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百零七章 不在狀況中的人  
   
第五百零七章 不在狀況中的人

不論是東海龍庭還是甯清秋他們,都不是拖泥帶水的人.

既然謝也謝過了,傷也養好了,那麼接下來自然是道別了.

敖烈昨日已被拒絕,自然是不會再提出要同行的要求.

光看甯清秋既然是可以毫不在意的掏出天河星辰丹這麼珍貴的藥物給他一個素不相識偶遇的陌生人......

便是知道人家那可是真正的財大氣粗.

即便是東海龍庭出來的有錢人,遇到這樣的神豪,還是沒有任何的優越感,自然是不好提起所謂的豐厚的報酬了.

人,貴在有自知之明.

敖烈向來是一個很識時務的人.

他爽快的帶著人走了.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更不要說他們本就是受了人家的恩惠,這個時候,自然是不可以待在這里繼續討人嫌.

甯清秋對于這一點很是滿意.

雖然也有點心癢癢的想要和東海龍庭的這一行人一起走,畢竟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是不趕著去誅魔谷了,那麼只要是大方向一致的話,繞點路和他們一起,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

主要是七夜那句提醒,有了點反效果.

越是不要她去做,甯清秋越是動心.

但是她也是分得清輕重緩急的,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她心里也是有著自己的一把尺子,分寸寸量.

于是看著東海龍庭修士離去的背影,她心里還是有點"舍不得".

她真的很想跟上去,看看到底是因為什麼,竟然是七夜都會提醒她敬而遠之.

要說是因為這些人的實力......別開玩笑了,加起來還沒有他們三個金丹修士厲害.

即便是敖烈天賦異稟,比起尋常的金丹修士強悍太多,甯清秋也是凌然不懼的.

要知道,她的劍,也是鋒銳無雙,劍客攻伐之術,從沒有比起任何一道差,它反而是最強的.

結果走到半路,那個漂亮的小少年......不對,應該是夏夏小姑娘跑了回來.

她挑挑眉,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小姑娘看起來有些刁蠻任性,其實就是個小孩子的脾氣,而且看樣子是因為以前因為混血血脈的原因,遭受了一定的傷害,才會如此.

這也是敖烈偷偷地給她解釋了兩句.

生怕甯清秋對于夏夏小姑娘有惡意和看法.

甯清秋很是大度的表示沒關系,她可不是什麼小肚雞腸斤斤計較的人.

因為為了出門方便,以及保護這個小師妹,大家都稱呼夏夏小姑娘為小夏,只是......這個小姑娘初次出門,還是沒有多老練啊,很多時候都是表現得太明顯了,即便是有著變裝法器和功法來掩蓋氣息,這樣的女扮男裝也是錯漏百出.

好在她還有敖烈護著.

不然的話,早就穿幫被人抓了.

她呼呼的喘著氣,小臉粉嫩漂亮,看起來確實是雌雄莫辨,好在年紀小,即便是男生女相,也是不會讓人覺得太娘.

反而是有種小少年的漂亮,就是過于精致了些.

白日里看起來倒是比晚上更不容易發現她的身份.

其實也是因為昨日敖烈受傷給夏夏的沖擊太大,于是忍不住情緒流露,也顧不得遮掩自己的身份,而甯清秋同為女子,這麼近的距離自然是看出了貓膩.

夏夏盯著甯清秋,眼神有些複雜,但是最後還是展顏一笑:"甯姑娘,謝謝你救了我師兄,我非常非常感激你,昨日不禮貌的行為,抱歉."

說著,她深深地便是彎腰行禮.

甯清秋一愣,用靈氣將人扶起來.

"不用這麼見外,不是說了我和你們東海龍庭友誼長存萬年青?朋友之間,舉手之勞,用不著千恩萬謝的,見外了."

她其實挺喜歡這個小姑娘的.

雖然說情緒化,有的時候還顯得沖動幼稚,但是她自己也不是個多麼成熟老練的人啊.

特別是有著明遠和七夜護著,有的時候,她都覺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就像是七夜提醒她跟著這群人會有意想不到的危險,她卻聽進去的同時還有些興致勃勃的想要唱反調的欲望......

她比起夏夏高上半個頭,摸摸她的頭,笑道:"好好陪著你的師兄吧,喜歡他就和他說,不然的話,這麼好的師兄被人搶走了你就要哭鼻子了."

她這句話用的是傳音入秘,說得只有對方一個人能聽見.

夏夏小臉當即就是紅了,看了她一眼,抿唇道:"謝謝......你是一個很好的人."

聲若蚊喏,一溜煙兒的就是跑了.

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害羞了.

只是......

甯清秋有些哭笑不得,她這是--

被發了好人卡?

她搖搖頭,想起了遠在濟州青云的甯妍,她對夏夏這麼親切友好,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覺著這個小姑娘身上有著甯妍的影子,愛屋及烏,她不自覺的就分了一點關于好朋友的感情在她的身上.

再說了,夏夏這個小姑娘脾氣雖然不算小,但是對于親近的人自然是掏心挖肺的,這樣的人,再壞也是壞不到哪里去,這小丫頭,本質上還是善良的.

所以便是和顏悅色了一點.

結果一個轉身,便是看到韓越傻逼兮兮的瞪大眼張著嘴,看著她,一臉懵逼.

這家伙怎麼了?

吃錯藥了?

她和他擦肩而過,就聽到韓越結結巴巴的聲音:"你你你......"

甯清秋眉一蹙,真心覺得對方宛若一個智障.

她瞥他一眼:"做什麼?"

韓越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覺著對方是真的烈士.

要知道,七夜是多麼的恐怖的人物,即便是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何身份,修為幾何,但是光是看一眼他,就是覺著心驚膽戰......即便是七夜並沒有氣勢外露,幾乎是全部收斂在了體內,他也能夠感覺到那股危險.

甯清秋竟然是敢去挑逗美少年?

--還是那麼小一只.

這口味,也太獵奇了吧?

講真,他這個時候還真的是怕七夜一個按耐不住,就是跳出來把他們給殺了滅口.

只是--

怎麼沒什麼動靜?難道說那位不在?

確實是,昨夜後半夜就是沒看到甯清秋和七夜,想必是去過二人世界了?花前月下,你儂我儂,結果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甯清秋竟然是對著那個叫做小夏的小少年如此的溫柔似水?還摸摸頭......

沒錯,韓越壓根就沒看出夏夏的身份,當然,也沒人樂意提醒他.

甯清秋嘴角一抽,撫平了太陽穴蹦出來的青筋,給了他一個白眼,拖著快笑場的明遠走了,扔下一句:"趕緊收拾,愛走不走."

上篇:第五百零六章 烏金龍令,各有打算     下篇:第五百零八章 新的練劍方式