是真正的目中無人,敖烈一個金丹修士和幾個築基期的弟子,如何入得了他的眼?

更不用說刻意疏遠了.

一定是他看出了她看不出的東西......

甯清秋無比篤定,有什麼是被她忽略了.

所以當敖烈帶著師弟們過來道謝的時候,她一言不發,就是這麼盯著他們默默研究思考了一會兒.

敖烈被她看得頭皮發麻.

要是他知道科學怪人,生化試驗之類的事,這個時候就明白自己心里的感受了.

但是歸根到底,他還是有點不得勁,便是斟酌了一下用語開口.

"甯姑娘?是否在下身上有何不妥之處?"

甯清秋愣了愣,才發現自己實在是有點誇張,便是輕輕一咳,擺擺手道:"沒有沒有,我就是看看你的傷勢如何,如今看來,恢複得不錯."

"恩,很不錯."

她還加重了聲音,點了點頭,煞有介事的模樣.

敖烈臉上再次浮現感激的笑容:"說來還是要再次拜謝甯姑娘,天河星辰丹不愧是聞名云荒的聖藥,我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好,如此重傷,竟然是完全治愈,並且就連我的靈氣都是更為精純了一絲,實在是多謝甯姑娘的救命之恩."

"我敖烈和東海龍庭,必然是會銘記姑娘的恩情,從此之後,你就是我東海龍庭的朋友."

敖烈這麼一說,沒有人反對.

甯清秋一愣,倒是沒有想到他如此感恩.要知道,修士世界,即便是救了的人也可以背後捅你一刀,所以她施恩不圖報.

隨心而為.

可是,做好事,有人感激,心里還是很舒服的.

于是看著敖烈都是順眼了許多.

上篇:第五百零四章 揚帆起航,道心唯堅     下篇:第五百零六章 烏金龍令,各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